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跪着求我出去
    我点头,承认胡敏没有说假话。

    现在的情况,我就像小鸡一样被关在牢笼里,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和力量。

    但,胡敏要是知道我的真正实力,恐怕她就不会这么说这么想了…

    我笑起来,“所以我才要和你打赌,就赌半个小时内,你们西京女监高层会哭着喊着求我出去!怎么样?赌不赌?”

    “半个小时?哭着喊着求你?”她的目光中满满都是迷惑不解。

    “对,就半个小时!”

    “那…要是江队你输了呢?”

    “我可以保证你会立即从禁闭室出去!胡敏,我也在女监工作,如果没有记错,关禁闭的时间周期最长为七天,超过这个时间段,还可以根据现状再次变更手续进行二次禁闭,也就是说,最坏情况可以关你半个月,对吧?”

    她点头,“没错,江队,你说的对!”

    “那么胡敏,关禁闭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就说你身上的尿臊味,估摸着即便放你回监室,恐怕也得过上十天八天才能消散掉吧…”

    “江队,你不用说什么了,我懂你的意思!行,那就这么着,如果我输了,我会告诉我你刚才想说的话,并且认真回答你的问题。要是江队输了,请尽快帮我解除禁闭…哎,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我怼她一句,“拜托,关押你们在监狱,不是让你们这些戴罪之身前来享清福的!之所以关你禁闭,也是你胡敏罪有应得!好了,那就这样约定好,我输,想办法今天为你解除禁闭,我赢,你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都被人家西京女监方面关了禁闭,我特么哪儿来的本事为她胡敏终止禁闭流程?

    不过,胡敏似乎也没想到这一点,立即同意我的条件。

    于是,在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禁闭室里,同样被关禁闭的两个人,男管教和女犯人,就达成这样一个古怪的约定,打了这样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赌。

    我抬起手腕,将电子表上的时间示意给胡敏看,“看清楚,现在开始计时…嘿嘿,如果我告诉你,半个小时已经很保守,甚至十分钟内,她们就会惊慌失措请我出去,你是不是更加难以置信,就像遇到天方夜谭里的故事?”

    “天方夜谭我没看过,但我却知道十日谈!行了,那就这样吧!”

    我不明白胡敏干嘛又扯上十日谈,这女人,似乎浑身上下时时刻刻都打着埋伏,一不留神就能给我装进去!

    …

    对话到这里截住,我阖上双眼,伸手揉着有些发胀的额角,不断思考胡敏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她收集那些铁屑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我已经确信胡敏和那些铁屑有关系,只是却想不明白,她的态度表明其应该挺排斥毒品,可为何却非要铤而走险,做下如此勾当?

    靠坐在墙角下,我的头有些发沉,身上各种不舒服,心情也就跟着变得极其烦躁!

    玛德,我江枫堂堂男子汉纯爷们,还是如假包换的司法警察,却特么被同僚当做犯人和女囚关在一起…真是哔了狗了!

    半晌,我依旧理不清头绪,索性放缓神经,进入假寐状态。

    也许这样情形下还能睡过去的人,我江枫算是古往今来头一个吧…

    迷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禁闭室门外传来阵阵急促脚步声,我募地睁开眼,盯着手腕上的破旧电子表对胡敏道,“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啊,过了十分钟,现在算起来刚刚十五分钟吧…”

    对方从她蹲坐的角落起身,表情紧张地看着禁闭室大门,似乎进来的人以及接下来将要验证的结果,将会对她的生命产生某种影响甚至威胁。

    铁门打开,马雨茗第一个冲了进来,兴奋地冲我大喊,“江枫,江科,快起来,快,你可以出去了!”

    她的身后跟着空山晚秋,然后是王队、方监等。

    而谭监和黑区则站在差不多最后面的位置,一脸阴翳看着我不语。

    我动也没动,只说了三个字,“别过来!”

    语气,冷森得就像被地狱的阴风洗刷过。

    “谁特么都不要过来!”见马雨茗还想拉我起身,我的双眼射出吞噬苍穹的恨意,“我说过,请神容易送神难,今儿个,老子一定要将牢底坐穿!”

    “江枫~~~”

    马雨茗愣住,冲我喊,“你别这样好不好?有话出去再说!”

    “马监,你后退,后退听见没!后退!”

    我厉声道,“谁要劝我出去,她就是和我过不去,是我江枫一辈子的仇人,这事儿踏马的没那么容易了结!”

    这下,西京女监的几个高层脸上挂不住了。

    马雨茗张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而方监和黄监对视几眼,也摇摇头向后退开,显然她们是不想当这个背锅侠。

    双方便僵持住,气氛瞬间凝固。

    我看到谭监向黑区使眼色,三角脸无奈,讪笑着走上来,冲我先深深鞠躬,这才道,“江科,你看看这话咋说的,是我没能提前了解清楚情况,是我黑凤的失误!刚才马监和西京公安局刑侦大队通过电话,张队大发雷霆,说我们阻碍办案…哎呀,我哪儿知道您身上还带着这么重要的任务啊?江科,您消消气儿,消消气儿,一切都看我黑凤面子,我跟您这儿赔礼道歉还不行吗?”

    我抬头,看着黑凤那张面目可憎的三角脸,轻轻摇了摇头,“我说黑区,给你面子?嘿嘿,那我问你,你丫有面子嘛,你脸还真大,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我的话一出口,黑凤的脸顿时黑得就像锅底。

    她明明气得浑身哆嗦,却不敢说什么,只是恨恨瞪向我傻站着。

    “哼!”

    最后面的谭监终于开口了,“不就是公安局的刑侦队长嘛,有啥了不起的,我们走,他江枫愿意在哪儿呆着是人家的权力,咱想拦也拦不住!黑区,黄监,我们走,犯不上热脸凑冷屁股,光剩闻臭味了!”

    我也一样冷哼,“没想到谭监还挺硬气,挺牛逼啊,刑侦大队长的面子都不鸟!行啊,就冲你这句话,我江枫还真就哪儿都不去了,除非你丫跪下来求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