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错在哪里
    胡敏的情绪,在我这句颇有深意的话中猛然被激发到沸点。

    她站起身,身体微微颤动,就像得了疟疾打摆子。

    我伸手冲她示意,“胡敏,你坐下,坐下听我说。”

    陈倩也在一旁温声劝着,“胡敏,你的案子如果真有冤情,我们可以施以援手帮助你…现在,还是先坐下好好说话。”

    胡敏坐下,看着我,泪水刷刷流淌。

    我沉思,片刻之后问她,“既然你有这么大冤屈,为什么不申请翻案?你手里有证据嘛?”

    “江科,我当然想过翻案…唉,可是您应该清楚,我现在待在监狱里出不去,老父亲无依无靠被他们控制,如果我鱼死网破和对方死磕,那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爸啊!”

    我无言,承认她的话的确是实情。

    甚至想,如果换了我是她,恐怕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闷声忍了这口恶气,直到自己出去以后再报复。

    世事…艰难!

    见我不语,胡敏喘息着,又说,“由于见到太多尔虞我诈,并且和那些恶势力常年打交道,我的心智远比同龄人成熟多疑…进到西京女监,我的表现还不错,获得过两次累计八个月的减刑,队长说了,这次我还可以申请记功换减刑,如果顺利,我的刑期将再次削减半年左右,我只需要再服刑一年多就能出狱了。”

    “嗯,不错!”我淡淡说了一句,等着胡敏继续。

    “江队,我忍着,我极尽所能耍手腕,渐渐在我们甲字监区有了一些威望,被姐妹们尊为大姐头,有不少人追随我…”

    我插话,“胡敏,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她惨笑,“江队,我不相信您猜不出来!”

    略略凝神,我的面色肃然起来,“胡敏,难道说,你这样做不仅仅为了让自己在监狱里过得好一些,更主要的,是想收拢一些助力,以后出去监狱,可以借助这些刑满释放犯的力量报复对方么?”

    “对!”胡敏回答得斩钉截铁,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江队,我就是要报复那些人,要让所有欺辱我们父女的恶势力全部消亡,要让他们死,统统干死,一个也不得活!”

    我的心,咯噔一下!

    这个胡敏,心中的仇恨未免太大了!

    站起身,我慢慢来到胡敏座位前,再次点上一支香烟。

    两人目光隔空相撞,胡敏一点儿不让看着我,眼中充斥着不干和委屈!

    叹口气,我问她,“一定要这样做吗?胡敏,当你刑满释放,有机会重新做人获取新生,干嘛还要再去做那些触犯法律甚至搭上你青春和生命的事情?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胡敏,按照你的说法,二十出头入狱,现在服刑五年只不过二十六七岁,就算一年以后你出狱,也还不到三十…人生的道路才刚刚开始,你干嘛非要有这种极端的思想?唉,冲动是魔鬼,我劝你还是打消这样的念头吧!”

    她忽然哭喊,“江队,你,你说的什么话啊,我问你,要是你是我,你能放过那些人渣么?你要不要出这口气?还有,你说不要为此葬送我的青春…可,我胡敏还有青春吗?我最好的年华都在监狱里渡过,孤独着,痛苦着,心里还要牵挂老爹,呜呜呜…你说,换了你,能饶了他们吗?”

    我一下子被噎住,实在不知道和她说什么。

    是啊,事情没有落在我江枫自己身上,我却对别人不疼不痒的劝告,怎么可能有效果?

    胡敏说的对,如果是我,说不定早就拿刀砍了那些祸害,然后…该死球朝上!

    尽管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但我却明白,不但自己不能这样冲动,更不能将这种念头灌输给胡敏,她的选择,肯定错了!

    可,到底错在哪里呢?

    我们国家的法制不健全么?

    的确,我承认,法律终归是人制定的,所以不可避免需要不断修正。

    但,并不是我们一个国家法制不够健全,世界各国都一样,没看米国动不动修改宪法,修改刑法么?甚至五十个州,每个州还有自己的州法…这么说起来,他们的标准更不统一,能够被犯罪分子钻的空子更大!

    尼玛,前些年欧洲不是有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拿半自动突突了上百人,造成七十多人伤亡,最后被判刑2700年,我特么就呵呵了,这种人,百死不足以赎罪,却特么还要关在监狱里,花纳税人的钱养老,他们的法制就健全了?

    我无法和胡敏说这些,我一个平头小管教,她一个还在服刑的犯人,也说不着法制建设这么大的概念,心就有些焦虑。

    毕竟,我虽然同情她,也存着快意恩仇的心思,但我却知道,如果她执意这样想,并在出狱后付诸实施,那可就绝对错了,大错特错!

    半晌,我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的心情我理解,你们胡家的遭遇我深表同情…我现在找不出什么话来说服你,但我却知道两句真理,你要不要听?”

    “江队,你说!”

    “第一句,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欺辱迫害你的人,他们终归没有好下场!”

    胡敏没说话,我明白,她并没有听进去。

    “胡敏,第一句话听得太多了,所以你可能有些麻木,但我还是希望你静下心的时候好好想一想…另外还有一句,请你认真听。”

    “嗯。”

    “胡敏,记住,永远不要用别人的过错来买自己的单!你真的犯不上!”

    这句话,我猛然提高嗓门,就像在管教休息室里炸响震慑心灵的春雷!

    “不要,用别人的过错为自己买单…”

    胡敏喃喃着重复我的话,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对,你不要这样做,哪怕你是受害者!”

    “可是…江队,难道只能看着那些坏人逍遥法外却什么也做不了么?难道就让我和父亲这些年的冤屈白受了么?”

    “当然不!”

    我的脸上现出肃然神情,浮出几许真诚。

    “胡敏,如果你相信我,可以把迫害你家庭的势力,那些人名,统统告诉我…如果核实你说的没有假话,我想,我说不定能帮你做些什么…”

    顿了顿,我又道,“除魔卫道,而且不触犯法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