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一个也不能少
    听到钱组长说要了解甲字监区昨天调换监室的详细情况,朱监不敢怠慢,扭头问甲字监区的副监区长,“张区,还有王队,昨天犯人调换监室的行动是你们安排的吧?要不你们和钱组长仔细汇报汇报!”

    我冷然听着、看着,面色更加玩味了。

    心中断定,这个姓钱的绝不是善茬,丫看来是奔着搞事儿来的!

    明明昨晚工作组参与到狱方对六大监区的突检工作,他们重点查的就是甲字监区,我根本不相信,连夜检查下来的结果竟然毫无成效,现在还需要做二次、三次汇报?

    不是成心找茬,丫想干嘛?闲的蛋疼么?

    而且,这个钱组长对我和陈倩的冷漠甚至敌视已经很明显,哪儿有朱监特意介绍我们的身份,对方却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无视我们的存在?

    好歹我和陈倩也是异地互查小组成员,来山溪省进行异地互查,不但可以针对各个监狱、戒毒所、少管所,甚至对于西京监狱管理局以及山溪省监狱管理局都带着检查任务!

    要知道t市可是直辖市,地位还在山溪省之上,t市监狱管理局工作组,对口单位应该是山溪省监狱管理局,丫钱组长不会不清楚这一点!

    既然明白,还故意淡着我们,这是想来个下马威还是咋地?

    我冷笑,等着你丫将骡子还是马拉出来溜溜看呢!

    张区走过来,面色复杂,糯糯道,“朱监,这件事儿是不是由我们黑区长汇报更好?”

    朱监瞪起眼,“什么黑区?你张区不是甲字监区的监区长么?你没长嘴啊,还是磕巴了不会说话?”

    “那…王队,你说吧!”

    张区这种老好人,凡事都向后躲的态度,令几方都有些不爽。

    不过已然如此,朱监也不好再发作,于是冷着脸对苦逼的张队说,“张队,你说!”

    这时,那个钱组长忽然开口,“朱监,咱们也别站着说话了,走,去管教休息室吧…”

    “这个…”

    朱监面有难色。

    我明白,我和陈倩刚刚提出要去甲字监区四下转转,朱监豪言壮语说狱方所有在场领导,今天的任务就是陪我和陈倩一起检查安监措施,结果,现在被钱组长提出汇报工作的要求,她肯定左右为难。

    不敢出尔反尔得罪我们,又不想驳了钱组长的面子,这下便抓瞎了,处在两难境地。

    “怎么?有难处?”钱组长皱起眉头,瞟了我和陈倩一眼,却问朱监,“朱监,难道你们今天还有比向主管部门领导汇报工作更重要的事儿?”

    “这个…”

    朱监完全悲催了,被人家咄咄逼人的态度,问得哑口无言。

    到了现在,我要是还不能断定丫钱组长就是来找茬的,那我江枫也不用在监狱混了。

    踏前一步,我笑着对钱组长道,“钱组长,真是抱歉,朱监她们说好陪我们陈科长视察安监措施,要不,就让王队和您单独聊聊吧。”

    我的态度极为强硬,就是告诉对方,你丫牛逼啥啊,朱监等西京女监领导层已经被我们预定,能陪你钱组长的,只剩下一个甲字监区的管教队长,你爱问不问。

    刷!

    对方的脸色瞬间灰暗,皱着眉,问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冷笑,这踏马的,朱监刚刚介绍完我和陈倩的身份,热馍还没放凉呢,你倒好,问我是哪个!

    “江枫,t市异地互查小组成员之一。”

    “哦,原来是江队!”钱组长漠然点头,“这样吧,甲字监区肯定要由熟悉情况的人带着转,我看张区和你们去就足够了,朱监、赵政委她们还是向工作组汇报工作吧…朱监,你说呢?”

    针锋相对!

    一股阴寒味道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

    我冷笑,行,还挺叫嚣的,你强,老子就要更强!

    我也没有客气,转头对朱监说,“朱监,我身上带着任务,怎么着,您觉得跟这儿白白耗费功夫是不是很有意思?咱们到底走还是不走?”

    朱监都快哭了。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双方一见之下,无仇无恨却三言两语间便剑拔弩张!

    肥厚的嘴唇张了张又闭上,朱监愣是说不出一个字。

    渐渐地,钱组长的脸憋得紫红,就像煮熟的猪肝,声音也猛然严厉起来,“朱监,你是要耽误上级领导的时间么?是不是要我给候局打电话,让他亲自给你下指示才好使?”

    哟,哟!

    抬出背后大咖了!

    我冷笑,真是跌份儿,自己说话不好使,只能拽上领导当挡箭牌!你丫钱组长真心不是个人物!

    然而,你钱组长有候局做靠山,我江枫就没人了吗?

    那就大家都不讲原则好了,比比看,是你的能量大,还是我江枫更牛逼!

    轻轻咳凑一声,将手中李阳带给我的牛皮纸袋略略扬了扬,我开口说了一句话,“朱监、赵政委、方监、黄监、马监…你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主管的工作吧?我们陈科长说了,事无巨细,不怕麻烦,都需要诸位配合介绍情况!”

    停了两秒钟,我不待任何人言语,冷冷加上几个字,“你们,一个也不能少!”

    于是,钱组长愣了,他恐怕想不明白,我一个小小组员,明显不带职级的小兵,怎么会如此强硬?甚至他抬出什么候局长来也不好使?

    我看都不看丫一眼,只是盯着西京女监的几个领导,静待对方做出反应!

    意思已经足够清楚,来啊,站队吧!

    众人皆沉默,片刻后,马雨茗第一个打破寂静,向我莞尔一笑道,“好,江科,我正有工作要和你说说呢!”

    空山晚秋紧跟着表态,然后是方监。

    赵政委看了看面上早已怒气丛生的钱组长一眼,咬牙说道,“我和陈倩科长早就约好,钱组长,抱歉了!”

    “你,你们!”

    对方气得嘴唇发紫,保不齐立马就要昏倒。

    其他几名西京女监的高层、中层领导倒是没人再表态,但谁也没有向管教休息室方向挪动半个脚步!

    沉默中,实际行动的表态,远比说话来得更有力。

    搧脸,生生打脸。

    我心下大爽,不过,看到对面仇冉可这货一脸幸灾乐祸冷眼旁观的样子,便生出捉弄他的心思,开口问,“哟,这不是仇科嘛,正好,我听说你在西京市局主管安防监控这块工作,请你跟我们一起转转吧,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