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就特么虐了!
    讲真,我从未想象过亲眼看到的这一幕。

    作为西京女监甲字监区大姐头之一,甚至是势力最大那一个的老大胡敏,竟然在和我私下交谈之后,不到两小时就被人打成猪头三!

    显然,胡敏被当成告密者对待,并且幕后黑手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直接给我们管教来个样看!

    此时此刻,我脑海中没有第二个念头,有的只是---对方在报复,赤果果的打击报复!

    见到胡敏此刻的样子,我明白无误,自己这是被某些潜藏在黑暗中的恶毒势力生生打脸了。

    在我想来,对方痛殴胡敏的目的,一是警告那些想要向狱方靠拢的女囚不要做叛徒,另一方面,很可能就是以此告诫我,手不要伸得太长了,有些‘闲事’如果管了,说不定就会出人命!

    在其余那些女囚面前来回踱着步子,我的表情冷酷异常,同时开始陷入一种沉默之态。

    沉默中孕育着暴躁,而暴躁的下一个反应将会是咆哮!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可怕,也许在陈倩等人眼中,我江枫就是一头即将把那些女犯人撕成碎片的野兽!

    数息之间,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某些人真的只是针对胡敏么?她们是不是针对我,针对西京女监,挑战监狱里的法律法规?

    或者,这只是转移我的视线,尽量拖延时间的手法?

    我想不清楚这些,因为我的脑海中唯一充斥着的念头就是---不管是谁干的,老子都要立即弄死她!

    陡然之间,我的脚步在其中一名靠墙站着的女囚面前停下。

    双手“嘭”地一下抓住对方脖领子,低声嘶吼,“说,谁干的?踏马的是不是你打的胡敏?”

    “啊~~~”

    这名女囚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呼,奋力扭动着身体,企图摆脱我的控制,嘴里连声喊着,“不,不是我…”

    “那是谁?麻痹的是谁!”

    这女犯不说话了,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但是身体仍然在挣扎。

    身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眼角余光里,朱监等人不再站在监室门外等着,开始从门口大步向监室里冲,一声声叫喊传来,“江队,江队你冷静啊!”“江科,千万不要冲动,不要违反监狱法规…”

    我冷笑,头也没回正想开口呵斥这些谨小慎微,遇事只知道瞻前顾后的不作为者,却发现被我狠狠顶在墙上的那名女犯人,身体扭动的同时,飞快抬起头瞥了我一眼。

    那眼神,骂了隔壁的,我只能说,充满了蔑视和无所谓。

    丫是料定了我不敢当众动手吧!

    “嘭!”

    前臂运力,我几乎将其顶得双脚离地贴墙悬空,嘴里喊道,“倩姐、朱监,你们都不要动,不要过来,听见没有!”

    顿时,那阵脚步声停住,不过数道粗重的喘息声却在我身后两米左右的位置响起,空山晚秋叫着,“江枫,你想干嘛,虐囚吗?”

    没有搭理身后这些女人,我转动脖子,找着被我顶在墙上的女犯人双目。

    终于,两人目光对视在一起,我知道自己的眼神中充满愤怒和杀意,而对方呢,我从她目光里看到一丝‘我终将拿她没办法,只会落得被耍弄了’的韵味。

    “2089号!”

    我突然开口,嘴角闪过一丝邪魅的笑意,“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手?”

    她终于有些慌乱,同时,也因为被我卡住脖子的缘故,脸涨得通红,嘴里咳凑着,“咳咳…队长,你,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咳咳,我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西京女监的人…”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我是谁你不认识?”

    我开始笑,从嘿声冷笑,变成放声大笑,最后---嚎叫着咆哮!

    监狱的条例,国家权力机关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是你们这些蛀虫能够随意挑战的吗?

    我江枫还没动手,有些魑魅魍魉却先忍不住跳出来搞事,那好,老子不介意让你们知道知道,某些人是你们动不了的,动了,就一定会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着,突然收声,“记住,我叫江枫,如果过了今天你还活着,你可以去告我!还有,你马上就会懂很多了…”

    顶着对方身体的前臂猛然向上抬起,我运足力气几乎一下将这个女犯人的身体贴着墙壁‘搓’了起来,至少抬升三四十公分!

    这一来,她的身体悬在空中,四肢开始乱蹬,嘴里嗷嗷发出不成音调的叫喊。

    “第一下,你要记住,挑衅国家权力机关只有死路一条!”

    砰!

    话音未落,我另一只手紧紧握拳狠狠砸在这名女犯人腹部,势大力沉出拳迅猛,根本没有因为我揍的是一个女人而产生任何犹豫。

    “呕~~~”

    在她疼得喊叫之前,先于那声惊叫的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干呕!

    这女囚大张着嘴,哈喇子、胃酸以及不知道什么固液混合物,从嘴里喷了出来,流满自己胸前不说,甚至有些已经溅到我身上。

    面色没有任何变化,我就像刚才那一拳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嘴里却再次发声,“第二下,违反监规必须要受到惩罚!”

    砰!

    又是一拳!

    还是同一个位置!

    那女犯人终于疼得惨叫,只是刚刚喊出半嗓子,就被我这一拳生生打得阻断气息,即便靠着墙壁,身体还是弯成一只大虾米,脸上鼻涕眼泪口水…只要能出流出东西的窍穴,全都有东西往下淌。

    “第三下,对抗管教,不回答管教问话,老子让你学学‘规矩’两个字怎么写!”

    噗!

    我连姿势都没有变,同样又是一拳,当然,打得还是对方同一个部位!

    只是,拳头狠狠砸在女犯**上,已经不是第一、第二下那种砰砰声,而是变得有些沉闷,甚至比刚才那两下声音更低沉。

    但,这个女犯人已经哭喊不出来了,她看向我的目光,开始失神,开始涣散,只是在那种失神中,我分明看到了一丝恐惧和悔恨!

    “你麻痹的,知道怕了?知道后悔了?”

    我紧了紧手臂,依旧将她顶在墙上,微微侧头向后,对着刚刚反应过来,就要冲上来拦住我的空山晚秋和朱监等人吼道,“都别上来,谁过来我踢死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