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几毛钱一斤?
    当时间的身影蹿过二十五分钟的时候,禁闭室大门外再次人声鼎沸,脚步声嘈杂。

    门开,涌进。

    看着谭监和黑区已经冲在最前面,我,忽然心中安定。

    “江科,哎呀,我…你看看我这个没脑仁的东西,唉,怎么不知道您和驻监观察员是朋友呢?哈哈,当然了,就算是朋友,该照章办事的规矩不能坏…可,您干吗不提前告诉我,您的工作已经在检察部门报备过了呢?这怎么话儿说的,真是误会,天大的误会啊!”

    还是黑区先开口,她那张三角脸笑得就像一坨牛蒡花,我真想感叹一下造物主的伟大,怎么什么脸型、什么表情都能创造出来呢?

    我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什么驻监观察员?黑区,我好像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哎,江科,您又在说笑了,要不是您提前做过报备,为什么检察院的驻监观察员,会郑重其事向我们发通告下底稿?这个…我说江队,您也知道现在是我们西京女监努力表现、争取进步的大好时机,我们可经不起检察机关的同志做这样的上报啊…”

    这下,我笑了。

    还好,又一个盟友没有让我失望!

    前天,我答应大胡子张哥以三天为限,挖出潜藏在西京女监内部的大毒枭时,曾经第一时间打出过几个电话,其中包括给身为西京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的晨叔汇报。

    当时,晨叔告诉我,如果遇到西京女监不好好配合工作,或者出现违规违纪的现象,可以第一时间联系检察院驻监观察员,自然会有检察院的同志替我出头。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检察机关在监狱管理局和各个监狱都设有驻监观察员,他们的职责类似于纪检部门特派员,对西京女监来说就是挑刺儿的主儿!

    此刻,我暗自庆幸当时的决断无比英明,真可谓未雨绸缪!

    事实上,我找晨叔的目的,并非提前预知到会有今天这一幕,更多的,还是为了英氏集团调研工程师被女囚羞辱出头做准备,但计划终归赶不上变化快,天随人愿,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提前做下的那些准备工作,终于歪打正着在这个敏感时刻帮我了大忙!

    当然,这个电话也是马雨茗打出去的,不过号码并非直接打给西京女监驻监观察员,而是晨叔的私密手机。

    这样一来,经过几次转达,时间便有些拖延,以至于直到现在检察机关的助力才将将发挥作用…

    我料定,谭监和黑区她们再牛逼,也不敢顶着得罪检察院的名头,影响西京女监整体进步发展!如果真出现恶劣影响,恐怕朱监和赵政委她们,第一个饶不了谭、黑二人!

    想清楚这一点,我便更加‘心平气和’起来,甚至在黑区和谭监诚惶诚恐的目光中,慢慢站起身,做出一付想要缓和关系的姿态。

    “黑区,我是真的不明白啊…哦,检察机关驻监观察员?对了,我和他并不认识,不过…”

    我故意顿了顿,在她们更为紧张的注视下,缓缓道,“不过我倒是和西京检察院的某些领导汇报过工作,可能他们知道我将会采取的行动吧…”

    我没有再继续向下说,然而言外之意,却已经非常清楚!

    连神州以监督各个部门为己任的检察机关都没有对我将要采取的行动发出质疑,你们丫的瞎****鸡毛啊!

    听到我竟然还和西京检察院的领导有关系,黑区和谭监的脸上,笑得更加欢畅。

    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欢笑简直比吃了屎还要难看。

    “哎~~~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江科,千错万错都是我黑凤一个人的错!希望您看在我的面子…不不,看在我们谭监的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先出去,出去说嘛!”

    我又笑了,各种人畜无害。

    “不看你的黑区的面子了?”

    “不看,不看,我哪儿有啥面子啊,我,我就一碎催…”

    “呵呵!”

    我呵呵着,“看谭监的面子?”

    “对,对,看我们谭监的面子,看她的!”

    我点点头,似乎已经接受黑区的道歉,却猛然仰脸,头顶看向禁闭室昏黑的天花板,寒声道,“谭监的面子?嘿嘿,几毛钱一斤?”

    没人回应我。

    耳边一片清净!

    我相信,此刻如果有一根绣花针掉到地上,也绝壁能制造出氢弹爆炸一样的效果!

    闭上双眼,我已经懒得再看她们任何一个丑恶到无极限的嘴脸,轻轻说道,“关我、铐我、辱骂我…把我像犯人一样羁押在禁闭室…玛德,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口气,老子怎么出?”

    猛然环视众人,我森然道,“黑区,谭监,换了你们是我,你们能这样轻轻松松,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从这里走出去吗?你说,踏马的给我说!”

    于是,更没人说话了,我相信,每个人都能看出我心中的怒火已经烧到嗓子眼,下一刻都特么可能吞噬苍穹。

    的确,换成她们,我相信绝对不会接受这样不疼不痒的示好,甚至会做得比我更绝!

    良久,马雨茗再次走上前,“唉,江科,你就别不依不饶好吗?这样对峙下去影响太不好了,对谁都没有益处!”

    我冷着脸,指桑骂槐道,“马监,你脑子有病吧?这事儿和你有关系吗?你跟我说得着么?别再说了,再说一个字,可别怪我江枫翻脸不认人!”

    我的态度异常强硬,就是要表明,即便对我最为示好,明摆着想要护我周全的马雨茗,我还这态度了,别人,嘿嘿,作死吧!

    马雨茗哭丧着俏脸,彻底无语。

    终于,直到过了足足三四分钟,谭监才咬着牙开口,“行,江科,你说吧,要怎样做才能消除误会?”

    “啥也不用做啊!”

    我对着谭监笑,“哈哈,我就跟这儿呆着,哪儿也不去,天当被地当床,我觉得关禁闭的环境挺不错的…”

    我近似无赖且不依不饶的态度,彻底让西京女监高层、中层以及底层的管教傻眼。

    她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对付我这个油盐不进的滚刀肉。

    我却心中冷笑,这特么才哪儿到哪儿啊,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