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最牛逼
    王队一脸惊愕,“江科,江科…天呐,要不是我知道您第一次来西京女监,肯定以为您以前在我们这里干过!哇~~~”

    我不想听她过于夸张的表达,冷冷说道,“王队,时间紧迫,请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面色白净,年纪看着不大,身材苗条的女犯人?是不是她?她叫什么名字?”

    这下,空山晚秋的脸上也显出诧异之色,接了一句,“江枫,你…够厉害的啊,你怎么知道是胡敏?”

    “胡敏?”

    我反问道,“晚秋队长,你也知道她?”

    “嗯,胡敏在甲字监区,甚至在我们西京女监都小有名气,我当然知道啦…”

    空山晚秋表示肯定,不过却将话语权交还给王队,“王队,胡敏的情况,还是你来说吧!”

    “好,好吧…”

    我注意到,当空山晚秋让王队介绍胡敏的时候,她的脸上却多少闪过一丝阴霾,似乎不太愿意谈及这个人!

    我便更加好奇了,空山晚秋知道却不说,王队脸色难看…难道说,这个胡敏是别人不能触及的禁脔么?丫还不能让人说了?

    脑海中闪过胡敏的样子,我实在想不通,这个看着文文弱弱,仅仅从外观上看感觉不到有多么凶残霸道的年轻女子,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以至于两个队长说起她的时候,都有些前怕狼后怕虎,犹犹豫豫。

    我有些遗憾,干嘛不昨晚多想想,提前从空山晚秋处了解了解情况?要是那样,现在就更加掌握主动,甚至不需要多费脑细胞去判断王队的话里哪些是真实情况,哪些是添油加醋,哪些,只是她胡编乱造故意遮人耳目!

    我,并不相信王队第一次就能将胡敏的全部情况合盘拖出!

    不过,我却并没有开口发出任何一种表达情绪的声音,只是静静盯着王队,以待下文。

    “胡敏…哎,这个女人啊,她还有三年多刑期吧,犯得是聚众赌博,组织妇女****罪…”

    王队终于开口,不过她的口气很滞重,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刚才那种嘻嘻哈哈的语调。

    “嗯!”我点头,就像变魔术一般从口袋里有掏出一盒没有开封的白娇子,低头撕开烟盒,点上一支。

    我其实并不一定要抽烟,不过我却明白,有时候,一种动作却能传递出非常不同的信息。

    比如,我如果盯着王队看,她的心脏或许受不了,甚至于会产生一种我对这个胡敏非常感兴趣,甚至以前就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正要借着这次机会出手收拾对方…类似于此的念头!

    而我掏烟,点烟,随口抽着,却又传递出另外一种含义---我只是对这件事儿而连带出的大姐头胡敏感兴趣,如果对方不是恰好犯在我江枫手上,老子根本连搭理她的心情都没有!

    事实上,我关注胡敏也的确因为换监室风波,不过,我还带着另一个谁也不知道的任务---西京刑警大队队长,大胡子张哥要求我在三天内找出潜藏在西京女监内部,始终没有暴露身份的贩毒运输网络核心人物!

    因此,尽管王队和空山晚秋都可能猜到我注意胡敏的出发点是因为换监室,但她们却只会怀疑我的动机仅限于此,而不可能猜到更深远的意思…

    果然,看到我开始抽烟,神情也不像刚才那样专注,王队似乎也放开些,继续说道,“江科,我知道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胡敏看着娇娇弱弱,却能成为我们甲字监区的大姐头之一,事实上,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胡敏不但是大姐之一,而且是势力最大的一个,甚至另外两人的影响力加起来都没她大…”

    我抬起头,配合王队,脸上闪过一些兴趣,“哦?是吗?不就是一个女犯嘛,她有啥特别的地方?哈哈,说说看…嘿嘿,是不是这货特别**啊?”

    我开了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一下将空山晚秋和王队都逗笑了。

    晚秋瞪我一眼,“江枫,注意你的用词!”

    “嘿嘿,好,好,我注意…说吧王队,这个小母牛,有啥牛逼的地方?”

    “什么小母牛?”两人有些好奇。

    我反倒不好意思了,原来人家没听过这个有点儿色的歇后语。

    看着她们,我笑笑,“不解释了吧?少儿不宜啊!”

    “切!”

    王队豪放地冲我撇了撇嘴,“江科,我们混监狱的,啥话没听过?你至于嘛…”

    “确定要听?”

    “说呗,嘴长在你身上,你想咋说都行,我俩听着,不怕!对不对,晚秋队长?”

    空山晚秋没有回应王队,不过也未反驳,只是看着我,脸上有些羞红,目光却亮亮的。

    我便道,“那我可说了啊…”

    “说!”

    “哈哈,这个…小母牛坐酒缸,最牛逼嘛!”

    “最牛逼?这也黄?”

    “最…谐音谐音…”我实在不好意思解释,空山晚秋忽然反应过来,拉了王队一把,“姐,别听他胡嘞嘞,别问了!”

    “什么啊!”王队不爽,“晚秋,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不行,今儿个还非得跟我说清楚了!”

    我不明白,这说着说着咋就话题变风向了呢?只要求助般看着空山晚秋,咳凑一声道,“我去接杯水…”

    转身我走向角落里的饮水机,就听空山晚秋对王队说,“王姐,你呀,问那么多干嘛…那个最,是喝醉的醉…醉牛逼…哎呀,羞死人呢!”

    王队口中发出一声惊呼,我便明白了,她一定听懂这句歇后语的含义。

    无奈中,我远远站着,问两女,“继续吧,说说这个胡敏好不好?”

    沉默半晌,王队终于继续讲,“胡敏入狱的罪名就这些,不过,我们都听说过一个传闻…”

    “嗯?传闻?怎么说的?”

    “说这个胡敏的家里是富豪,开了很多厂子,老爷子做实业赚了很大一笔家业…”

    “这又有什么奇怪呢?富家女犯罪率就一定比平民百姓低?”我没明白。

    不过,心中忽然一动,问道,“王队,胡敏家里是不是做化工行业的?嘿嘿,对不对?”

    “哎?你咋知道的?难道你认识胡敏?”王队这下惊呆了,连连反问,“不可能啊,不可能的…不过江队,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什么猜胡敏家里是干化工行业的呢?”

    她的反问已经给我答案,我,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