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心绪烦乱
    跪下来求我出去!

    这几个字,就像天空中忽然炸响的惊雷,一下将在场所有人全部震傻了!

    没人说话,她们看着我,就像看神经病飞越疯人院。

    谭监愣了半晌,这才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冲我吊着嗓子嚎叫,“你,你说什么~~~我,我踏马的会跪下来求你出去?江枫,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就凭你现在的表现,我断定,你根本配不上一名光荣狱警的身份!”

    我耸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轻声道,“谭监,你爱信不信,咱们啊,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好了!”

    说罢,我不再看谭监,甚至也没有看任何其他人,只是冲马雨茗招了招手。

    “马监,请您受累过来一下,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好,好,江枫,请你千万稳住心性,不要乱来啊…”

    马雨茗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走了过来,弯下腰,将头凑到我面前。

    我轻声,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雨茗,刚才那张纸上的号码,你都打了吗?通了几个?”

    “都打了,都通了!”马雨茗同样用极低的声音回答我,并问道,“按照你字条上的说明,最后一个电话是当着她们所有人面打的,我知道是西京公安局刑侦大队张队长的号码,可前面几个…江枫,你能不能告诉我都是打给谁的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怎么可能和马雨茗事无巨细去解释?

    再说了,如果真说出是哪些牛人的号码,我是不是还得再向她讲明白我又是怎么和这些人搭上关系的?

    我笑笑,提高嗓门大声说道,“马监,既然我的要求你们没办法答应,那好,我就跟这儿住下来了,反正我江枫只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就算突然失去踪影,恐怕也没有人会想起我这号人,会当回事儿。”

    马雨茗没有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只好怏怏地直起腰,恨恨瞪我,然后慢慢退到一边。

    这时候,谭监站在禁闭室门口,表情极不耐烦地喊着,“马监,你还在那儿废什么话?赶紧的,咱们走!这有的人啊,就喜欢跟不见天日的地方呆着。”

    我不想再言语,闭上眼睛假寐。

    于是,在谭监的极力吆喝下,西京女监方面的众人纷纷又向禁闭室大门口走去。

    马雨茗和空山晚秋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一来我的目光已经传递了让她们赶快离开的意思,二来,她俩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显眼,好像和我江枫刚刚相识,已经有了见不得人的奸情一样。

    我支棱着耳朵,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过了好几分钟,耳边却传来一声轻语,“江队,我怎么有点儿相信你能让她们跪着求你出去?”

    心中暗叹,这个胡敏,她能当上甲字监区的大姐头,果然有几分本事!

    比起来,她这个受虐女囚,似乎倒是相较西京女监的管教更加拎得清问题关键。

    我睁开眼,无所谓地笑了笑,“胡敏,你看出苗头了?那好,你可以选择站队了!”

    胡敏应着我的目光,却没有立即表态,说,“江队,我不相信你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所以,你做出这样不合常理的强硬姿态,一定有恃无恐!”

    她好像丢掉防备,竟贴着我坐下,靠在墙边,思索片刻又道,“不是我不能说,但…江队,我的顾虑请你理解,毕竟您是外来户,终究要从西京女监走掉,而我至少还要在这里待上好几年,所以…”

    “所以你还是要再看看风向,所以你不得不谨慎从事,所以你不见兔子不撒鹰,对不对?”

    “江队…干嘛非要说得这么直白呢?有些话,你我心里明白不就可以了么?”

    我摇头,沉声道,“胡敏,你知不知道,站队一说实际上有很大讲究的!所谓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这二者的区别,我想你不会不清楚!”

    “唉…”

    胡敏叹息一声,“江队,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我在事态还没有完全明朗的时候对你表忠心,效果肯定要比你彻底占据上风后才俯首帖耳要强千百倍!”

    “对,你很明白事理嘛!”

    “哎…但是江队,我,我还是不要得到更多好处了,只求平平安安在监狱里服刑,尽快出狱就好了…所以,抱歉啊江队!”

    一番对话下来,我已经明白胡敏的态度。

    尽管已经看出我必定有所依仗,但不到形势大白的时候,她是绝不会向我完全臣服,并且表达充分信任。

    没有难为对方,我微微颔首,“知道了,我能理解。”

    “谢谢你,谢谢!”

    胡敏站起身,再次走回自己刚才所在的角落,坐下,再也不置一词。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胡敏明明可以神情保外就医,却非要在监狱里耗着?还有,她能和我说那些话,其实已经表明她早就看清楚形势,知道我肯定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交锋中大获全胜,但,干嘛顾虑重重,不肯现在就向我交实底儿呢?

    于是,在这种百思不解中,我的思路陷入一片空白中,甚至不愿意再做更多思考。

    多想无益,也许只有当事态完全明晰,我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吧!

    不过,经此一来,我倒是对胡敏更加好奇了,这个女犯人身上,到底藏着哪些秘密呢?

    抬手看看表,我发现已经过了二十来分钟。

    不禁有些着急,难道我的判断有误么?有些人…其实并不是那么靠得住,而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重要?

    这种焦虑感便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而变得越来越沉重,竟然令我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

    我苦笑,这件事儿或许比较严重,但比起之前我遇到过的大风大浪,似乎又算不得什么。至少比起和**、大长腿以及墨镜男那次交锋来,我现在的处境其实不算差…

    那么,为何我的心却更乱且惆怅呢?

    …

    思来想去,我终于意识到,令我心乱如麻的原因,或许并非身陷西京女监这潭污水中的怨念,而是,我很担心、很在意那些我希望倚重的人,会不会辜负甚至背叛我的信任!

    对,就是这个!

    经历了与岚澜之间的分分合合,我意识到自己心态似乎有些失衡,乃至受不了被自己人抛弃,被信任的人落井下石!

    好在,等不了多久,现实就会给我答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