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彻底颠覆
    “江科,是要慢慢说,这话说起来就太长了…”

    胡敏的脸上忽然闪现一丝痛苦,低下头,再抬起的时候,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里,早已含满泪水。

    我一惊,强忍着问她的冲动,沉住心神默不作声。

    “江科,我出生在一个殷实家庭,我妈妈死得早,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

    泪水忽然从胡敏眼中滑落,我真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当过兼职演员?

    好吧,我姑且相信她的话,因为我很容易验证,胡敏的身世是否像她现在说的一样。

    “江科,在我快成年的时候,父亲的事业达到如日中天。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他是学化工出身,我们家也一直经营几个化工厂,生产一些化工制品供应国家和社会上的各个企业。”

    “嗯!”

    我点头,表示这个信息我已经掌握。

    “后来…唉,我二十岁那年,家里突然出现变故,一夜之间,我父亲的企业严重亏损,并且因为违约,将所有资产全被抵押还账…”

    我有些吃惊。

    因为按照之前我了解到的情况,胡敏家境很好,并非像她说的那样,家族企业早已完蛋了。

    看来这其中有很大隐情啊…

    我不置可否,注意力全被胡敏吸引。

    “江科,不到一年的光景,父亲名下的资产几乎全都抵押出去,我们甚至连一间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唉,说起来我就恨,那些欺辱我们,设计陷害我们的人,不但巧取豪夺占有我们胡家的资产,而且还继续让我爸爸当法人!”

    她开始泣不成声,“江,江科,呜呜呜,我们委屈啊,冤枉啊!您想想看,做为法人,就要为企业的一切行为负责!我爸那时候手中持有的股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却要作为主要责任人承担一切债务和罪名!唉,那算岁月,对我们胡家来说,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我点头,表示理解。

    这一点我明白,企业法人是经济纠纷中第一责任人,如果对方手段高明些,那么一切罪责可能都会落到胡敏老爸头上!

    也就是说,对头可以利用胡敏父亲的企业做一些违法勾当,获得的暴利和胡家几乎没有关系,而一旦出了问题,自然由胡敏老爸顶缸!

    不得不说,人家这一手玩的漂亮!

    “后来终于出了大事!董事会,也就是我家的对头,将一切责任都推到我爸身上,而那些文件,也的确是我父亲在他们逼迫下签署,因此,检察机关认定我爸要承担主要责任!”

    胡敏呜咽,良久又道,“好在之前我多了个心眼儿,提前将自己安排成为执行总裁,所以,那时候我站出来,替爸爸接下一切罪名…呜呜…江科,你不知道,我爸那时候已经半身不遂,他怎么可能签字?都特么是那些该死的家伙抓着他的手按手印啊!”

    我没话了。

    如果胡敏说的都是实情,那么,有些人真是人神共愤,该死不得活!

    “江队,后来公诉方考虑到我父亲实际情况,二审裁定他已经没有能力做那些决定,因此我便被推出来,成为所有罪名的承受方!唉…就这样,我被判了八年有期徒刑,已经服刑五年,现在还有两年多…”

    我问,“胡敏,不对吧?你的卷宗上,写的罪名可是组织妇女****以及聚众赌博!这和你刚才的话好像有些出入!”

    “嗯,没错,的确还有这些罪名!我承认,除了企业经营上的纠纷,我还…唉,江队,您想想,如果仅仅是经济纠纷,我至于被判了八年这么久吗?”

    “那?”

    “江队,你可能不知道,在我父亲将化工厂抵押给对方之后,他们根本没有沿着我胡家原来的创业思路经营,而是除了继续打着胡家的旗号骗取客户信任,非法牟取暴利,而且还利用化工厂地处郊外的便利,将工厂内部进行重新改造,并且组织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以我们企业员工的身份看场子,暗中却干着聚众赌博以及组织妇女****的勾当…唉,那段时间,我活得生不如死,知道迟早要出事,却因为父亲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上,不敢告发…所以江科,我家做的的确是化工行业,犯下的主要罪责,却是因为赌博和****…”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胡敏在我起初质问她的时候,情绪那么差!

    如果,我是说如果,她所说一切都是实情,那么胡敏案的确存在需要重新审核的意义。

    我的胸中腾起怒火,姐夫不就是被别人欺负了,被人家害了么?

    因此,对于这种自己犯下丑恶罪孽,却找替罪羊顶缸的人,我特么可谓深恶痛绝,恨不能将其一个个揪出来弄死!

    再次点燃一根香烟,在胡敏的哭泣声中,我和陈倩沉默着,喟叹着。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可,每个家庭又有着各自实际情况,都需要咬着牙将这本难念经书,一页页、一天天不断念下去,翻到最后一页,直至生命消亡!

    所以说,生活,别无选择,只有抗争和奋斗!

    只是,我有机会为自己的生活不断努力拼搏,胡敏这些犯人,却没有这么好的命!

    我不能说胡敏完全被冤枉,她们家导致今天这一步,胡敏一定有责任!

    她不是说父亲有把柄攥在对方手上么?如果不是违法乱纪,她何至于不敢去告发呢?

    退一万步,就算曾经错过,需要为那些过错负责,但总好过像今天这样不可收拾,落得身陷囹圄的田地吧!

    所以,犯了错,及早面对,亡羊补牢总好过永远不去补!

    此刻,我并不想追问胡敏她爸爸到底犯了什么过错,以至于被仇家一辈子拿捏欺负。

    我没有那么大精力,我也不是神,不可能什么都伸手去管。

    过了片刻,我终于开口道,“胡敏,你的情况我知道了,但,你说的这些,又和你们私藏铁屑有什么关系?你现在认真回答我,老老实实,不要有一字隐瞒。”

    我一字一顿,“胡敏,如果刚才你所说都是真话,那我,对你家的遭遇表示同情…甚至于…”

    “甚至于什么?”她听出我的话外音,眼神顿时亮了起来,“江队,是不是你会为我出头?洗刷我们胡家这些年所受冤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