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让丫亲自找挨骂
    一句话,让现场众人全都傻眼。

    我这么说,一来挤兑仇冉可,让他别跟没事儿似的看热闹,二来,反戈一击,直接挖工作组钱组长的墙角!

    你钱组长不是牛逼吗?一露面就要责令西京狱方汇报工作,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提前有安排,忒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那好,我江枫就给你丫来个样看看,不但朱监她们谁也不会跟你过去汇报工作,而且我还会把你的人顺走!

    老子,就问你服不服!

    “你,江枫,你说什么,太不像话了!”

    钱组长勃然大怒,我想要不是在工作场合,说不定丫就会直接爆粗口!

    “我又没让你跟我们走,你钱组长激动什么劲儿?”

    我冷笑,“我还就告诉你了,别再瞎,不然的话,对不起,你钱组长弄不好也得陪我们逛监区!”

    这下,对方终于怒不可遏,“你,你说什么?好啊,朱监、赵政委,你们都听到了吧?他,他竟然敢说我瞎,你,江枫,你太过分了,我会让你为刚才的话付出代价!”

    我耸耸肩膀,“无所谓啊,你可以试试。”

    然后转向仇冉可,沉下脸,问他,“仇科长,你几个意思,没听见我的话么?”

    其实对仇冉可这个人,我总体感官还是不错的,尤其小花坛抽烟畅谈,人家还给我献计献策,因此我倒是想要找机会好好拉拢甚至扶持仇冉可一把。

    可,我很不待见他这种毫无立场,两头讨好的做派。

    我清楚,其实仇冉可对西京监管局中的某些人,某些势力早就心怀不满,但这货即便想借助我的力量搞小动作,但他表面上却和对方虚与委蛇,表现得似乎很热乎,明摆着谁也不想得罪。

    他可以这样做,我却不行!

    我江枫就是一爱憎分明的性格,要么和我一起打拼奋斗,是我兄弟,要么,滚一边去,各走各的阳关道。

    仇冉可愣了,估计没想到我竟然拿他开刀。

    苦着脸,有些迟疑,仇冉可问,“江科,你找我一起转转?”

    “对!我觉得仇科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儿需要做吧?正好我有些问题想向仇科长请教!”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我就问你愿不愿意,有没有时间!”

    这下,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仇冉可脸上,看得这货恓惶无比。

    我心中暗笑,仇兄啊,别怪我江枫做事做得绝,有时候,墙头草两边倒,并不有利于你的发展,这一点苦心,以后你会明白的。

    “哼,行,你江枫真行!”

    钱组长见仇冉可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拒绝我,已经气得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一转身,丫谁也不看扭头走向管教休息室。

    脚步匆匆,有人跟上去。

    我数着,一二三四。

    嘿嘿,只有那四个工作组成员,清一色娘子军跟了过去,别说西京女监方面没有一个动的,甚至连仇冉可也面带尴尬,站在原地走不是留也不是。

    我上前一步,拍了拍仇冉可的肩膀,轻声道,“仇兄,这有时候啊,人必须有所选择!你谁也不想得罪,最终的结果只会全都得罪了…”

    提高嗓音,我忽然问王队,“王队,我怎么记得你说过,昨晚突击检查小组是由省市两级监管局领导参与的?怎么着,现在就看到市局的钱组长,省局领导呢?咋不见人影?”

    我的声音十分高,就见走出几米远的钱组长忽然顿住脚步,重重哼了一声,才又继续向着管教休息室方向走去。

    我嘿然冷笑,“人家省局领导一早走了吧?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还得以了呢!”

    钱组长刷地站住,转身怒视我,“江枫,你说什么,敢不敢再说一遍!”

    “没听清楚?”我摊开双手,“我说啊,阎王不在,小鬼当道,你也就配当个小鬼罢了,牛逼啥啊!”

    “你,你,混蛋!”

    “说对了,很多人都说我江枫混蛋,可我呢,依然混得风生水起,并且淡定面对一切艰难险阻!”

    我摆摆手,“钱组长,慢走啊,不送!”

    对方恼羞成怒,说不过我,便一头冲进管教休息室,几乎没有几秒钟,我们就听到他已经在用座机打电话。

    “候局,候局,我是钱多…唉,我要向您汇报情况,太不像话了…”

    钱多?

    我冷笑,屁多、屎多、话多,还有气多吧!

    朱监苦着脸走上前,我觉得今天自从她出现,脸上就没有带过笑意。

    “江队,你,你这是何苦呢?”

    “朱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唉,江队,钱组长是副组长,省局的夏组长上午离开后,检查工作就由他全权负责了…唉…”朱监连声叹气,“钱组长是候局的亲戚,是他身边红人,您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难办么?”

    我换上一付人畜无害的笑容,“朱监,要是您连这点儿事儿都处理不好,不知道怎么办,我很怀疑您的工作能力啊!西京女监只比我们沙山女监低半级,说不定哪天一把手监狱长就能高配成为副厅级…朱监,我觉得,您的觉悟有待提高啊,不然的话,就算有机会提升职级,恐怕朱监也无法顺利得到这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了。”

    一番话,令朱监的胖脸瞬间塌陷,我甚至觉得,她片刻之间便瘦了两圈。

    “江队,你说的哪儿的话啊,我老朱一直勤勤恳恳,就是希望有进步的机会…江队,您可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我抬抬胳膊,打断对方,“朱监,看表现,呵呵,一切看表现!”

    这时,就听管教休息室里,钱组长叫嚣着怒吼,“朱监,赵政委,你们立即过来,候局要和你们说话!”

    朱监浑身猛然颤动,我看着她的脸,黑、黄、青、紫、红,五颜六色,显然吓得不轻。

    “候局是西京市局还是山溪省局的领导?一把手么?”

    “不,不是!”朱监急促地低声道,“是市局主管少管所工作的副局长。”

    “哦…”我应了一声,“一个副局长,还不是主管你们女监的,朱监,要我说啊~~~”

    我拖长尾音,“你鸟他,丫算个!”

    说着,我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朱监,“去,接电话,给对方报这个号码!丫不服就让他打过去亲自找挨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