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以父之名
    朱监都快哭了。

    赵政委、方监、黄监和马雨茗、空山晚秋这些并非直接当事人,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而那几个始作俑者,谭监、黑区和王队,差不多都快要瘫倒在地上了吧!

    也许她们会以为我单独和李阳说话,正是要在背后狠狠插她们一刀,令其万劫不复。

    然并卵,我并不想真的收拾朱监她们,怎么说呢,不是我江枫装逼,实在是踩这些人,对现在的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哥们也没有那种怪癖嗜好!

    要不是她们惹到我头上,老子屁憋的跟这儿没完没了?

    有这勾心斗角的功夫,我还不如赶紧挖出潜藏在西京女监的那个贩毒运输网络核心头目呢!

    我,只不过借着李阳的到来吓唬吓唬朱监等人罢了,有时候,血气方刚不代表胸大无脑,但,心中这口恶气还得出!

    我说完,立即拿眼瞟了陈倩一眼,似乎示意她赶紧有所反应。

    陈倩没明白,只是条件反射问了我一句,“江枫?怎么…”

    “哎呀,对了,我突然忘了后面时间紧迫…李哥,算了,真没工夫和您念叨什么了,东西给我吧,我这儿着急呢…”

    我就像被陈倩的反问提醒,同时的确手里有十万火急的案子需要立即处理。

    尤其,我的表情也装得恰到好处!

    然而我的心中却略有不爽,骂了隔壁的,是不是我江枫心地太善良,为人太圣母,明明西京女监这些家伙得罪哥们,我却还要反过来帮她们擦屁股了事…

    李阳看着我,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小枫,真的没事儿?”

    “没事儿,没事儿!”

    我笑着,快步走到李阳面前,“我说哥,东西赶紧给我吧,真是要忙呢!”

    “哦…”李阳再次看看我,忽然笑了,“我就说嘛,我兄弟还能有人敢欺负?哼~~~”

    递给我一个牛皮纸包好的小包裹,李阳握住我的手,“那行吧,东西呢我已经带到,亲手交到你手上了,哈哈,别回头跟老爷子那里说我办事不利啊…小枫,那你先忙,我走了!你的意思我一定带到…保重!”

    说着,李阳重重捏了我的手两下,根本没看任何人,只是冲梁局点点头,“梁局,有劳了!”

    转身,大步流星走去。

    梁局急忙跟上,却在即将转身之际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江枫同志,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尽管和我联系,哈哈,我老梁二十四小时开机恭候!”

    梁局和我握手,又冲朱监等人哼了一声,匆匆追着李阳的脚步离去。

    呼啦啦,禁闭室稍微有点儿身份的主儿几乎全都跟上,众星捧月一般拥着李阳和梁局,很快便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良久,我才转身,对没有跟上去的陈倩和空山晚秋道,“走吧,我们也别跟这儿呆着了…唉,熏死我了!”

    继而又问空山晚秋,“晚秋队长,这个胡敏能不能提前结束关禁闭,我有任务需要她协助!”

    “可以,没问题!”空山晚秋回答得异常干脆,看向我的目光里,满是…柔情!

    我想,莫不是经过今天这一幕,空山晚秋也对我有想法了?

    “好,那就麻烦晚秋队长去补手续,我先带人去管教休息室?”

    “可以,江科你别管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于是我招呼胡敏,“走吧?还愣着干啥?等着生蛆啊?”

    …

    再次来到管教休息室,我打发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陈倩和胡敏。

    翘起二郎图,我抱怨道,“倩姐,这禁闭室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哎,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累得我腰酸背疼…回去你可得给我好好揉揉?”

    “胡说什么呢你!”陈倩满脸羞意,瞪我一眼,又看看胡敏。

    显然她是因为胡敏在场,从而不愿意我说话太随便。

    我笑道,“对对,是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呢,是我找个中医推拿师傅,费用嘛,您得给我报销…”

    “你还说!”

    陈倩更挂不住了,我这是越描越黑的节奏啊。

    我笑笑,不再和陈倩打趣,示意她关好管教休息室的房门,这才转向一边手足无措坐得规规矩矩的胡敏,说道,“胡敏,我们打的赌,我没输吧?”

    “嗯嗯,江队您没输,早就赢了!”

    “嘿嘿,既然如此,我想,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该说的话,就不要我一句一句问你了吧?”

    胡敏看向我,又瞅了瞅陈倩,表情有些犹豫。

    我摇手,“别看,有什么好看的?我让你说,就表明倩姐能够听!懂吗?别再跟我玩心眼!”

    倩姐瞬间便被我感动,她拉了我一把,“小枫,要不我出去吧,这样你们说话更自在些…”

    “不必!”

    我皱起眉头,“倩姐,我刚才的话你难道没有听到么?让你听你就听,在我江枫这里,对你陈倩没有任何秘密,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好了,快坐好听仔细喽,省得事后我还要费二遍口舌再对你讲一遍!”

    陈倩无奈,只好坐下。

    我便对胡敏道,“讲!”

    胡敏没有再表示反对的意思,沉思片刻问我,“江科,我猜测,您认为我们私藏那些铁屑是和藏毒吸毒有关系,是不是这样?”

    “难道不是么?”

    我见胡敏直入主题,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承认,“胡敏,别告诉我你们私藏铁屑和毒品没关系!我江枫既然这样问你,就一定有我的根据,老子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说着,我双目如电,狠狠盯着胡敏!

    我想,在我表现出如此强悍能力之后,她胡敏肯定已经清楚我绝非善类,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而且,一旦欺骗我,却被我察觉,后果绝不是她能轻易承担!

    胡敏摇头,目光显得十分真诚,轻声说道,“江队,我以父亲的名义发誓,我下面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骗您,请你务必相信我!”

    “哼!”

    我冷哼一声,“骗我没骗我,需要通过事实验证!行了,胡敏你说吧!”

    我再次点燃一根香烟,将烟雾从口中、鼻腔里慢慢吸入、喷出。

    于是,在云山雾罩里,我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令胡敏看得不那么真切。

    “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好好消化你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