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披荆斩棘背水一战!
    香烟,哪怕只是抽了一口,只要火苗没有熄灭,就会一直燃烧下去。

    我仿佛菩提顿悟,被佛祖当头棒喝!

    是啊,事情开了头,必然会按照某种轨迹发展下去,而不论是否有外因阻碍或者促进这种发展,终归都会有一个结果!

    而,很多时候,外因只是辅助,或许可以阻挠、曲解、引起歧义,却并不能改变结果走向!

    但时间呢,时间却在这种杂乱无序的困扰中,悄然掠过,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我明白了!

    我江枫很可能被胡敏、被陈涵甚至那个始终未曾路面的刘金花等人耍了!

    也许,陈涵和胡敏说的都是真话---但这种真话,不过是从她们所掌握的情况基础上推理得到而已,或者说,来自她们的判断,她们的片面猜测!

    比如,陈涵告诉我,她认为刘金花和毒品有关系,但却拿不出确凿证据!

    那么,我如果问得狠了,也许陈涵会举出一堆刘金花可疑的例证,让我花时间去查,结果也许真也许假,而在这个排查过程中,时间已然流逝…

    同样,胡敏说她认为刘金花不可能和毒品有染,那么如果我查出来胡敏在说假话,又能怎么样?本来我和胡敏就是私下里的交换,我总不能因为胡敏骗我,就给她增加刑期!

    …

    迷茫中,一丝明悟在我脑海中翻腾,似乎很快就能突破思维的桎梏,从而让我生出一种破茧重生的感受…

    时间!?

    对,关键问题就是时间!

    无论胡敏或者陈涵的心思,无论她们各自那番话的目的是好是坏,我都没有从和她们的对话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时间却流逝掉!

    汗水从我的四肢百骸里不断涌出,抬手看看那块破旧的电子表,倏忽间,又过去半小时!

    我清楚自己之前算是陷入误区,也总算知道,现在该如何打破僵局!

    娘的,这些女囚太狡猾,借着我查案子互相乱咬,以至于我最开始设定的,从其内部分化,最终挖出贩毒运输网络大毒枭的思路彻底搞砸,几近失败。

    只不过,难道我一定要坚持这样做下去,却忽略那种更简单、更直接却很可能更有效的手段?

    我动作很慢再次抽出一支烟,继而将剩下仅有的两根香烟装好,抬起头看向陈涵。

    “陈涵,你很聪明,很会回答问题,更懂得怎样转移视线!不过,有句话我想你也一定清楚,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这样做,实际上也断绝了接受我江枫帮助的机会!”

    说完这句含含糊糊的话,我抬起手,将额角的冷汗一点点全都擦掉,笑了!

    “陈涵,也许我该谢谢你!”

    “谢我?”她有些不明所以。

    “对,”我笑,冷笑,“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弄一些云山雾罩的东西干扰我,也许我还做不到这么快就想明白一件事。”

    陈涵看向我,用眼神询问我到底想明白什么。

    “听着,你们每个人的话,我都会听,也会认真分析辨别真伪,但我再不会随便相信哪怕任何一句!”

    她的表情还是不明白。

    我点燃香烟,狠狠抽了一口,“也许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也许你不是但却知道内情,或者,你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在嫁祸于人,甚至,你是在通过浑水摸鱼搞乱局面的方式隐瞒自己另外某些不能告与人知的秘密…”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我忽然一字一顿,加重语气道,“可惜,全都没、有、用!我不会被任何人的‘告密’所干扰,而我的手段,将是你们所有人都承受不起的!”

    “江队…你说的话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明白是吧?那好,我就让你明白明白!”

    猛然拉开监狱食堂办公室的大门,我冲外面吼道,“朱监、晚秋队长,请你们过来一下!”

    脚步纷杂,不到半分钟,朱监、赵政委、陈倩、空山晚秋以及仇冉可等人,迅速出现在我面前。

    我面色凝重,转向朱监说了一句话,“朱监,我需要打几个电话!”

    “可以,可以!”

    朱监的态度出奇好,“江科,只要不违反原则,您想怎么调查、怎么处理都可以!”

    “好!”

    我点头,穿过人群,走向监狱食堂的管教休息室,在众人还没有跟上来之前,砰!狠狠关上房门。

    深呼吸,我开始拨号,电话,一个接一个拨出去,雷霆万钧!

    “张哥,我需要你们市局出面配合…”

    “林少校吗,我是江枫…嗯,林哥,我想得到一些支持…”

    “英婕,请立即动用你们英家的力量,现在不是韬光养晦的时候了…”

    “晨叔,您们检察院设在西京女监的监察岗,我能不能直接联络?”

    “梁局,我是江枫,今天李哥陪您来西京女监给我送东西…嗯嗯,麻烦了!”

    …

    我没有给自己任何喘息的时间,骂了隔壁的,这一次,我的手段暴虐而凌厉,不给自己退路,也不给某些潜藏在暗处的魑魅魍魉活路!

    我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终于,消停…

    放下电话,我陷入沉思,心中将刚才想到的计划一遍一遍反复思量,十分钟后,我站起身,用尽浑身气力,双手举起指向苍穹!

    “干!”

    低吼一声,脸上已经换上一付冰冷肃然的表情,我心中清楚得紧,披荆斩棘背水一战的时候,到了!

    …

    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朱监和赵政委等人看向我,目光和我的眼神接触,却纷纷躲闪,竟然没有一个敢于和我对视。

    我笑了笑,“朱监、政委,一会儿可能要发生一些状况…我想有必要和诸位提前通个气儿!”

    “江科…江科,您说。”

    朱监的声音在颤抖,显然对于我身上爆发出的无尽战意感到惶惑不安。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环视众人,“请通知下去,所有在西京女监甲字监区当值的管教不得离岗外出!所有今天在家换休的同志,半小时内,全体回到监狱!”

    “啊?”朱监大惊,刚要问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的手已经从半空中挥出,生生将其说话的**打断,“请听我说完!还有,所有甲字监区的女犯人,全体集中,一个也不能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