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就是她
    空山晚秋看向我,面上带着一丝不置可否的表情,“我还没想明白…总觉得有些奇怪。”

    “嗯,我同意晚秋队长的意见!”

    张区点头,“事实上,我对这次突检的意义始终有些搞不明白…”

    我的面色便愈发凝重起来,对着晚秋、张区以及王队说,“这样,咱们找地方好好聊聊,就请张区和王队将昨晚突检的情况仔细和我们说一下,好不好?”

    …

    甲字监区的管教休息室,我慢慢将兜里的香烟掏出,又慢条斯理、法度俨然地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这才示意张区和王队两人将昨晚山溪省和西京市两级监管局领导突检的情况,仔仔细细说出来。

    我眯缝着眼睛,烟灰不断弹入一次性水杯临时充当的烟灰缸里,面容显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总之,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足足说了十多分钟,王队总算将昨晚省市两级突查小组的全部行动讲了一遍。

    而我,则在她们几人迷惑、探求或者玩味的目光中,一根接着一根将烟盒里的香烟全部抽完,这才说了一句,“张区,王队,昨天下午关起来的几名犯人,我想见一下。”

    “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

    张区点头,示意王队陪着我和空山晚秋,竟然亲自去安排这件‘琐事’。

    我看着她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沉默片刻,笑着向王队说道,“张区长真是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啊,看来她的一惯工作作风属于…嗯,属于平易近人?”

    我的话,带着一股询问的口吻,王队一愣,没有立即回答我,显然不明白我话锋中潜藏的深意。

    并没有等到王队说什么,我又道,“既然张区亲自安排,我们也别闲着…嗯,这样吧,就请王队和晚秋队长跟我简单介绍一下甲字监区犯人的情况吧…”

    听到我的话,二人对视一眼,我微笑,心中明白她们应该知道我问这句话的意义何在。

    “江科,其实呢…”王队首先开口,毕竟甲字监区的情况她远比空山晚秋更熟悉。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是不是想问问铺头或者大姐都有那几个?”

    我不置可否笑笑,只是嗯了一声。

    王队一付心下了然的表情,开始对我介绍,“我们甲字监区一惯管理良好,因此铺头现象并不严重…”

    铺头,一般是指在监室安排铺位的时候,睡在远离卫生间最靠门,位置相对最好铺位上的犯人。

    通常是监室长或者本监室实际说话拿事的人才有资格称为铺头。

    她的话,我只当耳旁风,心中呵呵着,嘴里却应承道,“嗯,看得出来…”

    得到我的赞许,王队笑得更欢实,“至于大姐…江科,想必您也知道,在哪个监狱都不可能避免,对吧?我们甲字监区这里呢,大姐有三个…哈哈,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好几百人呢!”

    我眉头皱起,好几百人,三个大姐,看着好像并不多!

    但,物极必反,是不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每个大姐的势力都不小?一个人手下几十号人?或者说其能影响几十上百女犯?

    对于监区里大姐头这种情况,我们管教的一贯做法是,抓大放小,抓反放顺。

    什么意思?

    就是势力庞大的大姐,一定要盯紧,要狠抓,要相近办法削弱其势力!而至于有能力管着几个、十几个这种大姐,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采取拉拢和威压并举的策略。毕竟,以人治人才是王道,管教也需要争取有威信有能力,愿意积极配合狱方工作的女犯人来管理其他犯人。

    当然,有时候也有一些例外情况,一个监区几百犯人,只有一两个甚至一枝独秀的大姐,而监区管教却并不打压。

    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并非没有,比如,在我们沙山女监,一监区的唯一大姐姚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姚静背后有人,再加上个人魅力十足,手段高明,因此在沙山女监一监区,属于在犯人中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的主儿。

    实际上,我之所以能在沙山混得风生水起,在一监区的威望甚至比队长王英、秦姐她们还要高,姚静,功不可没!

    而且姚静从来没有给监狱、监区惹麻烦,并且还曾经减刑两次,再加上姚家的背景,因此沙山女监没有人成心和姚静过不去,刻意打压她,这样一来也造就至少在沙山一监区姚静一家独大的格局…

    不过,姚静太特别了,我相信,并不是每个监狱每个监区都有姚静这种角色,更多的,还是普通犯人,她们中有些心眼够多,手段够狠的主儿,会在长年累月劳动改造中,渐渐聚拢一批与其关系好的犯人,并能够为这些犯人出头,同时也得到犯人们拥戴…

    现在,王队说甲字监区有三个大姐,第一感觉,我便觉得这三个人都不好对付,而且说不定被关起来的几个女囚中,就有这样的狠角色。

    挥手,我打断王队犹自滔滔不绝地介绍,沉声问了一句,“王队,我想知道咱们关起来的几个女犯中,有没有所谓的大姐头?是谁?她犯得什么事儿?刑期还有几年?在甲字监区表现一贯如何?…”

    就像连珠炮,我根本不停歇,一口气抛出十几个问题!

    但,大概的含义都是集中在,那几个被关禁闭的犯人中,有没有大姐头,她是谁?

    王队被我问得目瞪口呆,足足愣了两分钟的样子,这才回答道,“江科,好我的江科啊,您怎么能猜到被关着的有大姐?真是神了哎~~~”

    我懒于回答她,毕竟昨天下午,也只有我一个人观察出那几个女囚的异状。

    不过,我还是笑道,“瞎猜的…嘿嘿,既然王队你问了,我就再猜一句嘴,是不是那个大姐就是最后我让并排进监室的三个人之一?而且是反应最不激烈,好像属于被捎带收拾的那一个?”

    我的问题有讲究,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让她们转身迈步,正中的一个女囚表现的最激动,左边的一个也有些蠢蠢欲动,而只有右边的那一个,看着脸上似乎带出不满,但始终处在一种和自己好像没什么关系的状态!

    对,我说的,就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