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奇怪的密码
    我注意到,发短息的手机号码已经被隐掉,我只能看到‘私人号码’几个字。

    有些茫然,我顺手点开,想看看这个通过所谓私人号码在凌晨四点发过来的短信息,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内容。

    然而点开之后,我不但没有那种豁然开朗、云拨雾散的感觉,却更加迷茫而且惊诧,因为短信上的文字,实在是太无敌了。

    我不禁有些脑仁疼,这条短信,读它,会让人有种绞尽脑汁在破译密码的感觉。

    短信的内容并不长,只有寥寥二十几个字。

    “山水之间,落英,老鼠和大米,≈,5513,福临门!”

    反复看着,颠来倒去,结果,我还是彻底蒙圈。

    直觉告诉我,这条短信息绝对不是某个无聊人的恶作剧,更不是发错手机号码误传给我,正相反,它一定是某个熟悉我的人特别编制出,定向发来的!

    只不过,我却想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究竟出于何种目的?

    想和我交流吗?却连一个可以拨回过去的号码都没有,可要是没有目的,那对方发这样的信息又想干嘛?

    隐隐约约,我的脑海里忽然想到一人!

    紧接着,镜头纷呈而来…一个妖娆缤纷的倩影,她曾经的海誓山盟,她为我四处奔走,却最终没能力留我在t市的失望伤神,她毅然决然踏上飞往异国他乡飞机的最后一抹惊鸿…

    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正是我的初恋女友,让我变成男人同时自己也从少女变成少妇的林芬。

    我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联想到短信的主人可能是林芬,因为写这种‘密码’类型的短信息或者小纸条,正是我和林芬之间特有的小游戏,也可说仅仅属于我和她独有的秘密。

    一瞬间,我便有些茫然,因为能在凌晨时分专门给我发密码信息的,除了我的初恋,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

    只是,我和林芬不是已然分手了么?她离开华夏将近四个月,而我参加工作也有一百天,这段时间,我们从来没有联系过,甚至,我都没有向其他同学侧面打听过林芬的消息。

    我和她,就像地球的南极和北极,或者是彼岸花的叶片和花瓣,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因此,我在条件反射想到林芬之后,又第一时间否定,没有向这个方向继续猜测。

    沉默着,玩味着,思索着…

    我点上一根白娇子,用青烟在空中画着这几个字,山水之间,落英…5513,福临门…

    可惜的是,任何联想出来的念头,都如同青烟袅袅一样刚刚出现就消失殆尽,完全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而房间里却渐渐被烟味充斥着,似乎佐证着我江枫正以实际行动,对抗墙壁上所贴‘禁止吸烟’四个字…

    终于,我翻开手机通讯录,调出另一个让我想到就开心快乐并且充满温馨的人名,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停了片刻,再打,还是一样的电子提示音…

    最终,举着手机,我无言。

    墨芷舞这丫头,又不知道跑到哪里执行任务去了,对于她,对于她的生活模式,我可谓又爱又恨。

    心中思来想去,觉得似乎自从芷舞向我表白之后,不,也包括之前,我就始终搞不清楚墨芷舞的工作性质,今后的工作安排,甚至下一刻人会出现在哪里…

    这种感觉令我觉得很不舒服,甚至时而会伤感。

    毕竟,我曾经一度将墨芷舞定位为能够接替林芬,成为我名正言顺女友的第一人。

    如果没有记错,我和墨芷舞情感迅速升温那段时间,正是和岚澜第一次分手后的空窗期。

    可,墨芷舞虽然数次表达出希望和我一起生活,甚至想将自己处子之身交给我的意图,但却在我询问她的工作情况,以及我们如果真的在一起了,婚后如何安排生活,努力让小日子过得甜甜美美这些最最基本的憧憬性问题上,变得语无伦次、吞吞吐吐,说不出所以然。

    要么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并且即便惹得我不高兴,也不会做出任何一句解释…

    说起来,我和芷舞的关系,虽然曾经一度非常接近彼此全情相爱,却因为各种原因,反而似乎变得渐行渐远,最终我重新回到岚澜怀抱,还发生了和洪蕾、晨晖、英婕以及小娥嫂子等的纷乱情感纠葛。

    因此,有时候想起来,我甚至会对墨芷舞心生怨念。

    想要问问她,芷舞,你这是在谈恋爱吗?不知道你人在何处,在干嘛,和谁在一起,甚至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还总是一次次食言…

    我江枫有别的女人,也许是我花心,但,你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

    事实上,即便我自诩纯爷们男子汉,但我也一样希望遇到难题的时候身边有人可以倾诉,可以安慰,可以出谋划策,可,往往这时候,我却找不到墨芷舞在哪里…

    最典型的例子是,如果这次西京之行我第一时间能联系到芷舞,便不会再去找到岚澜头上,更没有她为了我立即赶赴西京,使得我俩破镜重圆,继而再次摔碎…这一肚子故事。

    现在,生活再一次生生打我的脸,或者说印证我和芷舞为何如此无缘。

    原以为,这条短信是墨芷舞发给我的,或者是第五迎风大哥委托她发给我,对我进行密码破译方面的测评,当然,也可能是某些其他试探…结果呢,我却根本连墨芷舞的电话都打不通…

    于是,我已经几乎可以肯定,发短信的人不应该是芷舞。

    可,不是她,又该是谁呢?

    我想到问一下第五迎风,却意识到这个时候,打搅身患残疾甚至命不久矣的迎风大哥肯定不合适,而墨擎天也不可能知道芷舞的下落,更别说这些稀奇古怪文字的含义…

    我便纠结起来,这究竟是一条代表某些特殊意义的短信,抑或真是无聊人的恶作剧?

    而时间就在我的纠结和迷茫中逝掉,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梦中,就觉得有一双柔软的手在轻轻推搡我,耳边也传来一阵娇呼,“起来,起来给我治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