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不行!
    朱监的态度,好到让我有些怀疑人生,不断问自己,是不是哥们错进到一个假女监?

    毕竟人家猪大是西京女监一把手,大权在握的正监狱长,而我呢,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刚刚转正的普通狱警罢了,让一个正处级领导干部向小管教道歉,甚至说什么如果做不到让我江枫满意,她朱监就将引咎辞职…

    这话,分量大了去了!

    暗自点头,我心道,还得说人家朱监是一把手,说话办事儿都比谭监漂亮太多,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朱监的低声下气却并没有换回我原谅对方的任何言论。

    我苦笑,“朱监,恐怕说破大天去,事态也没有办法挽回…不怕让您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啊!”

    朱监脸色变得很难看,喟然道,“江科,我知道,哎,市政府办公厅那边我们肯定会如实进行汇报,并且给出恰当解释,绝不容许您江科的个人形象和组织荣誉受到影响!一切对江科不好的传闻、所有可能的不良后果,我们都会消减到最低…”

    我沉吟,保持不语,不过心中已经对朱监和赵政委以及倩姐等人为什么忽然来到甲字监区的原因,有了更为准确的把握…

    看来,是英家出手了!

    我很清楚,即便各地监狱以及监狱管理局所在的司法系统不是英家势力范围,但并不等于说,以英雄、英勇为代表的英氏集团,对监狱这块敏感区没有任何想法!

    恰恰相反,不但英家肯定有想法,甚至恐怕早就滋生接管司法部门的念头很久了!

    还有,英氏虽然没有办法掌控监狱这片领域,但并不代表对于市政府办公厅的诘责、过问,朱监等人胆敢不理不睬!

    人家英雄好歹也是西京市政府的一把手市长,平时懒得搭理你朱监,懒得修理你西京女监这个虾皮单位也就罢了,要是真的下定决心找你一个正处级女监监狱长麻烦,十个朱监也抵不上英雄一根脚趾头的力量!

    因此,听到朱监提起市政府办公厅,我第一时间便猜到,肯定是英家出手了,而市政府办的一个电话,直接逼得朱监和赵政委等所有西京女监狱方高层全体出动来找我寻求原谅…

    “江科,我真不知道您和市政府那边有关系啊!”

    朱监感叹道,“背靠大树好乘凉,啧啧,有英家这棵大树在后面顶着,我想江科无论想要进行什么工作,各方各面都会全力配合,江科完全可以大展拳脚啊!”

    我微笑,“朱监说的哪儿的话呢,还大展拳脚,嘿嘿,我都被你们西京女监关禁闭了…”

    朱监老脸黑红,“哎呀,所以我这不赶紧跑来跟您赔礼道歉嘛!江科,您是从直辖市过来见识过大世面的精英人才,我觉着呢,肯定不会和我们这里的乡巴佬一般见识…”

    “朱监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西京是十三朝古都,是副省级城市,您怎么能说西京人是乡巴佬呢?再说了,我江枫的祖籍就是山溪省,我也曾在西京生活过…”

    朱监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脸上讪讪地笑着,“哈哈,哈哈哈哈,江科,还真是哎,咱们都是乡党,是本地人嘛…”

    说了一大堆不疼不痒、毫不相干的话,朱监实在没得可说,终于对我道,“江科,您是不是担心市政府办公厅那边不好答复?放一百个宽心,只要您先出去,跟那边定性说没有大问题,我呢,一定保证给江科你一个漂漂亮亮的交代,甚至直接拿下某些人也在所不惜!”

    说这些话的时候,朱监根本没有压低声音、躲着别人的意思,因此,无论谭监还是黑区,包括方监、黄监、马雨茗、空山晚秋…所有人都将朱监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一瞬间,我注意到谭监和黑区的脸色黑如锅底,就像被人猛地泼了一脸墨汁。

    她们一定很清楚,朱监口中说的拿下某些人,不就是指她谭英和黑凤么!

    我挑着眉毛,嘴里不断嗯着,表示对朱监的话十分认可。

    只是待到对方说完,我还是摇了摇头,“朱监,恐怕不行啊…”

    这下,不但朱监,甚至和我关系更紧密,已经答应结盟的赵政委,脸色也变得难看至极。

    朱监将自己始终微微前倾着的身体站直,强忍着不愉问,“江科,咱们都是敞亮人,现如今情况已经这样了,您到底还想得到什么才肯罢手呢?”

    这时,自打露面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倩也走过来,低声问我,“江枫,到底怎么回事?听她们说你虐囚?哎…现在既然人家西京方面不予追究,态度还这么诚恳…江枫,咱又不是一点儿过错都没有,差不多得了啊,别跟结死仇似的,以后还得跟西京女监这儿开展工作呢!”

    我有些不爽倩姐的话,“陈科长,你的话有一句说得不对吧?”

    陈倩看着我,不晓得我干嘛如此不好说话,连她的面子也不给。

    “倩姐,哎,我那不是虐囚,是执行任务好不好?可以说,我完全根据任务需要,才实施一切行动的!啥叫‘咱又不是一点儿错都没有’,我还跟你说了,我江枫这次真是一丁点儿错都没有!”

    “你,江枫~~~”陈倩叫了一句,脸色也有些难看,也许是因为我当众顶撞她了吧。

    赵政委见状,连忙凑过来打圆场,“陈科长,小江同志,现在也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当然,以我对江枫同志的了解,他一般来说是不会错的…所以,今天的事情一定有其保密纪律,有着难言之隐!哈哈,虐囚…这怎么可能呢对吧?”

    我差点儿笑了,赵政委这个人果然是干政工出身,说话真是有水平,不动声色就将我的心熨得妥妥帖帖,啥叫‘以她的了解,我一般是不会错的’,她了解我什么呢?

    然而,我就像一座万年不化、亘古不变的岩石一样,对于无论朱监、赵政委,还是倩姐的说情、哀求无动于衷。

    沉默良久,我在众人注视下,毫无顾忌地掏出一支香烟,点上,有滋有味咂了两口,这才摇了摇头,只说了两个字,“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