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黑龙
    黑这个姓并不常见,不过对我而言却不陌生。

    因为在西北五省,尤其西京、金川、安宁这些省会、首府城市,回族同胞比例相对比较大的地方,黑姓也算是大姓。

    而我恰好有个发小姓黑,对方的家族在西京******里属于豪门!

    这次回来,我并没有与任何一名中学、小学同学联系,洪蕾的出现只是属于意外罢了。

    并非我江枫不合群没有铁磁儿,只是姐夫的案子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人要脸树活皮,我总不好四处宣扬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回来吧…

    不过,既然三角脸姓黑,我倒是心中一动,想到我这个发小了。

    说不得,今天我们哥们也要见见面,我呢,并不介意狐假虎威一把…

    伸手,我轻轻拨拉开空山晚秋,问了一句,“这位同志,你姓黑?”

    “对!我姓黑,是甲字监区的区长。”

    “哦,原来是黑区啊,幸会!”

    “哼,江枫,你不要以为知道我的身份就能套近乎!我黑凤是讲究原则的人,一切违法违章的现象,我都绝不会姑息,我这人做事一惯只看结果…”

    摆摆手,我打断对方的喋喋不休,忽然开口道,“引人行善如同自自己行善,诱人作恶如同自己作恶。”

    “什么?你…”

    三角脸猛地瞪大眼睛看向我,“你,你是?”

    我笑笑,没有回答她,继续道,“你耕耘今世如永活不死,你耕耘后世如明天就死。”

    这下黑凤的脸色更古怪了,凝视我半晌,面色稍霁,不过依然恶狠狠道,“江枫,没想到你是坊上人(在西京,****聚居的地方被称为坊上,而坊上人也就特指******),不过,就算你是教友也不能改变你犯下过错的事实!”

    说完这句,黑凤突然说了几个古怪的音符,完全不同于汉语发音。

    我微笑,“黑区,您就不用试探我了,你的这些话我听不懂!”

    方才,我说的那两句,其实是《古兰经》里引人向善的名句,突然讲出来,我只是用它试探黑凤到底是不是******。

    事实上,****中黑姓虽然是大姓,但并不是说凡是姓黑的人就一定是******。

    既然我想到让那个发小出头,首先当然要确定黑凤的身份。

    果然,一试之下,我已经探出她是******,不过,面对黑凤反过来试探,我就根本接不上话茬了,毕竟,我不会这些基本的阿拉伯语,更不会背诵《古兰经》。

    索性,我直接承认自己不是******,大大方方,将话讲到明处。

    不过这下,黑凤的脸色又变了,甚至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许多,“江枫,你不是教友,那你说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

    “嗯?黑区,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谁说只有****才能信奉******教?而且,就算我江枫不是教友,难道就不能按照《古兰经》里的名言警句时刻警示自己的言行?”

    黑凤说不出话,我想她肯定清楚,古兰经的教义正是引人向善,不要作孽。

    而且就像世界上绝大多数教派一样,对于愿意遵从教义的人,不论是不是入教,都持有开放欢迎的态度。

    我曾经就和那个发小听过西京坊上有名的阿訇讲解经文,并且对于这个相对于汉民而言更加注重生活道义的群体,充满好感。

    但,就像汉人中有好有坏一样,******中也一样良莠不齐。

    我还不能确定面前的这个黑区到底人性怎样,但就凭她上来气势汹汹想要收拾我的做派,我便必须做出回应!

    “黑区,我是不是教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的言行是不是已经违背教义?我想还有一句话您肯定听说过---你见群山而以为都是固定的,其实群山都象行云样逝去!”

    黑凤黑着脸,冷冷问,“江科,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可告诉你,今儿个就算你说破大天去,我也不可能放过你!”

    我叹息,“唉,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您怎么还这样执迷不悟?眼见群山不动,群山却像过眼云烟…你就不想想,眼睛看到的东西,并不见得一定是事实!”

    顿了顿,我冷笑,“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有时候,就算亲眼见到的情况,也不一定是真谛!黑区,好好动动脑子吧,我江枫要是没有把握,我可能脑残到在禁闭室里做那些违规的事儿吗?”

    我的话,其实是在给黑凤最后的机会。

    事实上,我并非疯狗,不想四面树敌…可,要是有疯狗非要冲上来冲我狂吠呢?

    我斜乜着黑凤,“黑区,言尽于此,最后说一句,下命令之前,请想好自己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不要最后吃不了兜着走!”

    “你,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耸耸肩,“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给你一个建议罢了!”

    继而,伸出手,我对着王队道,“怎么着,还要不要铐我?”

    王队回头,再次看向黑凤,对方却有些迟疑,既不说继续动手,也不说这事儿就算了。

    气氛,便忽然凝固,我们双方就这样僵在当场。

    良久,我再次叹了口气,收回胳膊道,“不介意的话,我打几个电话?然后黑区你再决定到底对我抓不抓?”

    “哼,你想请救兵?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找来什么牛逼人物说情!”黑凤犹自在嘴硬。

    “呵呵,”我懒得回应她这句话,掏出手机,却无奈于根本没有信号,想了想,对空山晚秋道,“去管教休息室吧,固话总有吧?”

    …

    片刻之后,我拨通电话。

    “喂,哪位?”

    我冲着这个粗豪的嗓音叫了一声,“龙哥,我,江枫!”

    “卧槽!”电话里的声音立马变得兴奋起来,“江枫?你小子啥时候回西京了?这是哪里的电话?你现在在哪儿?”

    “哈哈,龙哥,我在监狱呢…”

    “啊?监狱,你小子犯事儿了?被抓了?”

    “哎我的哥,你真特么脑残,我被抓了还能这么轻松和你打电话聊天?不过呢,我还真遇到点儿麻烦…我在西京女监呢,被你们本家给扣了!”

    黑凤姓黑,她的本家当然也姓黑,我这个发小,就叫黑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