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乱,梳理思路
    “没错!”我当即表示的确是这么回事儿。

    “那么江队,如果咱们想得再深远些,对于更高级别的、、这些,你怎么看呢?”

    “你是说?”我有点儿没有猜透她话里的意思。

    “它们的颜色应该是白色或者无色,和铁屑不一样,没错吧?”

    “对!”

    “江队,您能想到通过铁屑藏毒,是因为颜色相近,状态相近,那么为什么不能从和这些高级毒品同样色泽、状态的东西上着眼呢?”

    我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对啊,玛德,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你是说?”我还是追问一句。

    “我的意思,既然我可以做到收集铁屑私藏,从而偷偷做实验,那有些人是不是也可以通过私下藏些面粉、白糖、食言这些东西,用于混淆毒品?”

    我,第n次对胡敏刮目相看!

    这一刻,我甚至觉得胡敏的智慧不在姚静之下,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这个女人,脑子太快了!

    凝视对方半晌,我忘记烟灰已经燃烧到过滤嘴,直到始终没有说话,静静听我和胡敏对答的陈倩扯我胳膊,才发现差点儿烧到手指头。

    “胡敏,这么说吧,我的时间不够了,今天,我必须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得到结果!为什么这么急迫你不要问…可是,就算我想到,并且也断定有人会利用面粉来藏毒,这么短的时间我该怀疑哪个?唉…甲字监区好几百号女囚,我特么没头绪啊!”

    胡敏笑了,“江队,你是没头绪,但我也许可以帮你啊!投桃报李,只要你江队真心帮我,我胡敏这条命,算是卖给你了!”

    我心中大喜,嘴里却说,“什么卖命不卖命的,现在是新时代新社会,江湖习气,快意恩仇那一套不能提。”

    “好,不提,不提!”

    胡敏脸上罕见地露出笑容,“江队,甲字监区虽然有几百名犯人,但您或许已经知道,大姐头只有三个人,包括我!”

    我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江队,追随我,或者我能影响的上百名女犯人,我胡敏可以保证,她们和毒品全都没有关系,至于我是怎么敢于确保这一点的,就没必要现在和您解释了吧?”

    “没必要!”我表示首肯。

    “另外两个大姐头,她们手下的犯人没有那么多,大概每人只有四五十个,除了这三拨势力,剩下的那些中立的犯人,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属于散兵游勇,因此不可能有那么大能量做藏毒贩毒的事,因此,这些人都能排除!”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盯紧另外两名大姐头,就能找到突破口?”

    “不用两个人都死盯!江队,我了解她们,其中一个属于经济犯,她身边聚拢的那些女犯人也大都是行贿受贿,经济上不干净进来的,群体特征非常鲜明,因此这些家伙又可以排除!”

    我的目光顿时亮起来,“这么说,只要盯紧唯一的那个大姐头就行了?”

    “不,她不可能和毒品有关联!”

    立马,我再次被胡敏的话搞迷糊了,说来说去,甲字监区不就没人涉毒了吗?

    见我愣神,胡敏浅笑道,“江队,这个大姐头不会和毒品有关系,我是能够拍着胸脯保证!但她手下的四大金刚,却不好说了…”

    我似乎有些明白,不过还是示意胡敏继续解释清楚。

    “江队,我的人和那个经济犯的人,我们这两拨的群体特征很清晰,因此,都是大姐一个人说了算,就是一言堂!只有刘金花那群人,鱼龙混杂,除了她是大姐头之外,手下还有几个颇有势力的家伙,合称四大金刚!”

    胡敏继续解释,“刘金花因为犯故意伤人罪入狱,为人虽然蛮横,做事不讲究手段,却有一条好,就是仗义,对毒品没有任何好感!因此她手下也聚拢四十多个女囚,不过,那些家伙相对而言性格凶狠,所犯下的罪名也五花八门,所以,虽然人数最少,但却能和我们另外两拨势力形成抗衡,丝毫不落下风…”

    我便明白了,为什么胡敏说可以帮我,看来有她进行初步筛选,的确可以将怀疑的范围缩到最小!

    事实上,由于我本身就在女监工作,因此十分清楚,有时候管教所掌握的情况远比不上狱中有势力的女犯人。因为她们朝夕相处,比起轮班上大值的管教看到的更多,了解得也更细致…

    此刻,我已经从胡敏的话里听出,她重点说到刘金花手下所谓四大金刚,其中一定有和毒品有关的主儿。

    略略沉默,片刻后我问她,“说说吧,四大金刚是怎么回事?她们中谁的嫌疑最大?”

    胡敏点头,“张燕,因为拐卖妇女儿童获罪入狱,为人阴毒。李小英,伙同情人,谋杀丈夫未遂,被判刑十年,已经服刑六年,去年从丙字监区转监过来。陈涵,入狱前是造纸厂的工人,后因为偷盗贱卖巨额国家财产,潜逃多年后被捕。田丽丽,入狱前是西京南郊有名的瘾君子,在戒毒所强行戒毒后关押在西京女监,她的罪名主要是聚众吸毒,并且传播贩卖毒品!”

    我的眼睛,瞬间立睖起来。

    “田丽丽?!”我几乎蹦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与此同时,陈倩也兴奋得紧握拳头,“对,这么说来,如果江枫判断没有问题,甲字监区的确有人藏毒,那这个田丽丽的嫌疑最大,是不是这样?”

    我和陈倩十分期盼,甚至于目不转睛地盯着胡敏,希望从她嘴里说出那个‘是’字。

    然而,胡敏却沉默了。

    皱着眉头,良久后问我,“江队,我想啄巴一句,为什么您认定西京女监里,尤其甲字监区一定有人藏毒吸毒呢?而且从您话里的意思,好像她们还属于小团伙,并且一定是女犯人?这个…”

    她没说完,我却从胡敏的话里听到一些异样来。

    似乎她并不确定女囚中有人藏毒吸毒,而且如果有,为什么不会是管教?

    我开始冥思。

    对于胡敏的反问,我突然觉得有必要好好将思路梳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