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3章 开门见山
    事实上,刺儿头哪里都有,女囚中不好好改造,不服管教的人,也并非见不到。

    因此,换成沙山女监人贩子刘瑶琴那种货色,随口说出威胁管教的话,并不算稀奇。

    这样的主儿早就破罐子破摔,反正说这种话也判不了死刑,甚至不可能加罪。

    但,胡敏不一样,她可是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大姐头!

    监狱里,这种具有相当势力的女囚,其说话言行必然比一般犯人更谨慎,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动不动妈了妈了辱骂其他犯人。

    道理显而易见,大姐头的话,甚至比管教还要管用,更一言九鼎!

    否则,她胡敏说出来的话如果就像放屁,谁特么还会听她的?

    因此,这种身份前提设定下,潜移默化,胡敏或者姚静这种人,绝对不会随便说一些过头的言辞,甚至平时也会表现得少言寡语。

    她们只会遵循一种说话方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说得直白点儿,监狱里的大姐,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绝对会修理得对头不认得自己亲妈是谁!

    故而,胡敏情急之下说出让我走不出甲字监区大门的话,正是其某种能力的体现,或者说,胡敏绝对有办法在甲字监区收拾我!

    那么问题来了,她会怎么做?谁是帮凶?犯人还是某些管教?

    …

    我冷笑,“胡敏,你是甲字监区公认的大姐,我想你绝不会脑残到口出狂言威胁我吧?你刚才这么想,这么说,恰恰证明你对我生出杀心!嘿嘿,一个女犯人对管教起了杀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你还是监区里公认的大姐头…我问你,胡敏,难道你真想将牢底坐穿?”

    “不,不是的…我就是生气…”

    “你生气?那我问你,换成别人,谁特么敢说这种威胁管教生命的话?就算在气头上,没有那种掌握他人生死的能力,谁敢说?你说!”

    胡敏不说话了,我想,她应该很清楚,就凭这一句,我便能够做很多文章!

    毕竟,西京女监对于胡敏这种犯人中的大姐头,肯定心存顾忌,如果发现她的能力已经超乎想象的强悍,达到可以随意置某一名管教或者犯人于死地的程度,狱方绝壁会痛下辣手,将胡敏一伙儿彻底铲除!

    一句话,可能葬送其苦心营造的一切心血,我想,胡敏不可能不怂!

    她看着我,忽然问,“你不是说摄像头都关了吗?”

    “我的话,为什么你有的相信,有的却不信?我说关了就关了?”我心中大定,“胡敏,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觉得我可能违反规定,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和你单独相处?”

    这下,胡敏彻底没话了!

    的确,要是摄像记录下她情急之下对我的威胁,以她目前的情况,胡敏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终于,胡敏再次抬头看着我问,“江管教,你刚才说你叫江枫?”

    “对!怎么着,还想继续威胁我?”

    我忽然觉得有些可笑,明明她胡敏是犯人我是管教,什么时候轮到一个犯人堂而皇之威胁管教来了呢?

    “不是,不是的!江枫…这名字好像听着挺耳熟…”

    胡敏的目光终于第一次有些躲闪,她低下头,开始捉住自己的囚衣下摆,无意识地动了几下。

    我目光凛凛,心中只剩暗叫侥幸,却并没有多想她所谓好像听过我名字这句话的含义。

    实际上,通过这样的方式占据上风,是我和胡敏谁也没有想到的结果…不过,世上的事儿哪有那么多可以先知先觉呢?全能提前预料到,岂不是人人都成预言家了?

    我的声音变得温和,“胡敏,我本来只想和你好好聊聊,为什么你却从我一进来,就似乎很有敌意的样子?难道我江枫是洪荒野兽杀人魔王么?”

    “不…”胡敏的嘴动了动,只憋出一个不字。

    这一刻的情形便有些奇怪,自始至终表现得伶牙俐齿的她,竟然因为一个不经意的小失误,一下翻转剧情,变得在我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我心中警觉,甚至觉得胡敏又在采取什么策略想要迷惑我…

    难道是示人以弱?

    “不是?那你说,为什么会对我抱着仇视的态度?”

    “这…”胡敏显然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向我解释,好半天才幽幽道,“江管教,如果我告诉你,我胡敏天生对男性就极端仇视,你会不会相信?再加上你又是生面孔狱警,我不自觉就会产生排斥、敌视的心理…”

    “呵呵…”

    我呵呵着,根本不相信她的鬼话。

    “好,胡敏,这个问题我不追究了,现在咱们回到正题,你此刻想不想知道我一个西京女监的外人,为什么会专门找到你?”

    “我还有选择么?”胡敏苦笑,“江队,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嘿嘿,这不就对了嘛!胡敏,我呢,并不是闲的蛋疼…嘿嘿,不是闲的发慌非要掺和你们西京女监的日常工作,正相反,我并不是个多事儿的人…”

    我思索着,判断通过什么办法才能旁敲侧击从胡敏口中得到我想要的信息。

    然并卵,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开场白后,我却并没有找到该怎么和胡敏交流下去,并且还不暴露我意图的方式。

    我悲哀地发现,被她这么一搅和,尽管对方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服软,但我的计划也被其彻底打乱,不可能按照起初设计的办法盘问胡敏。

    终归得承认,她远比我想象的更要聪明,更难对付,并且其自己已经证实她在西京女监甲字监区的势力非常强悍!

    默然片刻后,我决定抛开一切顾虑,直接,开门见山!

    “胡敏,我找你,其实想要核实一件事儿,一个要你命或者让你立大功的机会!”

    “嗯?”她看向我,“说吧,我会认真回答江队的问题!”

    “胡敏,既然这样,我也不瞒着你…昨天临时调换监室正是我江枫的意思!可是我却发现,你和某些女囚似乎非常抵触调换监室的行动!那么胡敏,你能不能告诉我,只不过调换一下监室而已,你为什么满心不愿意?”

    我忽然提高嗓音,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我倒要听听,她胡敏该如何回答我这个一针见血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