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画风突变
    我便笑了。

    “朱监,您太客气了,我怎么敢指示您呢?您这是要捧杀我啊…”

    朱监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江队,是我们西京女监的问题,是我老朱的工作做得不到位…唉,您可不知道,刚才梁局骂得我这叫一个狗血喷头…”

    我打断她谄媚地献殷勤,转向陈倩问,“倩姐,您说吧,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计划,陈倩肃然开口。

    “朱监,进驻西京女监这几天,我们发现一些问题…当然,这些问题呢,可大可小…”

    朱监立马支棱起耳朵,额角上的皱纹都绽放出菊花残的风采,连声应着,“是,是呢!我们的工作肯定有不少做得不好之处,还请两位领导教育。”

    “西京女监的整体工作嘛…”陈倩竟然也学会说话卖关子,也许正所谓近朱者赤,看来她从我身上汲取不少‘优点’。

    “嗯嗯,陈科您指教!”

    “西京女监的整体工作,我们还是认可的!”

    呼~~~

    朱监和赵政委等人长出一口气。

    “不过呢…”陈倩浅笑着,拿足腔调。

    顿时,对方几人的脸又涨红起来。

    “不过,小问题还是有一些。”

    “对,对的,肯定有,肯定有!”

    朱监的胖脸上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布满汗水。

    我心中暗笑,果然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些话从陈倩口中说出来,显然效果不亚于我,甚至更符合时宜。

    “比如,在入监监区,女犯人中暑引发疾病,咱们西京女监竟然半天做不出任何急救反应!要不是我们江队恰好懂医术,是不是就会搞出人命?闹出大乱子?”

    “是,是…”朱监汗如雨下。

    “还有,调换监室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竟然还有女犯人作乱,你们甲字监区啊,管教的执行力太差,我看啊是时候好好整改一番了!”

    陈倩用上‘作乱’这个词,分量已是极重,我看到赵政委、方监几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就像吃了土一样。

    现场气氛便有些凝固。

    陈倩轻轻喟叹,话锋一转,“当然,责任也不全在西京女监!毕竟,调换监室的行动事发突然,狱警也是人,大家心理上没有完全做好准备,也难免…”

    朱监脸上现出泫然欲涕的那种感激,“是,是啊,难免,难免的。”

    陈倩笑笑,“其实通过这件事儿,也能展现西京女监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地方,所谓寸有所长嘛!”

    “啊?是吗?”朱监简直了,我觉得她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般,被陈倩随便一句话牵动情绪起伏,不过我却没有说话,等着看她是不是故意做出这种示人以弱的姿态。

    “嗯!”陈倩道,“空山晚秋队长反应及时,防暴队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迅速并且果敢!正是因为她们工作得力,才让这次监室调整顺利完成,没有出现大乱子,当记首功!”

    顿时,一众人等都看向空山晚秋,倒弄得她不好意思起来。

    “没错!”朱监迫不及待表态,“防暴队一直由我主抓,我曾经多次告诫晚秋队长…”

    陈倩打断朱监,“这件事儿我们互查小组认为做得还算圆满,就不下底稿上报了,剩下的,看你们西京监管局怎么处理吧!”

    “好,好!”

    “朱监,其他的事情我们现在先不提,接下来呢,我想在甲字监区转转,看看你们各处安防措施布置得怎么样!”

    “可以,没问题!”

    朱监满口答应,“咱们从哪里看起呢?”

    “随便走吧,劳作区、生产区、休息区、食堂、医务室…”

    于是,一行人开始在甲字监区走动起来。

    我却注意到,不少西京女监的高层、中层,脸上都带着狐疑之色。

    也许她们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商量出来的结果,我要执行的秘密任务,竟然是在监区里转转这么简单。

    还没走出几步,远远地,又有一行人出现,大概有五六个人的样子。

    马雨茗凑过来低声道,“江枫,那些就是西京监管局工作小组的人。”

    朱监看到对方,连忙快步迎上去,口中叫着,“钱组长,你们过来了?”

    我看到,对面有六个人,两男四女。

    两个男人年龄相对比较大,四个女性则基本在二十到三十之间,看来属于打下手帮忙的喽啰。

    其中一个男的走在最前面,年龄大概在四十五六岁上下,梳着大背头,应该就是朱监口中的钱组长,而另外一个男性,却是我认识的熟人---大虾米仇冉可!

    这货错后钱组长半步,一脸严肃,看见我也没有打招呼,就像根本不认识一样。

    我暗自好笑,心中骂了一句,玛德,这小子人模狗样,装蒜呢。

    不过却有些奇怪,仇冉可这家伙怎么摇身一变成为工作小组的成员了?难道说,昨天他跟着云科和陈倩下来西京女监,于是被人家抓壮丁,继续在工作组里听差?

    忽略这个疑问,我冲陈倩使个眼色,也迎了上去。

    “钱组长,为您介绍一下,这两位是t市异地互查小组的领导,这位是陈倩科长,这位是江枫队长。”

    对方看了看我们,点点头并没说话,却转向朱监问,“朱监,我们组昨晚紧急入驻你们西京女监,想必你知道为了什么吧?”

    “知道,知道啊!”

    朱监连连点头,“钱组长,听说你们是专程了解甲字监区监室调换情况的?”

    钱组长嗯了一声,道,“朱监,我呢,受局领导指派来西京女监,就是要认真、详实、完整听取你们对于甲字监区临时调换犯人监室事件的解释!”

    忽然之间,我从钱组长口中听出一丝不善来。

    不对啊,之前王队和我们说起工作组的时候,好像眉飞色舞,说什么对方昨天相当认可,还要将这件事儿作为典型案例上报西京市局、山溪省局,从中提取经验,说不定还要形成文案材料,作为西京女监的一项工作成绩…

    怎么着,睡了一觉,天就变了么?

    我更加不想着急插嘴,而是面上保持不卑不亢,不冷不热的笑意,我等着,等着这个钱组长自己揭开葫芦,拿出要卖给我们的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