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铐我?
    拉开门,我一眼看到正对着禁闭室门口,站着不下十几个狱警。

    面前,被我骂得黑脸,愕然发傻杵着一个齐耳短发的中年女人。

    对方额角很宽,下巴却尖细,整个儿脸就像一个倒三角,极不协调安在脖子上。

    尤为让我侧目的是,她的眉毛极淡,即便用眉笔描出眉线也几乎看不出来,鼻梁很高却不挺直,带着向下的弯曲…

    三角脸、吊稍眉、鹰钩鼻…这长相,简直让我有种遇到吊死鬼的赶脚。

    按照相书上的解释,长着这种面相的女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属于心性薄凉,为人歹毒狠辣的性格。

    第一时间,我的心中便生出警惕。

    “你?你就是江枫?”

    “是…请问,你又是哪位?不知道我正在办案么?”

    “办案?”对方好像此刻才从我的怒骂中缓过神,看着我恶狠狠道,“我没看见你办案,却看见你毒打女犯人!江管教,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虐囚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你完全就是在犯罪!”

    我盯着对方,冷然道,“知道又怎样?不知道有能如何?”

    她可能没想到我竟如此强势蛮横,愣了半晌才阴森森又说,“哟,早就听说沙山出了个霸道管教,敢于顶撞监狱长,还敢和监狱管理局的上峰领导对着干!嘿嘿,今天我算是见识了…”

    我漠然,就像她这话并不是在评论我。

    见我没有反应,这女人有些恼,恶狠狠道,“不过江科,请别忘了,这里是西京女监,并不是你们沙山!”

    “哦…我知道啊,西京,呵呵,我江枫就是西京人,还不知道这是哪儿吗?”

    我的话,明摆着告诉对方,老子知道这是你们西京女监一亩三分地儿,可,即便如此,你又能将我江枫怎样呢?

    “你!”

    她被我揶揄得张不开嘴,再次上下打量我几眼后,才说,“说话够硬气啊!好,我不和你说别的,咱们就拿纪律、拿规章说事儿!”

    一招手,三角脸将王队叫到面前,“王队,请你告诉我,刚才江管教在禁闭室做了什么?按照监狱守则,狱警出现虐囚的行为,该受到怎样惩罚?”

    我眯着眼,见三角脸随便就能吆喝王队,心中对她的身份已经有了初步判定。

    之前,王队对于身为副监区长的张区一付代答不理的样子,甚至可以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背地里对张区表达不满。而现在,这个三角脸随便就能吆喝王队上前,而且看起来王队的态度似乎毕恭毕敬,甚至有些点头哈腰,我便认定,这女人至少也是甲字监区的一把手监区长,甚至是我还没碰过面的西京女监某个副监狱长!

    然而,即便丫是监区长、监狱长又能奈我何?别说我不归她管,就算是她手下狱警,我也绝不会含糊对方。

    西京女监这边,马雨茗虽说是排名靠后的监狱长,但好歹也算狱方高层,还不是为我马首是瞻?赵政委作为政工口一把手,实际的二把手,也被我劝动说服,愿意配合工作!至于沙山女监方面,岚澜、汪监都曾和我是一条战壕上的队友,就连张监也对我青眼有加…

    那么,来到西京女监,我就该鸟你三角脸么?

    冷冷看着王队,我并没有立即说话。

    倒要看看,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王队会怎么说!

    “江科…你看看你,哎,这咋说呢?”

    我冷笑,依然不语。

    不过三角脸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她加重语气,对着王队嚷,“王队,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现在你当着大家面说,江科的错误到底怎么样,有多严重!”

    “这个…”王队的冷汗瞬间溢上脑门,偷眼瞥我,继而低下头,糯糯道,“江科,咳咳,真是抱歉,你的行为已经触犯狱警守则,违反制度…唉,要说,应该直接收了你的单警装备…当然,你也没有配备不是?所以,所以…”

    王队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说得颠三倒四。

    我却明白,下一句话,就应该是将我羁押,二十四小时监管,失去人身自由,静待上级部门审查!

    而最差的结果,我很可能被开除出警察队伍,甚至要接受起诉…

    我点头,“听到了!王队,你就直接说结果吧!”

    “那…江科,对不起了,我们需要对你实施控制…”

    “怎么控制呢?”

    “扣留二十四小时,暂时不允许和外界接触!”

    说这些话的时候,禁闭室的门一直打开着,虽然我的身体卡在门口,挡着胡敏和三角脸等着直接照面,但我们的对话,胡敏应该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禁闭室内却没有任何一丝响动,胡敏既没有冲上来哭诉,请求狱方为自己做主,也没有帮我辩解任何一句话,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样,忽然销声匿迹。

    我没有回头,看不到胡敏的表情,不晓得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猜测她也许正在做着某种权衡…

    抬起头我冲王队轻声轻语,“王队,你说要将我羁押二十四小时,是不是这个意思?你确定?”

    “这…”

    王队又有些嘀咕,扭头看三角脸,却在对方凌厉的目光回应下,咬着牙道,“对,是这样!”

    “哦…”

    我思索片刻,“要不要铐起来?呵呵,把我江枫铐起来?”

    “这个…”

    王队又不说话了。

    我心中清楚得紧,限制人身自由和戴上手铐脚镣的性质,又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天差地别。

    我冷笑,盯着王队,看她会如何应付眼前这个局面。

    于是,可怜的王队完全蒙圈了,她表情尴尬地看着我又看看三角脸,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对,是要戴上手铐脚镣,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嘛!”

    不待王队说话,三角脸替她做了决断,继而脸色掉下,低声吼了一句,“还不快动手?”

    随着招呼,几个狱警走上前,看样子想要冲我下手,不想旁边却有人叫了一嗓子,“且慢!”

    倩影飘过,空山晚秋拦在我面前,“黑区长,这样做恐怕不妥当吧?江科再怎么说也是异地互查小组成员之一,他身上带着任务呢!”

    我这才知道,三角脸是甲字监区的区长,姓黑。

    瞬间,我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然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