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迷雾重重!
    陈涵的话,我听得一直很仔细。

    前面的那些言辞,我并没有觉得任何意外!

    反正不管陈涵怎么说,嘴里说出花儿来,我只需要得到一个结果---那个贩毒运输网络大姐大,要么是她陈涵,要么由她口中供出!

    只是,当陈涵忽然说出什么让我为她治病,并且检查身体,我便木乱了!

    事实上,如果陈涵不管不顾,真的不要个逼脸,那没辙,我看也就看了,手机拍了又能怎么样!

    我江枫又不是没见过女人下面,对吧,她陈涵要是企图以此要挟我,那我只能回应对方,你丫做梦吧你!

    不过,现在陈涵表明愿意和我合作,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同时发生变化,至少我和她暂时不存在威胁和被威胁、逼迫和被被逼迫这种关系。

    那么,如果陈涵张开大腿,将女人最私密的部位露在我眼前,我…怎么可能心中毫无任何旖旎感生出?

    这些也都罢了,顶多是需要克服的男女之情,令我更为奇怪的是,为什么对方会说让我为她治病?

    她陈涵,怎么知道我江枫懂医术?

    思索片刻,我确信刚才和陈涵聊天过程中,并没有向她说起过自己懂医的情况,即便说到石女这种罕见病例,也只是表示自己可以帮助她,而没说过我江枫本身就懂中医…

    因此陈涵突然提出让我为其诊治,便显得尤为突兀。

    我沉着脸,反问道,“陈涵,先不说别的,我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求我为你治病?你知道我江枫懂…陈涵,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怎么知道的?”

    “江队,你懂医,而且医术高明是不是?”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江队,”陈涵苦笑,“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我陈涵究竟是怎么得知你懂医术,这个好像不是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吧?”

    我无奈了,的确,我没有资格事无巨细要求对方将所有情况一概向我坦白交代,而我似乎也不该有那么重的好奇心。

    比如,如果对方赞一句,江队,你好帅啊,我是不是也该问,你从哪里看出我帅的,是谁告诉你我江枫长得帅了…

    我点头,认可陈涵的话,不再对她如何知道我的情况而感到纠结。

    “行吧…我如果能够做得到,我可以帮你治病,不过检查你的身体嘛…”

    见我沉吟,陈涵的脸也有些红。

    咬着牙,半晌对我言道,“江队,我不会计较的,如果你不放心,一会儿检查的时候,可以先叫几个女狱警进来盯着…”

    我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涵的脸便更红,她那妖娆的身体以及妩媚的面容,在这种嫣红衬托下,更显得整个人娇艳欲滴。

    有那么一刹那,我竟然有些看得失神。

    连忙收回目光,我苦笑道,“陈涵,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不需要检查你的身体,我至少能从侧面验证一下你的话,你的病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涵没能立即理解,不过却也没有追问,只是点头,“好!”

    “你坐下!”

    我示意她坐好,将椅子搬到对方面前,“给我你的手!”

    她明白了,我是要为她号脉。

    陈涵虽然没有迟疑伸手过来,不过却问我,“江队,这个…我这种情况,真的不需要脱下裤子检查吗?不亲眼看见…怎么能判断我是不是在说假话?”

    “暂时不需要!”我笑道,“陈涵,人体是最为奇妙的小世界,中医上关于治病也有很多至理名言和精髓理论。”

    我的烟瘾上来,一只手打火点上烟,舒舒服服抽了一口,另一只手则扣在陈涵手腕上寸关尺位置,号起脉来。

    “比如,有句基本理论,其根源来自《黄帝内经?素问?举痛论》,后来在明代李中梓所著《医宗必读?心腹诸痛》中专门提及,从而给出明确说法,并且流传至今…陈涵,你知道是哪一句吗?”

    她老老实实摇头,“不知道。”

    “嘿嘿,”我笑了,“这句话说出来你一定听说过!不过普通人仅仅只是听说而已,并不没有几个知道来自哪里,源自什么典故…陈涵,比如我要说的这句吧,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别告诉我你没听过啊!”

    “咦,江队,你原来说的是这句啊!?”

    陈涵半是肯定,半是反问接了我的话,并且不断点头,“听过,当然听过!”

    “嗯,我猜你肯定听过,”我又道,“陈涵,如果你那里有问题,不论是真石女还是假石女,别的不好说,至少气血不顺畅是肯定的!对不对?你想啊,你的…那里都被堵住,大姨妈都不来,相当于人体少了一个非常重要通气血排污毒素的‘窍’,你的脉动情况,当然和一般正常女人不一样!”

    “哦…我明白了!”陈涵恍然大悟,“江队,你完全可以通过号脉的方式,来确定我是不是在说假话,我陈涵,究竟是不是石女,我的情况又严重到什么程度…江队,你可真是神了啊!”

    说这番话的时候,陈涵的表情明显轻松下来,显然,如果非要当着我的面脱掉裤子检查,任由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露在一个陌生且年轻男人面前,她的心情依然存有极大顾虑吧。

    人要脸树要皮,女犯人也是人,陈涵当然也不会那么没有下限!

    而且我甚至有种猜测,陈涵说不定还是个雏儿!

    她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很可能从来没有过的时刻。

    有了这种念头,我便将她也许还是处女这一条考虑进去,心态保持古井无波,开始为陈涵诊断。

    我明白,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要想从陈涵口中得到重要、有价值的消息,我必选先要尽量更够帮助她才行!

    不过,当我的手指按在对方手腕寸关尺位置,良久却没有移开。

    我的眉头,再次皱起…

    “江队,你,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情况不太好?我,我是不是还有别的病啊!”

    陈涵发现我脸上的异状,顿时有些激动,好像很害怕很担心的样子。

    我抖了抖胳膊,挣开她不由自主抓住我的手,道,“陈涵,唉,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你干嘛不利利索索讲清楚?老实交代能让你死啊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