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令我狂暴!
    十几分钟后,我和大胡子张队、林少校以及仇冉可蹲在小花坛旁边抽烟,于是,在层层叠叠的云山雾罩中,我将仇冉可介绍给两名外援。

    “张哥,林哥,这位是咱们西京监狱管理局的林科长,这次我在西京女监的很多工作,都仰仗仇科长帮忙…”

    大胡子张队立即伸出手,“仇科好,以后哥几个多亲多近!”

    林少校也伸手和仇冉可握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

    顿时,大虾的表情有些激动,似乎没想到我江枫在西京方面的关系,竟然如此牛逼!

    张哥,西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

    林队,西京武警支队支队长,少校军衔军官。

    就凭着张队和林少校的身份,换算起来应该相当于地方上的处级实权干部,稳稳压住仇冉可这个挂着副科级,却没有任何职务的家伙几头。

    联系到之前我表现出来的种种能量,仇冉可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半支烟过后,张哥问我,“小江,你叫大家来,准备怎么搞?麻痹的,你哥我快要顶不住了,已经跟老大咬死最终时间就是今天晚上十二点!”

    也许因为林少校和仇冉可在场,张哥话说的含含糊糊,也就我俩能明白。

    神情凝重,我沉声回答道,“张哥,我知道您现在身上的压力有多大既然时间紧迫,我也不跟您这儿多解释了,不过,我江枫既然应承下来,这事儿我肯定要帮您搞定的!”

    “行!”大胡子揽着我的肩膀,没有再追问,不过却用力捏了我的肩膀几下。

    于是,在抽烟的几分钟里,我按照之前拟定好的想法,安排张哥和林少校分头带人行动。

    末了,我冲着张哥开玩笑,“老哥,过了今晚,你得好好请兄弟喝一顿庆功酒,娘的,为你这事儿我绝壁脱了两层皮。”

    “成,地方你挑,怎么喝你江枫说了算!”

    张哥当即答应下来,脸上的横肉突突着,透着一股子狠劲儿。

    …

    我和仇冉可回到甲字监区管教休息室,朱监等人早已从监狱食堂出来,坐卧不安在屋里等着。

    见到她们的第一句话,我便问道,“朱监,都通知下去了吗?犯人集中了没有?”

    朱监的脸色就像猪肝一样,反馈着此刻她的心情,“江科,在班管教都已经通知到,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事由离开,在家的那些人,也已经联系到每个人。”

    我点头,“太好了…朱监,你们西京女监的执行力真不是盖的,十几分钟已经处理好工作量这么大的任务!哈哈,我个人对朱监的领导力表示钦佩!”

    ‘没羞没臊’拍了对方一记马屁,我又问,“甲字监区的女囚们呢?集中了吗?”

    “这个…”

    没想到,本以为相对于联系在外管教更简单的集中女犯人行动,却令朱监一脸为难。

    “怎么了?”我敏锐意识到,肯定出状况了。

    “有几个监室出问题了,现在正在解决。”

    朱监的面色变得很难看,我这才明白,为何刚才她的脸色看上去像猪肝。

    “朱监,有几个监室有情况?都是什么问题?”

    我的声音冷下来,“还真有搞事儿不怕死的,玛德,我表示很佩服某些女犯的勇气!”

    转身,我冲陈倩示意,“倩姐,走!”

    陈倩的面色有些惶惑,“江枫,你要干嘛去?”

    “不干嘛,就是去弄死个谁!”

    …

    一脸阴沉中,我来到甲字监区监室楼。

    很意外,第一个给犯人集中行动造成困扰的监室,就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胡敏,你踏马的几个意思?”

    当我看到这间监室里竟然坐着胡敏的时候,顿时火冒三丈,“胡敏,是不是从你这儿就要跟我对着干?难道你忘了怎么和我说的吗?”

    胡敏背对着我,没有回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有些意外,立即意识到,肯定出状况了。

    监规中明确规定,当管教进入监室时,在监的女犯人必须全体起身,靠墙排好队站立,决不允许像胡敏这样,不但坐着没有动,并且面向墙壁,根本不看我。

    而且,一个监室八名女犯人,除了胡敏之外,其他人都面色古怪,似乎诚惶诚恐地早早站好身形

    “胡敏,胡敏?”

    我的心陡然一紧,“你没听见我的话么?转过身,立即转过身面对我!”

    从她的身后,我看到胡敏的肩头在一上一下耸动,身体前后左右轻轻摇摆着…

    她在哭泣?在压抑着哭泣的声音?

    我已经不是心中郁闷或者沉重,而是,猛然收缩!

    “胡敏,转身!”

    我吼着,迅速向前冲过去,手飞快按在胡敏肩头,保持一种随时可以控制住对方的姿势!

    “叫你没听见吗?胡敏,你什么意思?你…”

    我的声音猛然顿住,不敢相信看到的景象。

    此刻,胡敏已经被我扳过脸,面朝向我,满脸都是泪水。

    如果胡敏只是在哭泣,我的反应不会这么大,但…伴随着那一声声抽泣,是纵横交错、令人惨不忍睹的伤口!

    一道道明显属于新伤的疤痕,几乎布满胡敏整张脸,而她的一只眼肿得就像桃子,几乎睁都睁不开。

    原本俏丽利飒的脸庞,青一块紫一块,浮肿着、扭曲着,令我差点儿认不出她就是胡敏,甚至,对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没有完全擦掉的血渍…

    “你!”

    我无法表达心中的惊讶,继而无穷无尽的怒火,如来自炼狱的岩浆,从我心底深处升腾而起,根本无可遏制!

    “谁干的?告诉我,踏马的是谁干的?”

    胡敏开始哭,呜呜的,嘴角裂开,不断咳凑,并且吐出一口又一口不知道是藏在口腔还是肺部的淤血…

    我回过头,脸色阴沉得就像禁闭室的墙壁,问道,“朱监,请你们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麻痹的,报复,纯粹的打击报复!”

    怒不可遏中,我来到靠墙站着,已经吓得噤若寒蝉的另外七名女囚面前,狂暴地来回走动,“说,踏马的是谁干的?说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样一付模样,甚至搞不清楚我将会采用什么方式来收拾殴打胡敏的那些囚犯。

    我只知道一件事儿---骂了隔壁的,西京女监的有些人,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