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针锋相对的对话
    对于胡敏的第一印象,我心中只有四个字---是个人物!

    至少,在我这个陌生异性突然出现后,胡敏没有惊慌,除了最开始的讶然之外,始终保持冷静态势。

    这时,我已经适应昏黄暗淡的灯光,心中开始飞快翻滚着试探对方的念头。

    说实在的,胡敏的反应已经引起我足够好奇,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在甲字监区影响力堪比沙山女监一监区姚静的女囚,到底心理有多么强大!

    当时,即便面对姚静的时候,我也只是用了一席话就将她收归帐下,何况我并不认为胡敏比姚静更有城府,心机更重。

    又停了十几秒钟,见胡敏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我,忽然动了!

    尽管很突然,但我的动作却很简单,就是,走!

    中步,向前!

    四五米的距离,我走了大约五六秒钟,按照一种非常匀称,几乎就像用直尺丈量好的步距,走到胡敏面前。

    不过,我的脚步很特别,一轻两重,就像在敲鼓。

    咚咚咚,一下又一下敲在胡敏心头!

    这种手段我曾经尝试过很多次,即便对于大长腿上官晓倩和那个身份不明的心理作战部队的张哥,我都能让他们心头产生一线恍惚!

    所以,我信心十足,认定胡敏不可能扛得住!

    同时,随着我的身形越来越靠近对方,一股滔天气势从我身上发散而出,罩向胡敏。

    古武术中,最高级别攻击对方的手段,并不是直接动手打伤打残敌人,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其实这一点倒是和心理学的行为攻击、动作攻击、眼神、气息攻击暗合,都属于通过动作、步频、声音、气息造出一种势!

    我,就是要传递给胡敏一种感觉---哥比你强大太多,你胡敏在我江枫面前,就像蝼蚁面对大象,老子想让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

    不过,令我没有意料到的是,我原本十分笃定可以对百分之九十九女犯都能起作用的心理攻击手段,却终于遇到了百分之一的例外!

    胡敏,只是淡淡看着我,不但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发出声音,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我忽然出现这一现象,已经从她的意识里抹掉!

    她,仍然只是一个人呆在这个狭窄阴森的禁闭室,孑然独世。

    我便有些无趣,不过心中对于这个胡敏的感觉,再次发生变化,并且更加警觉。

    这女人,绝不是简单角色!

    只凭她年纪轻轻就能处乱不惊的做派,胡敏还真可能是甲字监区的大姐头!

    事实上,我曾经以为胡敏只不过是暗中某人推出来的傀儡罢了,因为她太娇弱也太年轻…不过,显然这次我看走眼了。

    定住身形,我首先开口,“胡敏,你不觉得我来找你有些意外么?”

    见我发问,胡敏终于抬头,迎着我的目光道,“没觉得!”

    “是吗~~~”

    我笑了,“你好像已经算到我会来找你?”

    “差不多吧…”

    我立即接口,“那你说说,我找你想要干嘛?”

    “随便。”她倒是有问必答,不过这答案…嘿嘿,竟让我有种老虎吃王八,无处下嘴的感觉。

    “随便么?”

    我沉住心神,“中华字海里,随便这个词的解释是,任性而为!胡敏,既然你认为我可以随便,那我可就随便一个给你看看喽…”

    我的声音很平和,脸上带着微笑,嘴角则挂出意思邪魅的表情。

    尤其一双眼睛里射出凛冽的寒光,好像能穿透她身上的囚服,直接看到胡敏的本质。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忽然前倾,右手快如闪电探出,摆出一个想要撕裂对方衣衫的动作!

    快、如、闪电!

    我的手,就像从来没有距离般,忽然出现在胡敏胸口的高耸处!

    盯着对方,我很想看看胡敏在这个时候,会不会有所反应!

    她,究竟是不是石头人,连条件反射的自我保护意识都已经丧失!

    “呼~~~”

    再次令我感到尴尬的是,胡敏忽然闭上双眼,根本不看我,好像我想怎样就这样吧,脸上的表情冷然而不屑一顾,似乎真的任由我随便处理!

    处理她的身体或者灵魂!

    我的右手指尖便凝固在对方衣襟前,距离她的身体只有一公分。

    “哟,真是豁出去了啊!”

    我谐谑一句,“胡敏,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一些过分的事儿?”

    “不怕!”

    她慢慢睁开眼,用眼角瞥了一样摄像头,嘴边划过一丝冷笑,“你敢吗?监控都拍着呢!这位管教,不管你是谁,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的动作,我就可以告你!”

    “伶牙俐齿!”我松松肩膀,“你挺能说的!”

    “对啊,我不但能说,还能看呢!”

    胡敏看向我,“这位管教,我能不能知道你怎么称呼?”

    “可以,我姓江!”

    “哦,江管教,据我所知西京女监从来没有男管教!事实上,除了上面来人视察,甲字监区和其他监区都不允许男人进来,你…应该是其他地方的人吧?”

    “你说的对,看来你还真的能看人呢!”我点头,“继续说,我想听听你还能看出些什么来!”

    这一刻,我忽然很想知道胡敏眼中,我究竟是谁,是怎样一个人,来这里找她想要干什么!

    对,没错,我希望从胡敏口中知道我的情况。

    其实,我已经意识到,对方正通过一些很隐秘的手段,引导我们之间谈话的方向,也就是说,她希望控制主动!

    不过,就算我意识到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很自信,难道我江枫一个正儿八经心理学专业毕业生,还搞不过你胡敏么?

    我是沙山女监专门招进来的心理辅导教师,特么,要是连一个女囚都搞不定,我还混什么劲儿?

    “江管教,为什么我一定要接着说呢?”

    没想到,胡敏突然反问我这么一句,“我看你,是我自己心中的想法,我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让你听?”

    我便有些尴尬,不过,却并不想就此罢手,忽然笑了,“为什么?因为我想知道!更因为,我是管教,你是犯人,你,没有选择!”

    “是吗?”胡敏也笑了,“我没有选择?这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

    我双眼中闪过寒光,“我说的,并且,刚刚说完!你,能怎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