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二碑
    之前,身为西京刑侦大队队长的大胡子张哥告诉我,据可靠线索,西京女监甲字监区藏有贩毒运输网络的核心头目,我便想当然认为,这样的人一定会藏毒甚至吸毒。

    可…

    我陡然惊觉,玛德,是不是从一开始我的方向就错了,我压根想歪了?

    谁说毒贩子自己一定会吸毒?那么,如果丫自己不吸,其在监狱里藏毒的行为,是不是显得很可笑?难道她就是为了赚取风险比外边大无数倍的高额利润么?

    然并卵,比起性命,她赚的这点儿钱又有什么用?她就不怕被狱警发现,从而将牢底彻底坐穿?

    何况,监狱里虽然充斥着各路魑魅魍魉,但吸毒群体的基数却并不大,比起其在外界贩毒的巨大利益,对方干嘛不老老实实将自己隐藏好,却非要铤而走险,赚这样的小钱?

    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恍惚起来,脑海里,迷雾重重…

    倩姐碰了我一下,“江枫,想什么呢?”

    “哦…”我回过神,面色冷峻下来,问胡敏,“胡敏,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江队,我并不认为西京女监,尤其甲字监区内部有人吸毒!我在这里也呆了有段时间,谁怎么回事,我自信还是比较清楚的。”

    对于胡敏的话,我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毕竟,作为甲字监区势力最大的大姐头,胡敏的确有资格如此自信。

    可,如果没有人吸毒藏毒,甚至那个田丽丽也不是需要关注的人选,不更加证实我的想法完全错误,以至于在最后一天必须给张哥交代的时候,断了线索?

    踏马的,我江枫丢脸到没什么,可辜负张哥的信任,甚至影响到最后破获大案,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去!

    我无言,不知道该如何接胡敏的话。

    三人再次沉默,我下意识将手中捏着梁局的名片拿起来看,却意外地发现,这个梁局身份,竟然远比我之前猜测还要高,人家并非是西京市局,而是山溪省监狱管理局的领导!

    怪不得朱监等人吓得快成傻逼了,人梁局牛逼啊!

    不过,惊诧之余我倒是很快释然,的确,也只有省级监管局领导,才能够得上陪贴身大秘下监区的身份。

    于是,这个小意外更让我确信,遇到事情的时候,千万不可想当然!

    连梁局是哪一级别领导干部都没猜对,我凭什么认定贩毒运输网络的大毒枭,一定会在西京女监干着藏毒吸毒的勾当?

    自己摇起头,我顺手打开老爷子特地让李阳送来的牛皮纸袋,也没想着背陈倩和胡敏,就那样打开。

    当然,我还是多少遮掩一些,并没有让她们俩第一时间看到袋子里到底装得是什么。

    我下意识的举动吸引两女目光,她们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看我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张宣纸。

    打开,上面写着两个硕大的毛笔字。

    二碑。

    我蒙了,老爷子几个意思,难道与我和陈倩在碑林偶遇,就和这个‘碑’字杠上了,没看上面还少了一撇,而且书法也是颜体。

    二碑!

    这两个字,到底几个意思呢?

    我相信,老爷子专程委托李阳亲自送字给我,绝不是为我解围这么简单。

    这两个字,一定有其深刻含义!

    凝神,我反反复复将二碑两字看了无数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这时,陈倩凑上来,跟我一起看老爷子的字,她只瞄了几眼,便开口说,“咦,江枫,这俩字…我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

    我一惊,顺口道,“倩姐,你胡说什么呢!”

    的确,倩姐怎么敢质疑的题字别扭?以老爷子深厚的国文功底,他的字怎么可能差得了?

    不过,陈倩的话还是引起我的注意,再次细看,还真别说,的确有些别扭!

    碑字没问题,气势宏大,笔法森然,绝对没得挑剔。

    可那个‘二’字,却有些古怪了。

    胡敏也凑过来,“江队,我同意陈科长的话,虽然我不懂字,但这个‘二’字,的确看着别扭,好像不够协调!”

    这下,我终于看出,二字的两横,间距明显过大,似乎中间再加上一横才更协调。

    可,那不就成了三么?三碑…我去,更想不明白了!

    胡敏喃喃道,“我觉得吧,二字中间加一横似乎更好看,那就变成三,三碑,三碑…真有意思!”

    见她和我的思路吻合,我便又问,“二碑没意义,三碑恐怕也不是老爷子的本意,可,碑这个字,又能和哪个字组词,并且显得有意义呢?”

    我没想明白,陈倩却在一分钟后忽然道,“江枫,如果再加上一竖,不就构成丰收的丰了吗?丰碑,对,老爷子一定想送你这两个字!”

    瞬间,拨云见日!

    我的心境豁然开朗,已经认定,百分之九十九,老爷子赠我的这两个字,其实是丰碑!

    他老人家是在鼓励我,激励我,让我好好干,成为司法系统,成为狱警这个职业上的丰碑!

    虽然现在我江枫做得远远不够,但他老人家有信心,终有一天我会在二字中间加上一横一竖,最终变成那个丰字!

    丰碑!

    老爷子对我的期望,真是太高、太重!

    终于,这两个字将我满腔豪情壮志再次勾起,猛然站起身,我压抑着低吼一声,“我,江枫,绝不辜负老爷子的期待和厚爱,等着吧,老子一定要树立属于我自己的丰碑!”

    …

    这个插曲过去,我的心境总算归于平静。

    同时也仔细思索起来,为什么我一下看不出二碑两字有什么不顺眼的地方,而陈倩和胡敏却能很快发现?

    看来,还是想当然的情绪在作怪,因为我从来没想过,的题字竟然会有‘毛病’!

    以此类推,我认定贩毒运输网络的重要头目会在监狱里藏毒甚至吸毒,根本就是大错特错,我需要重新梳理思路!

    站起身,我在管教休息室来回踱着步,问胡敏,“胡敏,你是不是认为田丽丽不可能藏毒吸毒?可,难道她不在监狱干这些违法勾当,就代表她已经洗心革面和毒品不再有关系了吗?”

    驻足,我沉声又问,“如果田丽丽身上嫌疑并非最大,那你说,谁最有可能和毒品产生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