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 我是石女
    “江队,我能不能和您单独说?”

    我已经预料到陈涵开口,很可能会附带提出某种条件,‘单独说’也在我的考虑中,便道,“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不行?您刚才和黄莉不就是单独说话了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摇摇头,“而且你是你,黄莉是黄莉,你们能一样吗?”

    “可是…”

    “陈涵,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

    我将目光转向朱监、赵政委、空山晚秋等人,笑了笑,“陈涵,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我要你说,你不说也得说!记住,对抗政府,只有死路一条!”

    陈涵闭住嘴,两道秀美蹙起,表情显得十分委屈。

    我却没有任何顾忌,冲朱监等人招手,“朱监,咱们西京女监食堂,有没有安静一些的地方?我想陈涵下面的话很重要,你们西京女监方面最好有高层领导介入…毕竟我江枫一个人难免会出现疏漏,或者听不明白的地方!”

    话说得虽然委婉,但我的意思却很明显,朱监,你们几个西京高层也别像没事儿人似的在一旁看热闹,有些是非,无论你们愿意不愿意,该参与的都得参与进来!

    朱监点头,“成,就听江队安排。”

    陈倩也在一旁附和道,“大家不要有想法,我们这个江枫啊,做事儿一惯就这付臭德行,唉,霸道惯了,我也拿他没辙!”

    最后,我点名朱监、赵政委、空山晚秋、陈倩和仇冉可一起,带着陈涵来到监狱食堂二楼一处单间。

    众人围着圆桌落座,我示意陈涵坐在我斜对面位置,处于我伸手就能控制的区域,开口道,“说吧,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这…”

    对方看到除了我还有这么多人,表情有些不自然甚至凄苦,似乎有点想要打退堂鼓的架势。

    我加重语气,“陈涵,现在不是你能够和我平等谈判讲条件的时候,你明白吗?只有自己主动坦白,将所犯下的一切罪行毫无隐藏和盘托出,你才能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

    顿了顿我又道,“只要你犯下的罪孽并非罪大恶极,我江枫保证,一定能够保住你一条性命!”

    实际上,我也就是说说罢了,如果陈涵真的是隐藏在西京女监那个贩毒运输网络的大毒枭,我江枫就算有再大能量,也不可能替她消灾免罪!

    有些错,根本不能犯,犯了就是死!

    但,某些话我必须如此说,从心理学和预审理论的角度,措辞上留给犯人一线生机,是她们能够开口坦白的重要前设。

    我目光炯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陈涵身上,说实在的,我很担心她在被我逼得走投无路时,再来个咬舌自尽啥的,那可就功亏一篑,变成难以收拾的烂摊子了。

    陈涵幽幽地看着我,一直努力保持平静的脸上,忽然落下两行清泪。

    我心头陡然一惊。

    好像这是陈涵第一次落泪吧?

    刚才韩红哭了,黄莉哭了,那个嘴头很硬的刘艳也哭了,但是陈涵一直在努力保持平和心态,除了脸色之外,看不出任何内心激荡。

    现在,我只是在小范围内让她坦白,却在一个字没说之前,自己先落泪!

    我有些茫然,“陈涵,你哭什么哭?”

    “江,江队…你,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她的话令我更加迷惑,玛德,我在干嘛?我不是在让你坦白么?

    “陈涵,”我声音变得严厉起来,“你少特么跟我装蒜、装可怜!告诉你,什么样的犯人我江枫没见过?穷凶极恶或者楚楚可怜…老子见多了,说,别企图打歪歪!”

    “江队…呜呜呜~~~”

    没料到陈涵忽然哭泣来,哭着哭着猛地站起身,双手抓住自己的裤带,迅速向下扯动…

    我,简直了!

    陈涵所谓的坦白,竟然是当着我们众人面,尤其在我和仇冉可两个大老爷们的眼前,脱裤子!

    麻痹的,我一头冷汗。

    幸好自己多个心眼,让朱监和陈倩她们跟着一起听陈涵交代,这要是我们俩独自在单间里,她丫的突然脱裤子,我特么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毕竟,在食堂单间这种地方,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陈涵,你,你想干什么,停,停手!”

    我大汗,连忙怒斥对方。

    “不许乱来!”

    朱监的脸色都快变成一块煮熟的猪肝,她也慌了,前两天才出了女犯人扒光英氏集团工程师的焦头事件,现在要是再来个女囚在男管教面前下身,麻蛋,她朱监恐怕就算长着翻花嘴也没办法向上峰解释。

    还是我的反应快,在陈涵已经脱去外面囚裤,将将拉住四角短裤的时候,已经死死抓住她的两只手腕。

    我的姿势很古怪,由于陈涵坐在我的对面,身子差不多已经半趴在餐桌上,探身握紧她。

    “停,草蛋,你踏马的给老子住手!”

    “放开,放开我!”

    陈涵开始挣扎,似乎想要不顾一切脱掉自己的内裤。

    我急了,双手猛然用力,将陈涵两只手腕高高抬起,然后隔着桌子,将她的娇躯狠狠向我的方位猛扯!

    陈涵便在我双膀用力下,身子一下被扯到餐桌上。

    而她的囚裤,也随着餐桌边沿的剐蹭,而直接脱落到脚踝处,露出,白皙而修长的两条大腿…

    “我…”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骂她又管个球用?

    “陈涵,你,你踏马的疯了吗?卧槽,脱裤子…妹的,你想要干什么!啊?”

    我的冷汗顺着脖颈流淌,瞬间湿透衬衫。

    后怕是一方面,更主要的,陈涵的行为太古怪了!

    直到此时,单间里噼里啪啦乱做一团,众人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朱监扭动肥胖的身躯,颤颤巍巍两腿发软,向着我和陈涵跑过来。

    只是由于她坐在餐桌另一侧,和同时起身的赵政委撞个满怀,两人噗通噗通摔倒,场面惨不忍睹。

    我急了,厉声喝道,“陈涵,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江队…”陈涵脸上现出一丝生无可恋的表情,“你不是问我究竟有什么隐秘没有交代吗?那好,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我陈涵到底是藏着犯罪秘密还是…还是有不可告人的**!”

    惨笑着,陈涵猛地挣脱我的手,抓住自己内裤,冲我吼叫,“我,踏马的是石女,石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