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排名第一
    “日!”

    对方骂了一句,“江枫,你小子这点儿出息,还被扣到女监了,哈哈…”

    我有些无语,“笑,笑你个大头鬼啊,哥们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笑!”

    “哈哈…好,不笑,不笑了对了,你说被我本家扣了,咋回事儿?那家伙谁啊,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一眼正凝神盯着我的黑凤,“龙哥,黑凤…你认识么?据说是西京女监的干部…”

    “黑凤?”电话里,黑龙的声音有些疑惑,“好像听过这么个人,不过不熟悉…怎么,也是******?”

    “对的,应该是吧。”

    “哦,你有没有向她提我?”

    我心道,妹的,就喜欢黑龙说话这么霸气,“还没呢,不过人家可是说了,不管我找到谁头上,都不要妄想逃脱惩罚!”

    “是嘛~~~”

    黑龙拖长尾音,“你让她接电话,我问问到底咋回事儿…”

    我示意黑凤接电话,顺手按下外放功能,而对方则看我几眼,面色显得很古怪。

    “喂,我是黑凤,你是哪位?”

    “桥市口黑家,我是黑龙!”

    “哦…龙哥你好,你认识江枫?”

    我侧耳听着,暗笑黑凤态度转变得这叫一个快。

    其实我和黑龙年纪差不多,他最多大我一两岁而已。

    但黑家在坊上一带势力很大,黑白两道通吃,黑龙自己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所以此刻黑凤口中这声哥,并不是依照年龄大小喊的,完全是对黑龙的尊称。

    “没错,江枫是我兄弟,咋滴,你还给他扣了?黑凤,我听说过你,好像在西京女监干得风生水起,很不错嘛,怎么着,今天我黑龙的面子,你给不给?”

    “龙哥说的哪儿的话,您的面子我哪儿敢不给啊,可是…”

    “嗯?!”

    浓重的鼻音传出,黑龙的语调立马变得不爽了,“黑凤,我问你,江枫到底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你有啥权力把他扣在女监?还可是呢,我就问你一句话,究竟放人还是不放人!”

    “那个…”黑凤有些见汗。

    于是,我对她的印象变得更为不屑。

    如果黑凤能够做到固执己见,根本不理会黑龙的话,那我还敬她是个人物。

    至少,坚持原则不畏权贵,她就算做错了,还能赢得我的尊重。

    但,黑龙一句话就令黑凤有些怂,似乎不敢顶撞对方,这其中的细节便有些令人玩味。

    没错,黑龙是我请来的救兵,但他毕竟和司法系统没有半毛钱关系,尤其和西京女监没有交集,不是国家公务人员,他的话,绝对不应该影响正常公务执行。

    如果就因为是本家,都是******教众,黑凤便丧失掉自己的一惯原则,那我会对她的为人处世尤其工作态度产生极大质疑,这样的人,怎么能在国家权力机构担任监区长这样的重要职位呢?

    没错,或许黑凤会有其他顾忌,担心自己如果得罪黑龙,那她和她的家庭将在坊上一带举步维艰…但,即便事实如此,也不应该成为黑凤轻易低头的理由!

    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只要她黑凤真的占理,我就算搬动黑龙亲自到西京女监,还是不可能有毛线作用。

    我冷眼看着对方,静待黑凤怎么回答。

    这时候,黑凤的三角脸一会儿蜡黄,一会儿惨白,竟然对着座机的麦克风,半天无言。

    终于,外放喇叭里传来黑龙不耐烦的声音,“那谁,黑凤,我说话你听见没有?咋滴,非要逼我骂人才吐口吗?放不放,一句话的事儿,你墨迹个屁啊!”

    黑凤的脸变得更黑,扭头送我一个幽怨而瘆人魂魄的眼神,搞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才道,“龙哥,抱歉,我不能放!”

    我长出一口气,心道,这个黑凤虽然长得不死不活,而且和我极为不对付,但此刻的表现,却正是一个女监监区长该有的态度。

    “不放?好,黑凤,我可告诉你,要是我兄弟的确犯事儿还就罢了,要是他没问题,却被你欺负到头上…嘿嘿,到时候我黑龙绝对要找你讨个说法!江枫我了解,你要说他爬个树掏个鸟窝啥的我信,要说他犯法,就他那怂样,打死我也不信!行了黑凤,政府的事儿我也管不了,不过呢,在案子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兄弟要是在你那里受了委屈…嘿嘿!得了,你秉公办事吧,我呢,没事儿去你们那里溜达溜达…放心,我不进去,就在外边看看风景…”

    没等这边搭腔,座机传来阵阵忙音,黑龙,人龙哥直接挂机了。

    我挑着眉毛,看黑凤那张已经黑得没样的三角脸,心中好笑。

    这特么黑龙,只是一年不见已经道行见长,说话滴水不漏却威压逼人!

    什么到这边溜溜,监狱附近荒郊野外,有啥风景好看?

    我明白,黑龙就是在给黑凤施加压力而已,他才不会来呢。

    同时我也有些郁闷,自己原来在好哥们黑龙心里,就是一个慫囊货啊!

    黑凤的脸涨得黑紫,良久,才对满脸恓惶的王队道,“招呼江科,不要让他单独行动,注意态度…”

    我,还是一付置身事外的样子,似乎她们怎么说都和我无关似的。

    结果,王队还没动,就听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七八个看似像是西京女监领导层的人大步流星由远至近。

    黑凤看见,眼中闪过一丝希冀的目光,连忙迎上前去,对着为首一个人低声说了几句。

    我也注意到,西京女监的几名朝过面的监狱长都在这一行人中。

    除去没有一把手朱监和二把手赵政委,其他几个我见过的,黄监、方监以及马雨茗,尽在人群里。

    不过,她们的身体都微微错后为首者半步,显然其人身份在她们几个监狱长之上。

    我眯起眼,看到对方不断点头且和黑区低语,然后向管教休息室大步走近。

    与此同时,身边的王队和空山晚秋几人都已经起身,开始向外迎接。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空山晚秋低声说了一句,“这是我们西京女监排名第一的副监狱长谭监,不是很好说话,和黑区关系很好…”

    我哼了一声,道,“知道了!”

    本来已经抬起的半个屁股再次稳如泰山坐在椅子上,我,根本不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