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一言生死
    省委来人!

    我的心忽地一沉,同时又充斥着阵阵温情!

    我曾想过老爷子不会对我的求助不管不管,但却没有猜到他的出手如此霸气、直接、毫不拖泥带水!

    直接就是派人来,不过,他会让谁过来为我拔怆出头呢?毕竟,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接了马雨茗的电话。

    “啊?你,你说什么?省委?”朱监的胖脸上,肥肉突突跳动,我不能判断是不是属于面部肌肉突发性痉挛。

    赵政委接了一句话,“省委?小田,你不会听错了吧?是卫生委还是生计委?你,你可不敢什么话都乱讲!”

    我暗笑,赵政委你是吓糊涂了吧,卫生委和生计委这时候来你们西京女监干毛?脑子都吓坏了…

    “听错什么?这位同志啥时候乱说话了?”

    随着一个威严的男声,我看到,禁闭室大门处所有人等全部闪开,现出几个新面孔。

    不过,其中却有一个熟人,山溪********,老爷子的生活秘书,李阳李哥!

    说话的是一个长着国字脸,身材中等四十来岁的男人,他的架子很足,仅仅往那儿一站,便有种蔑视苍生的威仪。

    我心道,这也是个大人物啊,就是不知道对方何许人也…

    “啊?梁局,梁局您怎么亲自来了?”

    朱监就像屁股上坐着火箭,以我根本想象不到的速度飞蹿过去,眼前肉球闪动,人已经在分秒之间来到对方面前。

    我注意到,随着这个国字脸梁局的出现,西京女监上上下下一众人等全都…

    刷地一下,脸色大变!

    绿了!吓绿!

    我沉住气,暗想,这位恐怕至少也是西京监狱管理局的某个副局长,不然,朱监她们何至于老鼠见猫似的吓尿?

    “哼,朱监,你好,你很好啊!”

    梁局哼了一声,却转向李阳笑着解释,“李秘,这位是我们西京女监的一把手监狱长朱监,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向她吩咐。”

    朱监的汗,如同刚刚从跳台跳水的泳池里爬出,遍布肥脸。

    我明白,以她察言观色的本领,一定能看出能让梁局点头哈腰招呼的人,绝不是什么小喽啰。

    李阳却笑了,“梁局,这是你们司法系统内部的事情,我呢,怎么敢谈指示不指示呢?您啊,这是要让我犯错误,消遣我吧?”

    梁局有些讪讪地,“哎呀李大秘,我哪儿敢消遣您啊…哼,朱监,你给我出来!”

    李阳摆手,“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我呢,就是受老板委托,转交江枫小兄弟一个东西罢了…梁局,省委这边绝没有插手干涉司法系统内部工作的意思,现在中央三令五申,我们可不能做越界的事儿…”

    听到李阳的话,西京女监这些人…我能说她们差不多全都在浑身颤抖,打着哆嗦么?

    省委?秘书?而且梁局亲自陪着前来!

    还用多介绍吗?

    甚至于,李阳李哥亲口承认,他来这里,就是专门送一件他‘老板’的物品给我,那么,我和省委某位大咖的关系,又会怎么样呢?

    李哥说完,冲我点点头,也不再理会梁局和朱监,略略皱了皱眉头,“江枫,你怎么个意思?这地方呆的还习惯吗?我看啊,好像条件不是很好嘛!”

    我暗笑,何止不是很好,简直就是好得跟鸡毛一样!

    不过却同时感慨,还得说人家李哥是老爷子身边的大秘,就是会说话!

    只一句,便直入主题,点名他已经将我目前的处境完全看在眼里了。

    全场静默。

    所有人都看着我,甚至朱监、赵政委等的眼中满满装载着哀求。

    我明白,自己下面的回答,我的一句话,说不定就能决定她们这些人的仕途!

    一言生,半句死!

    我笑了,“李哥,啥东西还要您亲自跑一趟呢?您也看到了,我这里的条件不是很好…来这种地方,有污你李哥的视听。”

    梁局倒是脸色平静,不过却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和李阳说话,目光中闪过揣测、狐疑…反正各种复杂。

    他恐怕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t市沙山女监狱警,竟会表现得和山溪省第一人身边的大秘如此随便…

    我,到底是什么来头?

    至于朱监、赵政委还有马雨茗她们,我不用看也知道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少贫嘴!”

    李阳瞪我一眼,“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遇到困难了?老板交代得很清楚,一定要我亲手将这个东西交给你…小枫,有什么话尽管说,不要有顾虑!”

    再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她们的命运,正等我一言而决!

    我默然片刻,在众人可怜巴巴的目光中,终于开口道,“李哥,我这里条件虽然艰苦点儿,但却有助于办案…嘿嘿,我是不知道您要过来,要是早知道啊,肯定出去迎你了!”

    呼~~~

    所有人长出一口气。

    李阳却又问我,“小枫,我怎么听说你被人关起来了?哦,当然,也许是我听错了吧,你怎么会被关到西京女监呢?这里是关押女犯人的地方,轮不到给你安排单间吧?莫非…”

    他再次环视禁闭室,“莫非,她们把你关在这里?嗯?”

    嗯这一声,我觉得在自己耳朵里就像仙乐纶音,而我也能想来,在朱监、谭监这些心中有鬼的家伙听到,肯定比得上十八层地狱,来自阎王爷的哼哼。

    我便有些奇怪,好像李哥比我还要不依不饶!

    嘴里说着不干涉司法系统办案,但这种不干涉所带来的威压,完全比直接下指示还要凌厉百倍。

    难道说,李哥有想法?想要借着我被关禁闭这件事儿做文章?

    顾不上细细思索个中缘由,我笑道,“李哥,你说的哪儿的话?也不想想,以我江枫的为人…嘿嘿,她们哪个敢关我呢?好了,东西给我吧,下面还有案子要办呢!”

    我的态度就像一支强心剂,让西京女监这些娘们直接回魂。

    然而,紧跟着我却又说了一句话,再次把众人的心,从刚刚放回的胸腔,重新扯到嗓子眼。

    “行了李哥,我出来和你说几句话吧,有些情况说不定还真有必要和您当面唠叨唠叨,或者您回去跟老爷子约一下,就说我江枫会抽空去看望他老人家,当面做汇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