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不对路?
    朱监黑着脸,下意识接过我手中的东西。

    低头瞬间,眼睛却亮了起来。

    我温声道,“朱监,这是梁局长亲手交给我的名片,不过呢,我估摸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您恐怕不知道吧?”

    神州领导干部的名片有很多种,当然,一般而言,到了副省级以上级别,人家往往不会带名片,甚至都不去印!

    为什么,不需要,这个不用解释!

    而低级别,比如县处级、厅局级领导干部,名片这东西还是有其一定存在价值,毕竟身处于一个基数相对比较大的群体中,领导和同侪,谁能记住自己的电话甚至自己的脸呢?

    只不过,对于那些身居要职的领导干部,他们的名片门道就多了。

    印着官职、头衔的名片,上面的手机一般情况下别想打通,不然是个人都给领导打电话,还让人家干不干革命工作?要秘书有何用?这种名片,纯属交往时充门面、装客套,留印象用。

    还有就是换身份用的名片。

    比如有些领导干部在一些大学、研究机构或者民间组织挂名,参加相关活动的时候,便会出于某种考虑,只印上某某协会名誉会长,或者某某机构常务理事这样的头衔,也是为了不节外生枝。

    而最神奇且表达亲近的,却是我递给朱监的这种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名字,以及一串电话号码。

    这种手机号,属于极少有人知道,二十四小时开机的私密号码,仅用于接受上级领导指示以及联系关系密切的亲友…

    所以,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的私密电话,以朱监的身份地位,我猜测她应该没有掌握。

    “江队,这,这是…”朱监有些难以置信。

    我点头,“拿着呗,我保证这个号码第一时间能够联系上梁局,并且他会十分愿意倾听您的汇报!”

    顿时,朱监的胖脸上云消雾散,竟然变得神采飞扬。

    一扭头,口中哼了一声,“我早就看着钱多不顺眼,哼,要不是仗着…”

    她没说完,叫赵政委,“老赵,我们过去一下好了。”

    我双臂交叉在胸前,抱着胳膊,送了一句,“那我就不跟着起腻了,静候二位佳音。”

    目送二人进到管教休息室,仇冉可问我,“江科,你,你这是整的哪一出啊?”

    “你说呢?我还想知道你们工作组跑到西京女监想干啥子!”

    我冷冷呛了大虾一句,“仇兄,既然你我早有默契,多的话我江枫也不再说,有时候,机会只有一次,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你,明白吗?”

    仇冉可沉默着,却狠狠点头。

    我拿出一支香烟,刚要点上,陈倩便冲我瞪眼,“江枫,注意影响,你知不知道这是违纪?”

    倩姐发威,吓得我只好收起来,无奈道,“今天已经违纪多少次了,也不在乎多这一次吧…”

    “哼!少跟我贫嘴!”陈倩有些发愁,“江枫,你啥时候能学得成熟点,低调点儿呢?”

    我连连点头,“倩姐,马上,立即,顿时…我就成熟了!”

    众人看着我们,都有些想笑,她们可能想不明白,为啥我对倩姐这么言听计从。

    …

    我们这群人便在管教休息室门外百无聊赖等着,由于朱监进去的时候顺手关上门,我们并不知道此刻到底发生些什么。

    不过,我根本不担心,什么钱组长,什么候局,我真心懒得和他们计较。

    见仇冉可面上多少仍然有些恓惶,我凑到近前,轻声道,“仇兄,等着吧,如果连个钱多都搞不定,我还怎么和你仇兄携手进步?”

    对方依旧没说话,面色却变得缓和下来。

    几分钟后,管教休息室的大门被推开,朱监和赵政委依次走出,脸上如沐春风。

    我便知道,万事大吉了。

    朱监冲我点点头,高声说了一句,“张区、王队,你们俩留下配合钱组长问询,其他人,都跟陈科长和江队走!”

    我问都没问刚才在管教休息室发生了什么,朱监电话打没打,梁局怎么说,只是顺手拍拍仇冉可的肩膀,“走啊,还愣着干嘛!”

    众人皆默,我注意到,她们看向我的目光里,除了复杂和不解外,更多了几分称为畏惧的情绪…

    我们的巡视路线看似随意,却十分有讲究,按照劳作区、生产区、休息娱乐区以及放风场的顺序依次走下去。

    事实上,这些地方,基本都是走过场罢了。

    我频频点头,听着朱监和方监等人介绍西京女监的优势、特色,顺口表示赞许。

    “江队,下面去哪里?”

    我装作没有主意的样子,反身问陈倩,“陈科,你的意思呢?”

    “那谁,胡敏,你过来!”陈倩装模作样招呼胡敏,“你不是在医务室帮忙嘛,那就由你来介绍医务室吧!”

    顿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胡敏身上,目光里带着玩味的意韵。

    我明白,这种由宽管犯跟着巡查的情况,虽然不能说绝无仅有,但却极罕见。

    一般而言,只有在上面领导下来视察的时候,为了配合某项专题活动,才会象征性调一两个表现良好的宽管犯进行配合。

    而一旦跟随摄影的镜头拍过去,这些宽管犯肯定会被带离现场。

    所以,像胡敏这样‘全程陪同’的情况,兴许在西京女监几十年历史上,统共也没有几次。

    但我却并不担心,谁让我江枫身上带着任务呢?

    任务两个字,就是最好的挡箭牌,尚方宝剑,更何况,我的身份如此神秘,她们谁又会非得自讨没趣儿说三道四?

    胡敏应了一声,“好,一切听从政府安排。”

    一行人来到医务室,我眯着眼,站在稍微靠后的位置,将地方让给胡敏和陈倩、朱监她们,目光却在甲字监区的医务室里不断逡巡…

    渐渐的,我眉头皱起,这里好像有些不对路啊!

    “陈科、朱监,我被安排在医务室帮忙,差不多有八个月,我的感觉,咱们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医务室管理得很好,可以说井井有条。”

    胡敏款款而谈,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囚犯身份而唯唯诺诺。

    “请看,这里是常备药品储藏柜,这里是急救药品以及急救工具箱,还有这里,是氧气储备隔断间…”

    胡敏不断解释着医务室各处情况,而我,也终于渐渐看出端倪,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有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