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hold不住了!
    “什么?你…”

    ‘不行’这两个字令朱监几乎怒不可遏,她那张大饼子脸就像被人一屁股狠狠坐了一下似的,气得更加圆且宽。

    怒视着我,猛然间,双眼中射出两道寒芒。

    朱监盯住我的眼,“江科,我自问,除了这次意外,我们西京女监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吧?我老朱、我们政委、方监、马监一众领导层也都对您足尊重吧?象谭英这种人毕竟是个别现象,江科,您总不能真因为一只老鼠就倒掉整整一锅汤啊!”

    感受到朱监已经在勉力压抑自己的满腔怒火,我慢慢将香烟吸得一明一灭,半晌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给朱监您面子,更不是我江枫不知好歹,非要和整个儿西京女监的同侪们为敌…哎,事实上…我还真像赵政委说得那样,有难言之隐啊!”

    “什么难言之隐?”

    还是陈倩先没忍住,冲我问道,“这从禁闭室出去或者不出去,也和什么难言之隐有关系?”

    我点头,“倩姐,话都说到这地步,这么多领导都来安抚我,我江枫再不懂事儿也总该明白现在不是较劲儿的时候,对不对?”

    “哼!”

    陈倩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烧糊涂了呢,脑子短路才会做出这么没脑仁的举动…”

    对于陈倩,别说她生气挖苦我两句,就算当众怒骂我,搧我两个大嘴巴,我也绝不会怨她半个字!

    倩姐对于我的好,对我的深情厚谊,我比任何人都更明白。

    而且我心里也清楚,陈倩之所以催着我赶紧给个台阶就下楼,正是不想这件事儿的后果持续发酵,从而影响到我的仕途发展,以及这次在西京监狱管理局将要开展的异地互查工作!

    我虽然明白,但我还是不能就这么轻易出去!

    其实,从与胡敏打赌的角度,我早已经赢了。

    因为虽然说得是赌西京女监方面哭着喊着求我出去,但我和胡敏其实都明白,那只不过是一种夸张的描述罢了。

    真正的赌约应该是,我单枪匹马一己之力,逼得整个儿西京女监服软!

    因此,单论这方面,我已经做到,早已赢得赌约!

    只不过,我还是没有借着朱监、赵政委以及倩姐她们递过来的橄榄枝借坡下驴,我,实在是没法现在就出去!

    “朱监、赵政委,唉,怎么说呢…要是你们早点儿来就不会闹得如此不可收拾,现在…说实话,连我也无法控制局面!”

    “江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苦笑,“朱监,别说您了,就算我,也不知道后面会引起怎样不可预料的局面…因为,某些照顾我的人,可能已经有所动作了!”

    将手中烟扔到地上踩灭,我叹息道,“也是我江枫遇事冲动…唉,倩姐,恐怕我现在要是出去,才会给西京女监方面带来地震,地震啊我的姐,这绝非我江枫危言耸听,说不定很快就会见分晓!”

    听我说得如此严重,西京女监几个高层领导面面相觑。

    也许她们想不明白,还有什么会比西京市政府办公厅打来电话更令人头疼的情况?

    而且,为什么我会说如果现在出去了,反倒会让西京女监方面完全下不来台,甚至引发地震?

    官场上,地震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我想她们比我更清楚。

    朱监的脸色蜡黄,赵政委深深蹙着眉头,其他几名监狱长也一样面沉似水。

    这时,第三次进来却一直没有出声的谭监忽然开口,“江科,都说了,千错万错都是我谭某的错!既然你不依不饶,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牵扯到西京女监内部的某些隐秘,这名女犯人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

    我心道,早就该说这句话了,我还想不明白你们为何一直任由胡敏呆在禁闭室,亲眼目睹己方丢丑呢!

    然而,如果一开始西京狱方就把胡敏调走,我无话可说,可现在的局面却绝对不能让胡敏离开!

    我有自己的打算,事已至此,我已经转变碾压西京女监一众高层的念头,更希望完全控制住胡敏!

    从这个女人身上,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应该知道很多秘密,而且自己身上也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

    尤其鉴于胡敏甲字监区大姐头的身份,我更需要将这样的人物收归麾下,为我所用。

    我摇头,“不行!胡敏是我这次秘密任务的关键人物,从现在开始,她绝不可以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你…”

    朱监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仿佛我就一心理变态,只会跟一帮大老娘们死磕。

    我再次叹息,“朱监,先别说什么了,等着吧,一会要是能将最艰难的情况应付过去,我们一起去八仙庵烧高香吧…”

    心中隐隐有种感觉,张队、晨叔和英家全都责无旁贷响应我的要求,那么,以此类推,这最后一个电话,也是最重要的助力,他那边绝不可能视而不见,对我的情况不管不顾!

    可…

    我有点儿不敢向下想,要是真的动用这么牛逼的势力,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以至于引起西京女监甚至西京监狱管理局官场大地震?

    我不禁苦笑,妹的,我江枫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特么要是因为我,分分钟拿下一批处级领导干部,那我也是个人物了,会不会成为传奇?

    …

    因为我的表态,狭小的,已经人满为患的禁闭室里,再次鸦雀无声。

    说啥啊,还有啥话好说?

    朱监等人的脸上已经没有愤怒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狐疑。

    她们恐怕被我的话吓住,满腔心思都在琢磨我所谓的最强助力会是谁?能达到什么层面?

    我暗自叹气,娘的,真特么满屋子蛋疼。

    时间不可察觉悄悄流逝,禁闭室门外再次传来匆匆脚步声。

    “朱监,政委,有,有情况!”

    朱监的脸…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她先骂了一句,“混账,不是说有情况通过步话机第一时间告诉我吗?等你人跑过来汇报,玛德,黄花菜都凉了,你让我怎么准备!说吧,又怎么了?”

    这个又字,彰显朱监的心情该有多么恓惶。

    “朱,朱监,”,门外管教的声音显得心急火燎,“不好了,省委,省委来人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