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搧脸!
    “江队,你问的就是这个?”

    “对,第一个问题就这个!”

    “哦…那就是说还有第二、第三个问题吗?”

    “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了…我想问什么,问多少,我自己会决定!”

    “…好,抵触调换监室的理由很简单!”胡敏并没有回避躲闪,“我们犯人都会藏些私货,这些东西可能很多都会被监狱列为违禁品,江队,这情况你该知道吧?”

    我点头,掏出一根香烟,在胡敏略带吃惊的目光中悠悠点燃,继而哼了一声。

    “嗯,知道。”

    “所以江队,三十八条监规是硬杠杠,我们当然会担心…”

    “三十八条!?”

    我冷笑,“胡敏,嘿嘿,亏你还敢和我提三十八条!好,我问你,既然你知道三十八条监规,那你私藏违禁品是不是顶风作案?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触犯监规的后果会怎样,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

    胡敏抬头看了看我,伸手轻轻捋了捋垂在耳垂下的秀发,默不作声。

    狠狠吸了一口烟,我肆无忌惮将烟圈喷在胡敏脸上,看着那些云雾仿佛碰到了冷峻的岩壁,纷纷散向两侧,这才又道,“你给我的理由是你们担心自己的私藏被狱警翻出来,从而有些人会因此获罪,这才抵触调换监室,对不对?”

    “”

    “好,这个理由我接受,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胡敏私藏了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双眼闪过两道阴冷的目光,牢牢锁住她的脸庞。

    于是,对方每一个肌肉抖动,每一次眉梢微挑,全被我不差分毫尽收眼底。

    再次沉默,许久后胡敏轻轻叹口气,“江队,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曾经用扩音器喊过话,说什么只要我们配合调换监室,那么所有搜出来的违禁品全都不追究,是不是这样?”

    我便笑了,“哟,这话你倒是记得很清楚,没错,狱方的确这么说过…不过胡敏,我正想问你了,你们好好配合调换监室了么?踏马的,那天防暴队虎视眈眈盯着,你们丫的还敢作乱…你自己说,这是在好好配合么?”

    “话可不能这么说!”胡敏忽然来脾气了,抬头冲我瞪眼,“江队,当时王队和你分别喊话,但请注意你们喊话的次序!我记得很清楚,狱方让我们调换监室在先,这边出了乱子之后,才说什么只要翻出监室里私藏的违禁品,就算立功,就能折抵自己私藏的过错,对吧?”

    胡敏冷笑,“要是你们一开始就提前通告,而不是不给任何理由,让我们行动之后才说不追究,我想,没人敢闹事儿吧?”

    “你想?”我冷哂,“胡敏,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代表绝大多数女囚?”

    她不说话,只是嘴角闪过一丝不屑。

    我明白,丫肯定认为我小看她了。

    我当然没有小看一个监区大姐头的意思,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胡敏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个女囚而已,我就算小看她,又能怎么着?

    于是我继续道,“胡敏,我明白你心里肯定不以为然,觉得你在甲字监区甚至西京女监都算个人物,是监区的大姐头,在女囚中影响力很大…对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能让我出不了甲字监区嘛…嘿嘿,你可真是小母牛!”

    胡敏看着我,显然她不知道小母牛的典故,不过,我相信她一定能听出我说的不算什么好话。

    将手中小半根香烟两口抽完,我忽然冷下脸,道,“胡敏,行,你不是说我们没有提前打招呼才造成女囚们情绪不稳定,做出出格事情嘛,那好,我现在要干一件事儿,提前和你说一声,省得你又瞎****。”

    “嗯?”她用眼神询问我。

    凑到对方面前,我的鼻子和胡敏的脸仅仅相距一个巴掌的距离,寒声道,“我特么想揍你!现在,提前告诉一下!”

    “你说什么?江队,难道,难道你不想干了吗?”胡敏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对,我是不想干了!不过呢,老子干不干狱警两说着,不管怎么样,我特么先爽了再说!”

    “你,真敢打我?”

    “不敢…”

    我向后退出半步,咔咔扳动手指手腕关节,喃喃道,“不敢…”

    “哼!”胡敏稍稍平静些,脸上再次闪过一丝鄙薄。

    “玛德,不敢?不敢是假的!”

    话锋急转,我忽然动了!

    右手前探,半空中划过一段美妙弧线,“啪~~~”一巴掌,一声脆响正正搧在胡敏脸上!

    顿时,时空静止。

    我不动,手掌足足在她脸上停留两三秒中,这才慢慢抬起手,看着胡敏,就像在看一坨屎。

    “怎么着,我刚才可是提前告诉你了,老子要打你!嘿嘿,胡敏,这算不算提前通知?”

    “你…你…”胡敏震惊了,她连手都没有抬起,顾不上抚摸被我搧过的俏脸,死死盯着我,半晌才开口,“江枫,我保证,你一定会为这一巴掌付出代价的!”

    “是吗?”

    对她的威胁,我根本不为所动,“对了,我还要再告诉你一句话…老子还没打够呢!”

    反手,又是一巴掌!

    不过这一巴掌我用的劲儿远比刚才更大,胡敏直接被我搧得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摔倒在地上。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嘴角已经渗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渍,原本俏丽的脸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肿了起来…

    终于,胡敏抬手慢慢擦掉唇边血迹,盯着我,狠狠地一字一句,“江枫,我看你是疯了!”

    我却根本没将她的话当回事儿,“疯了?你丫是老子肚里的蛔虫还是给我做过检查的医生?或者,你特么是透视眼,能透过表象看到本质,一眼看穿我?”

    我的目光凶狠且残忍,而我的动作更是简单粗暴!

    这一刻,我想,不论是胡敏或者任何一个看到我现在样子的人,一定会觉得我江枫就是一头已经兽性大发的狼人,下一瞬间随时可能做出将猎物撕成碎片的举动。

    尽管已然表现得极为暴戾,但我并不打算就此收手,脸上始终冰寒遍布,我微微哂笑,冲着胡敏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探出,晃了晃,摆出一个数字‘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