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不叫虐囚叫执行任务
    哗哗啦啦,一行人闯进管教休息室,那个谭监面色阴沉问我,“你就是异地互查小组的江科?”

    “对,是我!”

    我坐直身体,“请问,您是哪位?”

    “我姓谭,是西京女监的副监狱长。”

    谭监倒是对我的话有问必答,除去脸色不好看,态度也还过得去。

    “哦,谭监您好!”

    我这才站起身,表示出对待身份比自己高的人应有姿态。

    “江科,我听黑区说,你刚才做了一些不太光彩的事儿?”

    “不太光彩?谭监,您指什么?”

    “殴打威胁女犯人!”她见我装傻,语气变得不善起来,“是不是这样?”

    “噢,你是指这个啊…对,我是打了,骂了!”我点头,“对于我的冲动行为,我感到很抱歉…”

    我表现出一付痛心疾首的模样,“也许我应该多注意方式方法,遇事还是有些急躁了…”

    “哟,就是遇事急躁,没有注意方式方法这么简单吗?”

    谭监不阴不阳说了一句,“江科,我怎么觉得你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有多么严重呢?”

    “哦?”我笑了,“那谭监你的意思呢?还想怎么着?”

    “公事公办,一切,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谭监的脸板得很平,“江科,请你配合,我们不想对你动粗。”

    “怎么配合?”

    “接受我们限制你人身自由的措施!不过,考虑到江科你身份的特殊性,就不给你戴上刑具了…但关押你的地方可能艰苦些。”

    “哦?”我问,“准备把我关在哪里?”

    事实上,我已经做好被对方控制的心理准备,但却没有想清楚他们会将我关在什么地方。

    “江科,不好意思,这里是女监,没有专门的地方可以安排你…所以你只能被关在禁闭室!”

    卧槽!

    听到不冷不热甚至充满歹意的这句话,我顿时方了!

    玛德,怎么着,这特么几个意思?

    把我关禁闭室?当我江枫是什么人?

    我的脸刷地一下阴冷下来,森森看着谭监,“谭监,您这话有些过分吧?什么叫没地方安置我?这里不行么?”

    我指了指管教休息室,“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了!”

    “不行!”

    相比王队和黑区,这个谭监明显强势太多。

    见我要求呆在管教休息室,谭监立即黑脸,语气斩钉截铁道,“管教休息室是我们西京女监狱警们休息的地方,无法做到和外界隔绝,不适合控制嫌疑人。”

    “嫌疑人?谭监,你这话什么意思,认为我江枫是罪犯了吗?”

    “是不是罪犯我现在无法做出评判,一切,留待上级部门派专人来认定吧!”

    一刹那,我怒极!

    好你个谭监,真特么牛逼啊你!

    不把自己的同志当成战友也就罢了,竟然直接将我定位成犯罪嫌疑人,还要关到禁闭室…你丫搞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儿没有?随便张口瞎****,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冷笑,反问对方,“谭监,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和我江枫过不去是不是?”

    随着我的质问,谭监的脸色直如猴屁股一样,顿时涨得通红!

    “江枫!”她冲我怒吼,“你,你竟然敢骂人!”

    “我骂你什么了?”

    “你,你骂我,骂我王八!”

    “哦,哦,你谭监不提醒我倒是真的忘记这个茬儿了,还真是哎,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啧啧,这歇后语真是够给力的,描绘得还真生动!”

    “江枫!”

    谭监已经气得快要死过去,翻着白眼,嘴唇发紫,哆嗦着大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江枫给我抓起来!”

    我哼了一声,“各位,你们谭监发疯也就算了,你们做出任何举动之前,可要好好想想,千万不要助纣为虐,断送自己前程!”

    “你!”

    谭监恐怕快要气疯了,手脚乱舞着,“抓,给我把他抓起来,关到禁闭室去~~~”

    见她已经几乎疯魔,表现竟比刚才的黑区和王队更不堪,我倏然挺直身体,怒视四周,缓缓转了半个身子。

    “不劳你们动手,我自己去!”

    迈步走向关押胡敏的那间禁闭室,我轻轻说了一句,“请神容易送神难,把我江枫关进去简单,可想让我出来,嘿嘿,恐怕就要大费周折了…你们所有人,自求多福吧!”

    “哼,装腔作势!”

    我身后,谭监恶狠狠哼了一声,“江枫,我看你还是先想想自己该如何逃脱惩罚、洗清罪名吧!我还就不信了,虐囚这么严重的事情,你倒还虐出道理了!”

    我没搭理她,只是,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两道人影,拦住去路。

    我不用想也知道,是马雨茗和空山晚秋。

    “江枫,你,你怎么这么冲动啊?有什么隐情不能好好说出来吗?”

    马雨茗满脸幽怨地看着我,甚至眼中隐隐闪着泪光。

    其实,雨茗早就想帮我说项,在我和谭监针锋相对的过程中,我见她好几次张开嘴企图插话,只不顾却因为我和谭监之间的剑拔弩张气氛,并没能夹进来一个字。

    现在,我都到了要被人家关进禁闭室的地步,马雨茗和空山晚秋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因为各种缘由,我和雨茗、晚秋两人,实际上虽然认识没几天,却相见恨晚,关系早已非同一般。

    面对雨茗的好意,我却没有丝毫借坡下驴的意思,只是顿住脚步,闷声道,“我解释什么?人家不都说监控拍得清清楚楚嘛?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再说了,谁不知道我江枫身上带着任务?既然是任务,就有权力也有理由做出一些非常规的举动,知都知道了,还非要拿这个说事儿,我特么解释有球用?想说道理也得有人听啊!”

    “可是,江科,你不说出来别人就更不知道了,既然带着任务,那就捡你能说的说啊!”马雨茗有些急。

    我却冷笑,“这项任务一个字都不能吐露,我只能说,老子那不叫虐囚,叫执行任务,你们爱信不信!”

    “好,好,说得太好了!”

    身后传来谭监的声音,“江枫,我还就等你这么说呢!大家都听见了吧,不是我们西京女监方面不给他江科机会,而是人家根本懒得解释,连个理由都不屑于给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