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同仇敌忾
    也许我的话对她来说就是沙漠甘泉,就是仙乐纶音,这下,胡敏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着我,她口中啊啊地说不出一个字,泪水却如同断线菩提子,哗哗啦啦流了满身。

    叹息一声,我掏出面巾纸递给她,“胡敏,我和你也算不打不相识,本以为你和藏毒、吸毒有关系…现在看来,我好像错了!当然,我希望自己是真的错了,你胡敏并没有如此龌龊歹毒。”

    吸了一口烟,将灰烬弹在地上,我又道,“胡敏,让我帮你可以,但我希望自己帮的是一个有良知,没有造下大孽,没有犯下大罪恶,知道悔改有融于社会的人!我不会帮着一个作恶多端的家伙,做那些倒行逆施助纣为孽的勾当!”

    她哭得更凶了,不断点着头,“呜呜,我,我不是…江队,我说的都是真话啊!不信您可以去查,去调查我们家啊…”

    说到这里,胡敏猛然起身,在我没有明白她想要干嘛之前,三两步冲到我面前,扑通一下,双膝跪倒。

    我惊了,“你,胡敏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

    我试图伸手搀扶对方,她却紧紧抱着我的腿不肯起身,放声痛哭。

    “江队,呜呜呜,江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爸爸…只要你能洗刷我家的冤屈,让老父亲最后的人生岁月能活得有尊严、有自由,我,我胡敏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当牛做马,十世千年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我苦笑,运力掐住对方的腋下,将她娇小玲珑的身子拎起来。

    “你先不要这么冲动…说说吧,你的对头都是谁?胡敏,我似乎记得你也是山溪省人氏,家住在周市?”

    “不是周市,是乾县!”

    “什么?”

    我失态地叫出声,“胡敏,你说你家住在乾县?”

    “对,怎么了江队?”她被我的喊叫吓了一跳,满面狐疑看着我问。

    “没事儿,哦…没事儿,就是没想到你的乾县口音一点儿也听不出来!”

    “嗯,我后来曾经努力参与集团的业务拓展,和五湖四海的客户打交道,因此说话方式和发音更趋向于普通话。”

    怪不得呢!

    我暗忖,难怪我没有听出胡敏有西京或者周边地区的口音,人家早就改说普通话了。

    然而,让我惊异的并非胡敏口音,而是她说自己家族企业所在的城市!

    乾县!

    条件反射般,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胡敏的对头,说不定和我的死敌是同一伙儿势力---乾通水处理集团!

    我盯着对方,沉声问,“胡敏,迫害你的势力,是不是乾通集团?”

    “啊?”

    胡敏差点又跳起来,不过,这次她的脸上并非只有惊讶,而是还带着一丝警惕。

    我便解释,“胡敏,你家既然在乾县,那么按照逻辑,和你们家族打交道最多的,也应该是乾县本地,或者西京以及周边地区的企业。而你们家干了不止一个化工厂…那么,既有势力能够巧取豪夺别人资产,又从事化工行当的,除了乾通集团我实在想不出乾县还有第二家!”

    胡敏脸上的警惕色稍稍淡去,她又追问我道,“江队,即便如此我还是要问,你又是怎么知道乾通水处理集团的?毕竟,他们也只不过是一家上市公司罢了,除非你专门研究过对方资料,并且和他们打过不止一次交道,否则,你绝不可能在我还没说出答案的时候,已经猜到我的仇家很可能是哪个!”

    我便颔首,承认胡敏的分析完全正确,同时心中对胡敏也有了更为深入的认知。

    我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一般,她不简单啊!

    “胡敏,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知道并且一直在注意乾通水处理公司,但我却能明白无误对你说,我江枫和他们乾通集团,我们双方,仇大了!”

    我并没有想瞒着胡敏,我很清楚,以她甲字监区大姐头的身份,只要花些功夫就一定能调查清楚我的情况。

    同时,我也不怕告诉胡敏我和乾通是死仇,因为我相信,乾通方面应该早已知道我江枫在搞他们!不然,那些街头杀手又是受谁指派?我一度怀疑是不是韩阳在暗中搞鬼,但现在想来,乾通方面的嫌疑一点儿不小,甚至更大!

    因此,我对这个水处理集团的仇视态度,完全不用藏着掖着,我根本不怕放到明面上。

    “江队,你,你说的都是实话吗?你没有骗我吧?”胡敏期期艾艾地问着我,想看看我会怎么回答。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么?胡敏,难道你现在脑子秀逗了?请注意,我说出乾通水处理的时候,你并没有告诉我这个企业是你仇家,对不对?我猜到并且我承认,这与你说出来,而后我再转变口风,顺杆爬能一样吗?”

    她不再言语,似乎在仔细回忆我刚才的表现以及和她之间的说话次序。

    良久之后,胡敏点头,“好…反正我也没得选择!江队,我就信你一次!”

    我摇头,“胡敏,没得选择这话不好听!你完全可以换个说法---把宝押在我江枫身上,赌一把命运!”

    “好,就按你说的,赌一把!”

    我笑了,“现在,我和你有共同的敌人,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所以,你也不用说什么做牛做马报答我十世千年这种话,反正我也要收拾他们…”

    “不,江队,不一样!我一定要谢你,如果能够让迫害我胡家的歹人得到应有惩罚,我胡敏一定会永生铭记江队的恩德,我,我给您供奉长生牌位!”

    胡敏辩解、否认,却没有解释,为什么不一样。

    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好家伙,长生牌位…我特么受得起么我?

    尽管能体会胡敏心中的感激,我还是连连摇头,“别瞎扯淡,不许搞这些封建迷信…好了,你说吧,你收集铁屑,到底想要干什么?”

    终于,话题还是被引回到这个我始终如鲠在喉的地方,我了解到胡敏的身世,清楚她的仇人是谁,甚至还听她说起出狱后的极端想法…

    然而,铺垫一溜够,却始终没有说到关键点,为什么她们会收集这些铁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