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抱头,蹲下!
    见我问到正根儿上,胡敏眉头微微蹙起,“江队,能耐不见得有,但…”

    “但什么?你丫能不能一口气都说完了?挤牙膏似的,不捏不吐是不是?”

    “哟,江队,嘻嘻,您的性子咋这么急呢?好,好,我全都说了还不行嘛?”

    不知道是不是胡敏已经将自己看成我的人,与我形成统一战线,因此和我说话也显得不那么严肃。

    “说!”我有些不耐烦。

    “江队哦,之前您总在关注田丽丽,我却认定她不可能是你们要找的人…当然了,虽然我不知道您究竟在找谁,想干嘛,但无论如何不会是田丽丽!”

    我便有些好奇,想想排除一些岔头也好,便问胡敏,“我到底想干什么你并不知道,可为什么说田丽丽一定不是我要找的人?你的理由呢?”

    “嘻嘻,田丽丽啊,切,你恐怕不知道吧,她其实根本没什么能耐!”

    胡敏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这女人遇事没脑仁,管不住自己的嘴,而且又是瘾君子,在犯人堆里毫无威望,只不过人家有个好亲戚…明白吗?江队,跟着她的几名女囚,恐怕并不是服气丫的,而是想通过田丽丽为自己谋求某些好处罢了!”

    我便恍然,原来如此。

    胡敏虽然没有明说,但我已从她话里听出,田丽丽的某个亲戚可能是西京司法系统的能人,甚至就是西京女监某个高层,因此她属于多少要受到管教照顾的关系户。

    心中释然,一个没什么能耐的关系户,她绝不可能是让我重视的‘大人物’!

    否则,贩毒运输网络那些凶徒都眼瞎了么,不会想不到分分钟就能被田丽丽给卖了。

    “那你凭什么暗示我,我江枫要找的人就是这个陈涵呢?你又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

    “嗨,江队,我可没暗示您啊!”

    胡敏不认账,这倒是符合她多疑的性格。

    “我只是提醒您,陈涵此人不简单…多的话,我可没说!”

    “行了!继续说陈涵,别扯别人!”

    “江队,那成,我可就说了…”胡敏压低声音,“我觉得,陈涵之所以能够压制住手下那些犯人,因为她们本来就是一伙儿的!甭管之前认识不认识,但一定通过某些消息源认定陈涵是自己狱中老大,所以才会义无反顾追随…至于为什么,嘿嘿,从古至今,谁能逃脱利益两个字的诱惑呢?”

    胡敏还是以她特有的方式对我‘循循善诱’,话虽然没有说透,但我却已然明白,她这是在暗指陈涵和她那些手下,入狱前很可能存在勾连关系,从而在入狱后,被某些势力指使,在监狱里追随陈涵!

    说不定也有保护、维护的意图!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她们拥有共同的利益点,甚至同处在一个组织里!

    如此一来,我更加认定,这个陈涵,丫很可能就是贩毒运输网络潜藏在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大头目!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贩毒的利润更高?

    伟大如马克思,早就在资本论里指出,“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我冷笑,如果确如胡敏所言,这个陈涵,嘿嘿,丫极有可能就是我费尽心机要找的人!

    吸了一口烟,我对胡敏道,“你丫行啊,计划设计得天衣无缝!是不是早盯上陈涵了?而她在监狱食堂帮忙,又不知通过何种手段跟医务室那边暗通曲款,所以你就弄了个什么统计表,说是日常记录,其实根本就是针对她!”

    “嘻嘻,什么都瞒不过江队您的火眼金睛啊!”

    我却不想搭理胡敏明拍暗捧,冷然问,“胡敏,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清楚?偏偏要弄得所有人紧张兮兮你才高兴是吧?”

    “那倒不是,”胡敏振振有词,“江队,事实胜于雄辩!您也看见了,要不是朱监她们亲眼目睹医务室的混乱情形,她能这样大动肝火嘛!您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效果远比通过您嘴里说出怀疑,要好得多?”

    我没说话,实在不想揭破胡敏的小心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胡敏这是在帮我的同时追求最大限度自我保护,她可不想落得一个向外来管教告密的恶名。

    沉默之后,我淡淡道,“有些人,总觉得自己最聪明,却不知道,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胡敏,好自为之吧!”

    她面上露出惶恐,讪讪地对我笑。

    我却看不出来,丫到底是真听进去我话里的威胁,还是再次示人以弱以退为进跟我打马虎眼。

    懒得跟胡敏墨迹,我加快语速,“得了,这事儿我不想追究…现在,所有人都看到我和你一直单独说话,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将实情都和我说了,她们只会认为你在告密,对吧?”

    “是呢!”

    胡敏做出无奈状,“谁让我上了江队你这条…这条船呢?好,我就和你说说我了解到关于陈涵在监狱食堂的一些情况吧…”

    五分钟后,我重新站在陈倩身边,看她正在翻过来调过去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轻轻咳凑一声。

    陈倩见状,连忙低声冲我抱怨,“哪儿那么多废话啊,我都没得可说了!”

    “辛苦倩姐!”

    我对着陈倩坏笑,“倩姐出马一个顶俩!”

    “你…你快说吧,该干嘛干嘛!”陈倩瞪我一眼,身体向后错,将中心位置让给我!

    “咳嗯~~~”

    我重重拖了一个长音,“全体犯人,双手抱头,蹲下!”

    刹那间,无论对面站着的管教或者女囚,全部傻眼!

    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让女囚们蹲下,而且还是双手抱头,这个,未免太蛮横了…

    监狱里,责令犯人抱头蹲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收拾某些人!

    十多名女囚,她们看着我,依然傻愣愣站着,好像根本没有听懂我的话。

    “怎么,你们耳朵聋了还是我说的是岛国语?”

    我的脸色瞬间掉下,“再说一遍,全体犯人,抱头,蹲下!”

    终于,随着我的话,有人开始动作,而这个首先听从命令的女犯人,赫然却是左手第三名,陈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