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6章 意外状况
    “呜呜呜,江队,你说的都是什么啊…”

    听我将什么越狱案硬安在她头上,胡敏终于彻底崩溃,她冲着我嚎啕大哭,喊道,“我怎么可能和什么边疆越狱案有关系?我冤枉,我要控诉你…”

    草,我笑了。

    “胡敏,你还挺会用词儿的,你控诉我?我还就呵呵了,别说控诉,今天你能不能活着从禁闭室走出去还两可呢!就算我江枫犯了罪,哪怕赔你一条命,老子也一定保证你会比我先死,比我死得更惨!”

    “江队,你,你饶了我好不好?我和你没仇啊…”

    “我去,监区里的大姐头也能哭得这么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我叹了口气,“胡敏,你现在的样子,你今天的表现,你说的那些话…知不知道很可能会在某个时刻流传出去?从那之后,你将再也不是甲字监区的大姐头!嘿嘿,没有哪个犯人愿意听从一个懦弱的,只能对管教摇尾乞怜孬种的话!”

    长长呼出一口气,我抬手将已经因为泪水打湿而紧紧粘贴在胡敏脸颊上的秀发拨起,露出她那张出弹得破的俏脸,放缓语气道,“我说得没错吧?现在,就算你和那个越狱案毫无瓜葛,可就凭你的表现,胡敏,即便你能平安无事走出这间禁闭室,你也已经完蛋了,完蛋了知道吗?”

    她愣神片刻,忽然再次放声痛哭起来。

    我想,胡敏和我一样很清楚,只要今天在禁闭室被我狂虐以及哀声求饶的事情传出去,她胡敏在甲字监区的威信将一落千丈!

    而一个失去神秘感,丢掉威慑力的犯人,绝对会被其他女囚欺负得很惨!

    我不晓得胡敏曾经通过什么手段上位成为甲字监区势力最大的大姐头,不过我却明白,从此,胡敏的大姐位子恐怕再也保不住了…

    她看着我,目光中先是闪烁着惊恐,继而又变化成为怨毒,最后却归于迷茫。

    我觉得,胡敏肯定想不明白,我江枫干嘛表现得和她不共戴天似的,我俩根本不曾有过任何交集…

    时间便在胡敏的哭泣和迷茫中一秒一秒流逝。

    我将手中香烟抽完,脸色缓了缓,说道,“胡敏,其实你犯的罪孽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你入监、服刑、劳动改造,不就是为了尽早赎罪改过自新么?”

    “对…呜呜,可是江队,你既然什么都清楚,干嘛还要打我?”

    她的态度令我心中一动,开口问,“胡敏,你是甲字监区的大姐头,我就奇怪了,以你这样柔柔弱弱的身体,随便一个女犯都能打得你找不到北吧?你是怎么收拢人心上位的?还有,入监服刑这几年,你就没有过挨打的经历?”

    她又不说话,只是期期艾艾哭个不停。

    我有些烦躁,探出手,将胡敏的下巴抬起,并生生固定住,不让她的头有任何扭摆看向侧边的可能。

    “睁开眼,看着我!”

    她没有理睬,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下,泪水长流。

    “睁开!”

    我低吼一声,“看来两巴掌还没搧醒你是吧?”

    随着我的话,胡敏立马睁眼,婆娑着看我道,“江队,饶了我好吗?求求你,求求你了…”

    “唉~~~”

    我长叹,“你以为我是针对你么?你以为我喜欢虐囚?你以为我脑子里真的都装着屎?”

    “呜呜呜,那,那你干嘛还这样…”

    我凝视对方,“听着,我没义务回答你的话,给你任何理由!下面的话很重要,你靠近点儿,草,老子让你靠近点儿!”

    胡敏连忙凑过来,面颊几乎快要贴在我脸上,“好,好,我靠近,靠近了…”

    嘴凑到胡敏耳边,我轻声问,“告诉我,铁屑到底怎么回事?”

    “啊?”

    她的脸立即开始向后躲闪,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马,想要躲开猎人的套马杆。

    “嘭!”

    我早已伸手,紧紧扣住胡敏的后脑勺,嘿声说道,“胡敏,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来,我江枫会武,并且武功还不差…现在我捏着你脑后的玉枕穴,只要你再敢乱动一下,我保证,从此以后你将完全失去记忆和思维,变得连一个白痴都不如!”

    顿时,胡敏不动了,简直比提线木偶还要听话。

    嘴角掠过一丝邪魅的笑意,我温声道,“胡敏,这就对了嘛,你我何必非要针锋相对呢?还是那句话,我有本事单独在禁闭室面对你,就特么有能耐掌控你的生死。”

    她垂下眼帘,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我的话。

    也许,十分钟之前,我要是对胡敏说出这种言辞,说不定就会被对方看成一条只会狂吠却不敢咬人的泰迪犬,但现在…我说什么,她胡敏就得老老实实信什么!

    “江队,我信,我新还不行吗?江队…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能不能别再折磨我了?”

    “胡敏,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调整后住在316监室,那么按照调整监室的办法,之前你应该住在314!别踏马的告诉我你不知道314监室里藏着铁屑,你妹的,几公斤铁屑,你特么的想死啊你!”

    “没有那么多,啊~~~”

    胡敏惊叫,却仿佛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脸上露出惊愕之色,甚至还伸出手想要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口!

    她这样子,不正是变相承认她胡敏知道铁屑的事情么?

    审视对方几眼,我不为所动,依然冷笑,“装,你踏马的还给我装!胡敏,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你这样做作有意思么?你当然很清楚,我既然问起你铁屑的事情,就已经对某些情况了如指掌!胡敏,如果你还这样装腔作势,玛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抬起手,五指收拢成拳,我猛地挥出,拳头在胡敏眼前陡然放大…

    “啊~~~不,不要啊~~~我说,我说啊~~~”

    于是,很奇怪地一幕发生了,我的动作极为暴虐,并且声势骇人,却任凭胡敏将这句惨绝人寰的哭号喊完,也没有落到她脸上。

    拳头,紧紧贴着对方的鼻尖停住,我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说!”

    “呜呜呜…铁屑,铁屑是用来,用来…”

    我瞪大双眼,狠狠盯着对方,就等着胡敏说出‘用来混合******’这几个字!

    然而,我却愣是没有等到想要听见的答案,一秒钟后,直接吓得浑身汗毛竖起,冷汗涟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