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1章 再次扑朔迷离!
    “你不要着急,慢慢将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是如何被感染上艾滋病病毒…一切的一切,任何能想到的细节,一点儿不要落下,全都和我说清楚了!”

    我的声音温和且坚定,并不响亮,却保持一定穿透力。

    我确信,陈涵一定能够听明白我的话。

    不,不仅仅是听明白,而是听懂,并且从我的话里,听到一些其他的韵味。

    感染原因是什么?被谁传染上hiv病毒?她为什么会自己‘觉得’?不要对我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起身,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对方,轻声道,“陈涵,大学的时候,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几句话,我想转告给你听听。”

    “好,江队,请您说吧。”

    也许我平和沉稳的态度令陈涵觉得心安,也许是她已经心死,所以接过我递来的热水之后,陈涵这次并没有通过嚎啕大哭的方式释放心中委屈,而是默然坐着,偶尔才掉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老爷子曾经郑重其事告诉我们,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如你想象的那样,不是像你听到的情况,甚至和你亲眼所见也大相径庭!因此,直到这件事的结果被证实之前,一定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

    我的语速很慢,语调很平缓,说话语气则是那种淡淡的无所谓。

    我只是想通过我的态度,我说话的方式,以及我所说这句话本身的内涵,传递给陈涵一个信息---她,也许并不知道、至少不应该轻易妄断什么,更不能随便下结论!

    我问,“陈涵,你说你是hiv病毒感染者,这情况被体察报告证实过吗?没有吧?还有,你凭什么断定自己被感染了?你的身体出现症状了吗?”

    这两个问题,我自认问到关键地方!

    首先,陈涵绝对没有被狱方证实患病!原因并不难猜,如果被证实,我第一时间就会被通知到,而陈涵也绝对不会和普通女囚关在一起。

    其次,陈涵也不应该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就是说,并没有特别症状出现!

    事实上,艾滋病只有在被感染初期,可能出现持续低热、皮疹、腹泻等表象,由于其表现出来的情况和通常发烧、拉肚子区别不明显,因此很可能被一些患者忽略。

    而艾滋病的潜伏期可以达到几个月甚至十年以上,跨度和不确定性极大。

    因此,只要没有发病,hiv病毒携带者的日常表现和正常人并没有太大不同!

    那么,陈涵确信自己是hiv携带者,而且是在入狱以后才被传染上,只可能通过两种情形被证实,一,身体检测报告,二,她已经不是携带者了,而是出现发病症状,属于患者!

    说实话,这一刻,我的心情并没有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

    毕竟,我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面对一个艾滋病患者,更别说对方是女犯人,而此刻,出于对立双方的我和她,还单独相处…

    我的心态从来不像此刻这般忐忑不安过,并非由于害怕,而是不知道如果陈涵真的是艾滋女,我该怎么面对她,该如何继续进行我要开展调查!

    逼迫她此后说出的那些话,我能信么?

    陈涵如果生无可恋,连活着的**都没有,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一定要听我江枫的话,从而交代某些隐情?

    我的心,不禁再次惶恐起来,这两天,尤其今天,西京女监几个大姐级别的女犯人,带给我的震撼太强悍、太逆天了!

    胡敏永远藏一半,令人琢磨不透她究竟还留着什么后手的说话风格,以及算无遗漏,步步为营设计我们所有人的手段令我心悸。

    而陈涵,一次次玩弄我和西京狱方高层,从淡定沉稳死不承认,到声称自己石女,最后又变成hiv病毒携带者…她的百变风格同样令我头疼不已。

    到了现在,我已经很难分辨出陈涵哪句话说的是实话,而哪一句,只是在骗我,在转移狱方注意力!

    我看着对方,情不自禁去摸烟,却发现,烟盒里只剩下寥寥几根,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够剩下来的时间…

    “江队,这…”陈涵面色黯然,“这事儿说来话长了…我实在不想再回忆了…”

    “我明白,谁也不愿意将从来没有愈合的创伤一次又一次揭开!”

    我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显得诚恳些,“陈涵,可是你要知道,对我而言首先必须确定你的话是真是假!抱歉,我不得不直言,我没办法轻易相信你了…”

    陈涵点头,对我的话表示理解。

    半晌,陈涵猛然抬起头,“江队,在正式和您讲我的情况之前,首先我要说一个名字!”

    陡然,我警觉!

    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紧迫的时刻,陈涵突然说这句话,一定极有深意!

    “你说,我听着!”

    “江队,你应该听说过刘金花这个人吧?”

    刘金花?!

    我一愣,不过却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女人不正是胡敏口中,在西京女监甲字监区和她并驾齐驱的另外一个大姐头么?

    而按照胡敏的说法,对方应该就是陈涵的老大,而陈涵则和田丽丽等另外三人,一起并称刘金花手下的四大金刚!

    “刘金花怎么了?”

    我问道,心中同时想起胡敏当时怎么和我介绍刘金花的。

    胡敏的原话差不多就是,“刘金花因为犯故意伤人罪入狱,为人虽然蛮横,做事不讲究手段,却有一条好,就是仗义,而且对毒品没有任何好感!”

    …

    我再次迷茫,陈涵特别提及什么刘金花,是不是想要告诉我,这个大姐头很可能和贩毒运输网络有关系?她才是我真正想要找的人?

    可,胡敏却早在第一时间定性,说过刘金花痛恨毒品,她绝不可能和贩毒藏毒有牵连!

    想不明白,我便沉住气等待陈涵说出这个刘金花有什么好说的。

    “江队,这么说吧,你三番五次问我是不是和藏毒、贩毒、运毒有关系,我现在就告诉你,我陈涵没有,但刘金花,她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