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谁也不许单独行动
    这里需要讲一下,现代监狱,实行‘分级处遇’的管理、激励囚犯措施。

    所谓处遇,就是指犯人在监狱服刑的时候,根据入监时间、在监表现,接受不同级别的对待。

    这其中,很多监狱开始尝试,甚至已经实行‘三等四级’的处遇标准。

    即,严管、普管、宽管三等,以及严管级、普管级、宽管级和特级宽管级四级。

    分级处遇宽管级要求,符合减刑、假释条件的优先呈报减刑、假释,减刑幅度可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适当放宽。

    宽管犯每个星期可以两次拨打亲情电话,每个月可以增加接见和同居次数,享受亲情温暖。(和配偶同居这一条,在以前的监狱管理制度里属于允许范围,但现如今基本被限制禁止。)

    另外,还有可以用计算机在局域网络内查询社会情况,有组织的参加宽管级别罪犯有偿劳动、参观学习和模拟竟聘社会企业等。

    宽管犯和特级宽管犯可在监内积假休息,保持宽级半年后,符合离监探亲条件的,经监狱批准可离监探亲3~5天,符合特许离监条件的,经监狱特许可离监1天。

    还有,可按规定自费点菜加餐等…

    如此看来,分级处遇机制在激励犯人改造的同时,也赋予犯人在监区里活动更大自主权!

    我脑海中快速转动各种念头,同时不断翻过胡敏编制的统计材料,发现至少有五处出现填报人员的地方,只有囚号没有姓名的现象。

    那么,这些囚号对应的犯人是谁?她们来医务室究竟为什么?

    还有,‘送货’!

    娘的,监狱食堂能给医务室送什么货呢?

    满满疑问中,我却告诫自己需要冷静再冷静,千万不可重犯之前先入为主的错误。

    现在的情况,我已经基本推翻西京女监里有人吸毒、藏毒的假设,可,按照胡敏此刻的导向性计划,怎么好像又奔着有犯人藏毒的方向去了呢?

    我有些记不清楚,到底当时胡敏怎么说的,她只是说敢肯定甲字监区没有犯人吸毒,还是也包括没有女囚藏毒?

    我有些蛋疼,恼怒地瞪了胡敏一眼,这家伙,玛德竟然给我挖下如此多坑却不肯明说!

    没想到胡敏也正朝我看,见我怒视,她有些惶恐低下头,显然明白我目光不善的原因。

    然而,我却不能现在和胡敏发火,只好努力理顺思路…

    郝狱医有些茫然,“这几天的确是我当值啊,可我怎么对监狱食堂派人来就诊没有印象呢?还有拿药、送货…都是什么啊!”

    朱监的眉头蹙成两团卧蚕,气急道,“郝医生,你平时怎么工作的?如果那几天没人过来就诊,那这个胡敏怎么会做记录?你,你脑子被狗吃了吗?你给我找出日常工作填报簿!”

    “好,对啊!”

    郝医生连忙四下翻动,找出一个皱巴巴的本子,“朱监,都在这里呢!”

    我凑过去,却发现这个本子记录得乱七八糟,除了比较严重的急救和普查,很多情况都没有记载,而且日期也不连续!

    朱监见我和陈倩都看在眼里,面上更挂不住,怒斥道,“郝医生!你,你真行啊,你的工作怎么做的?狱警监狱守则,你是不是从来也不看!”

    郝狱医嘟囔着,“我们医生不就是救死扶伤嘛,给管教、犯人治好病,杜绝意外出现不就得了…”

    朱监大怒,眼看忍不住就要破口大骂。

    赵政委拦了一下,“朱监,郝医生是从社会特招过来的狱医,才工作不到半年,有些情况她可能没有注意…老郝啊,以后工作可不能这么干了,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嘛!”

    我便挠头,按照赵政委的说法,这个郝医生还真是糊涂蛋,至少也是经验不足,有些工作备案,或许还真没记录。

    这就尴尬了,怎么证明胡敏的统计表没有问题呢?

    我开口,问胡敏,“胡敏,你确保自己的记录没有问题?这其中有没有疏忽或者差错?”

    “江队,这个本子是我们几个宽管犯一起记录的,我当时特地嘱咐过她们,不管谁在医务室帮忙,遇到任何情况都要写下来!”

    “胡敏!”郝医生有些不爽,“你们私下记录这些情况,为什么不和我汇报?”

    “汇报了啊!”胡敏显得有些委屈,“早就给您和楚医生看过,但您们不是说,这些统计表看得头疼,让我们好好记录,你们定期抽查就可以嘛!”

    “你…”郝狱医没话了,我们都看得出,这次人家胡敏没有撒谎。

    “哼,够了!”朱监沉着脸,问,“胡敏,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们几个犯人的记录,算不得准…你有没有办法证明你的记录没有问题?”

    “百分百证明不可能!”

    胡敏回答得很干脆,“朱监,有些记录毕竟已经过去几十天,我不可能每一条都确保半点差错都没有,不过,要想做个基本证实也不太难。”

    “你说!”

    “比如这些填写囚号的情况,只要查一下那些女囚当天的劳改活动记录,如果和我们一样是宽管犯,生产区、劳作区出工单上肯定没有,但劳改活动记录表应该有填报,看看她们是不是填报来医务室不就行了么?”

    我点头,不得不说,胡敏这家伙实在太聪明,她能想到通过查阅对方的劳改活动记录,从而反过来验证自己统计表的真实性!

    “好!”朱监立即点头,想了想道,“方监、黄监,你们辛苦一下,带着几个人在这里给我好好盘库,我要知道近几个月药品、医疗工具的使用情况以及损耗量!哼!”

    方监应下,朱监立即对我说,“江队,走,我们一起去监狱食堂!”

    “稍等!”

    我抬手拦住怒气冲冲的朱监,对郝狱医道,“郝医生,能不能打开柜子,让我看看这些药品?”

    “这个…”对方有些犹豫。

    “打开,按照江队说的做!”朱监直接发话,“我们大家一起盯着!”

    无奈中,药品柜全部打开,我随意拿起那些瓶瓶罐罐或者没有装在纸盒里的药物看着…

    良久,回过身,先看了看一脸凝重的胡敏,再轻轻点头道,“盘库的工作一定做仔细了,朱监,今天来到医务室的人,不管什么身份,无论什么理由,全都统一行动,哪怕上厕所也要结伴同去,谁也别想单独行动半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