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你来检查我
    到了现在这一刻,从某种角度看,事实基本已经清楚!

    陈涵,即便她不是大胡子张哥要找的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在她身上也一定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监狱这种犯人对于管教决不允许隐瞒任何情况的特殊地方,身上印着不可告人四个字,只能说,陈涵绝对有问题,大问题!

    我已经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单刀直入,就问毒品、直接问贩毒!

    此时此刻,我只能将有限的精力关注在这件事上,陈涵身上任何其他的隐秘,也和我全无关系,那些**,完全可以由西京女监和西京市局配合慢慢挖掘!

    “告诉我,毒品、贩毒运输网络,都是怎么回事儿?”

    这一句话,吓得陈涵一哆嗦。

    “江队,你说什么?什么毒品?什么贩毒运输网络?”

    “装傻是吧?陈涵,事到如今你还在嘴硬!你好,很好!”我点点头,“刚才差点被你蒙蔽,真以为你的错误仅仅是安排黄莉、刘艳她们去医务室偷药,就是为了你的身体…”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陈涵辩解着,“我的情况属于无法根治,会带到棺材里的病,那些止疼片之类的药,对我来说就是常备药…”

    我有些恼,立即开口打断她,“陈涵,你抢什么话?我否认黄莉她们是为了你才去偷药么?行了,别装了,你要真没别的问题,我绝不会跟你这儿没完没了!”

    我瞪着她,语气森然,“墨迹的时间太长,我没工夫,更没心情陪你扯淡!陈涵,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贩毒运输网络的大头目!”

    “蹭!”

    我的话令陈涵长身而起!

    对我怒道,“江队,有些事儿可以做错,有些话却不能乱说!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天,好大的罪名,江队,我们不就是偷了一些药吗,罪不至死吧?你凭什么这样血口喷人诬陷我们!”

    我观察着陈涵,对她此刻的表现,仔细审视、分析…

    “江队,我知道,你现在又开始怀疑我了,认为我陈涵一定还有什么别的情况瞒着你…”

    “难道不是吗?”我挘了对方一眼,“别告诉我你多清白,圣洁得跟圣母似的…”

    我的话很难听,这种无情的鄙薄,一下让陈涵的面色黯淡下来。

    “我…唉,不管怎么说,反正我陈涵…和你说的毒品买卖没关系,更不是什么贩毒运输网络的头目!”

    听到这句话…

    怎么这么别扭呢?我总觉得陈涵好像知道些什么…

    “停!”

    我挥手打断她,目光炯炯,盯着陈涵上上下下打量,而脑海中已经将她刚才说的每一个字,进行拆解!

    “陈涵,你是说,你陈涵,和贩毒没关系,对不对?”

    “是!”

    她一点儿不让盯着我,眼中充斥着怒火。

    “好!”

    我点头,“就算你说的是实情,那么,我是不是也能解读成,你本人的确是和贩毒运输网络没关系,但你却知道谁和它有关系,对不对!”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猛然将一口烟喷到对方脸上,呛得陈涵连连咳凑。

    “江队,你,你干嘛啊~~~咳咳…”

    “我干嘛?”我冷笑,“陈涵,你要是还敢跟我打马虎眼,不说实话,那就不是喷你一口烟这么简单了!”

    “你,你想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我个人能把你怎么样?”

    我冷笑,“我是不行,但政府行,国家机器行!陈涵,给你一个机会,最后一个选择的机会!”

    “”

    “听着,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陈涵,你必须老实交代!如果不是你,那么,谁和贩毒运输网络有关系?陈涵,我保证如果你还敢打歪歪混淆视听,我一定彻查你身上所有疑点!陈涵,我不相信,作为监狱的大姐头之一,你身上会没有任何事儿?请,不要告诉我你清清白白,那样就是侮辱我的智商!”

    看到对方发愣,我稍稍缓和口气,将最后一口香烟吐出,熄灭烟蒂。

    “陈涵,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和西京女监方面说好,对你的情况既往不咎!只要你以后不要继续做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之前的一切…都当做过眼云烟吧!”

    加重语气,“我可以对自己的承诺负责!可以做出保证!”

    她看着你着我,脸上现出挣扎的神情。

    我的精神便更加专注,心中也更为苦逼!

    难到说,剧情将要再一次出现反转?

    我放弃,却又再次认定的陈涵,并不是那个贩毒运输网络大头目?

    那…到底又会是谁呢?

    这一刻,我很不得将胡敏、陈涵这样心思深重的大姐头开膛破腹,看看她们一个个究竟抱着什么鬼心思!

    难怪仇冉可让我不能轻信这些女囚任何一句话,麻痹的,她们嘴里说出十句话,九句半都在打埋伏。

    甚至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敢保证陈涵接下来说出的话,会不会还在骗我!

    我凝神注目,她黯然无语。

    渐渐地,陈涵眼眶里开始蓄满泪水,而我则始终保持沉默。

    男默女泪!

    这样的桥段,本不该在监狱这种地方,由男管教和女犯人上演,但,事实上,今天已经出现很多次,我和陈涵在这种状态下对立而纠缠。

    “江队,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可以,你说吧!”

    “我身体的情况,您现在也知道了…三十年了,我心中一直痛苦着纠结着,很多时候想自杀结束可怜卑微的生命!”

    我点头,表示理解她的心态。

    “您知道,如果我说出些什么,其实就是将生命压在你江队头上,如果…我是说如果,狱方不能将那些家伙一网打尽,我恐怕…”

    我接住她的话,“死无葬身之处!”

    “对!”陈翰苦笑,“差不多就这意思吧…所以,江队,我要求保证自己和我几个姐妹的生命安全!”

    “这没问题,不为过!”

    “还有,”她迎向我,“我保证自己的消息真实、确凿,但你们最终能不能找到贩毒运输网络的头目,我说的人是不是她,还需要江队和狱方、检方自己核实,毕竟,我也没有真正看到她们具体犯罪事实…”

    我陷入沉思,又点头,“是的,你只要能证明你的话真实无误,责任和效果,不用你担心!”

    “好,最后,江队,我希望您能为我治病!至少检查一下,我陈涵是不是还有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