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猪队友
    胡敏在我面前瘫软,直接昏了过去!

    我的手扣在她后脑的玉枕穴上,分明感到胡敏的身子正在向地面坠落。

    而下一刻,一股尿臊味扑鼻而来,我低头,看到胡敏宽大的囚裤裆处,竟然一片潮湿…

    草,胡敏吓晕了,并且吓尿了!

    更令我毛骨悚然的是,我注意到胡敏的脸色变得异常潮红,而且她虽然紧闭双眼,失去意识,高耸的胸口却在剧烈起伏,大张着嘴巴,下意识地狠狠喘着粗气。

    我另一只手迅速捉起胡敏的手腕,发现她的心跳已经紊乱,甚至不是那种常见的心律不齐,而是伴随着二间律频发的早搏性心律失常现象!

    沃日!

    我很清楚,二间律是心脏早搏的典型表象,而早搏的下一层次就是房颤和心衰!

    尤其,以胡敏这样的年纪,越是年轻,出现心衰的后果就越严重,而冠心病、心肌梗死就是必然结局!

    要知道,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数据显示,连续几年,导致人类死亡率最高的第一恶性疾病,既不是癌症也不是令人谈虎变色的艾滋病,而是心血管疾病!尤其脑溢血、心境梗死,一旦突然发作,分分钟就能将一名体壮如牛的大汉送入黄土,救都来不及…

    随着胡敏倒地,我的心脏跟着紧紧收缩,没料到啊,胡敏竟然患有心脏病,而且,现在看来病情相当严重!

    我简直了…

    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个大嘴巴!

    我怎么不提前看看胡敏的身体检查报告呢?还有,为什么王队没有向我提及胡敏有心脏病史这一点?难道西京女监的狱警都特么****的吗?

    然而,后悔没有球用,再怎么说,我也不能让胡敏在和我单独相对的时候没了性命!

    那样一来,我江枫恐怕就不仅仅是脱掉身上这层皮那么简单,说不得要在大牢里呆个三五载甚至十年八年!

    我毛了,直接吓得炸毛!

    过了足有五秒钟,我稳住心神,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自乱阵脚慌了神。

    手掌探出,按在胡敏的峰峦处,我特么顾不上什么男女防不防的,催动内息,缓缓将一股充沛纯正的内力输入对方体内。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想不了许多,救人要紧!

    这一刻,我所采取的方式是内息助力,也就是说,通过向胡敏体内输送内力,并且保持和心脏跳动同样的频率,从而达到帮助胡敏的心脏始终保持跳动状态,并逐渐将其导向正常心率间隔…

    凝神静气拼尽全力,终于,天可怜见!

    好在胡敏和我曾在沙山女监急救下的那名右心女囚伊眉不同,她只是因为惊吓晕厥,心脏出现早搏现象而已,还没到呼吸骤停以至心肌梗死的地步。

    根本不惜力,我一波接着一波将内息送入对方身体,豆大的汗珠就像不要钱似的,顺着我的额角滴滴答答掉在胡敏的脸上、胸口…

    “哦~~~”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有一分钟或者两三分钟,胡敏终于长出一口气,缓缓张开眼,“哎~~~”

    “别动!”我低吼,“你的情况很不稳定,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

    立即,胡敏不动了,只是垂首看着我的两只大手在她微妙处不断挤压,而,她脸上的羞红却越来越多。

    又过了几分钟,胡敏,竟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身体绷紧…

    我,直接懵逼了,难道她…

    终于收回手,我冷着脸对胡敏道,“胡敏,你丫的,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她仍旧不说话,保持平躺在禁闭室地面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我蹙着眉头问,“你有心脏病的情况,西京女监方面知不知道?还有,你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弄不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我很奇怪,以你的情况完全可以申请保外就医,为什么你却仍然在甲字监区呆着?玛德,别告诉我你刚刚服刑,还没有申请保外就医的资格…胡敏,我告诉你,如果不老老实实和我说清楚,下一刻你犯病,就不见得有这么好的命了,我特么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

    我的意思,相信胡敏一定能听明白。

    老子骂她,从某种程度上却是为她胡敏好,因为诱发心脏病的原因非常多,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来一下,她胡敏的小命就会立马完蛋!

    我继续冷笑,“胡敏,千万不要再跟我耍任何心眼,救你并不是我江枫分内的事儿,明白吗?要不是今天是我主动要求单独面对你,老子踏马的打死也不会救你这个社会渣滓!”

    “是,我懂,江队,谢谢你…”

    我便有些烦躁,“胡敏,你跟我说谢谢?说个屁啊!算了,我也懒得追问你的病史到底怎么回事儿,反正你的命是你胡敏自己的,你的监管权在西京女监,怎么也轮不到我江枫管你…我只想知道,那些铁锈你们到底怎么收集上来?存量那么多,究竟想要干什么?”

    胡敏定定看着我,呼吸已经重归平稳。

    良久之后,才悠悠道,“江队,你真的想知道吗?”

    “废话!”

    我用简单粗暴的两个字作为回答,“不想知道我问你干嘛?跟你墨迹个头啊!”

    “好,那我今天就全都告诉你…”

    我点头,正要听胡敏怎么解释,却听到禁闭室门外传来一阵远比刚才更要嘈杂的脚步声和喧哗声,一个我从来没有听到的声音大吼着,“江枫,立即打开禁闭室的大门!如果你还这样一意孤行实施虐囚,我们西京女监方面将会采取措施对你即刻抓捕!”

    这声音叫得异常响亮,我听着,特么怎么跟用扩音器喊出来似的?

    我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而胡敏显然也听得清清楚楚,目光十分复杂地看着我,却不再说话了。

    心中大恨!

    我明白,特么功亏一篑!

    操蛋,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万万没有想到,刚刚问到关键所在,却被自己人给生生破坏了!

    脑海里忽然想起一句网络流行语,宁可碰上神一样的对手,也不愿配上猪一样的队友…

    我急了,蹭地一下蹿起,三两步冲到禁闭室门前,扭动钥匙猛然拉开门,根本不看外面站着何人,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日,你踏马的少喊两句能死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