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酒壮怂人胆
    也许毕竟一口气喝了这么多烈酒,我有些精虫上脑,不,酒精上头。

    所以声音放得十分大,并且说出来的话,也显得有些暧昧放肆。

    空山晚秋看着我,张了张嘴,烈焰红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当众怒斥我的调笑。

    也许,她完全被我震慑住,从而心生爱慕了吧!

    的确,这样的念头很臭屁,但并不代表绝对不允许存在。

    随着酒精完全融入血液,甚至深入五脏六腑,我有些头晕脑胀,觉得快要压不住!

    毕竟一口气干掉一斤半左右的高度烈酒,何况洋酒和华夏的酒不太一样,味道…不是很美丽。

    我又站了几分钟,在面色已经完全变成苦瓜的五个家伙可怜巴巴的烘托下,我的形象,无限高大起来。

    “我,没醉!没倒!没吐!对不对?”

    他们不说话。

    “嘿嘿,不说话也不能否定什么…唉,寂寞,真是一个没有意思的感觉!”

    “扑哧!”

    空山晚秋笑起来,她狠狠拽了我一下,“少装了,走吧…”

    我点头,没心情再看这些和我不相干的倒霉鬼谁最苦逼,冲着老虎道,“虎哥,列位,我还有事儿,就不陪着大家了…这几个家伙,谁最后买酒,就看他们自己的实力和运气吧!”

    说完,我再次冲着虎哥点点头,示意一下,在空山晚秋挎着胳膊将我的逼格充分提升后,大步流星走出横冲直撞酒吧。

    我只是知道,今晚,有人要悲催了!

    …

    “江枫,咱们去哪里?”

    空山晚秋的眼睛亮亮的,灿若星辰。

    “去哪儿?哼,你还有脸问!”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甩脱她的胳膊,实际上,我只是想要调整一下姿势,她顶着我的胃部,直接就能搞得哥们吐。

    “别…别生气了,好吗?”

    猎装美女可怜兮兮摇晃我的臂膀,“江枫~~~你答应要为我治病的!哼,要不是你自己不守诺言在先,我怎么可能气不过和你斗酒呢?嘻嘻,不过呐,我也总算见识了啥叫真正的酒神,什么才是所谓‘深不见底’!”

    我连忙摆脱对方,好么,还敢摇晃我…我特么差点儿被她晃荡得呕了!

    “打住,快打住!”

    我推开空山晚秋,“你想让我吐你一身么?”

    “呀?”

    她面露惊讶,“我还以为你真的是酒神呢,千杯不醉万杯不倒…”

    “闭嘴!”

    我火了,“你丫头再敢贫嘴,我特么干你啊我!”

    “****?”

    她挺起丰满,似乎要从猎装里爆出,“来啊,干啊!”

    盯着她,我忽然泄气了,这特么的,果然是防暴队的,干都不怕。

    “得嘞,算我服了!”我无奈道,“姐,亲姐,你看我这样子,还能不能给你治病?”

    她不说话,只是倔强地看着我,噘着嘴,样子很可爱。

    我有些迷离,“这样看我干吗?没见过帅哥啊!”

    “没见过,人家天天在女监,见得都是女人,女犯人!”

    于是,我被对方揶揄得死死的,也没了心情和她斗嘴。

    沉默中,空山晚秋又道,“江枫,走吧,不管今天能不能治病,我们总不能这样在路边晃荡吧…”

    觉得对方说的有理,而且走出一里地,酒劲儿也稍微压住,我想了想,“要不送你回去吧?”

    “我不要,今天不想回女监住!”

    “哦?你一直住在女监宿舍?”

    “很奇怪?大家不都是这么住的吗?”

    我便无语,的确,之前张小琴、程瑶馨她们,不都是在沙山女监常驻么?甚至岚澜和陈倩这样的高层、中层领导,她们不也在沙山女监有自己的宿舍?

    全国大多数监狱都建在远离市区的偏僻地带,狱警出入并不是很方便,因此大量在职人员都会在监狱里居住。

    不过我的情况特殊,又因为答应岚澜帮她联系基建改造的供应商,因此我倒是越来越不在沙山留宿了。

    我点头,“那好,咱不回监狱…可,你家在哪里?西京哪个区?”

    “我不是西京人!”空山晚秋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在西京就我一个,连同学都没有…”

    于是,我立即便没话。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工作、生活,但既然晚秋不想说,我也没有不断八卦她心思的念头。

    想了想,我道,“要不去我那儿吧,我给你开间房!”

    我目前还住在宾馆,而陈倩因为同学来看她的缘故,房间空着,倒是能让空山晚秋暂时借住。

    她的脸瞬间飞起两朵红云,低下头,两只脚漫无意识地踢着小石子,不说同意也不说不行。

    女人的心思,猜猜猜!

    我有些木乱,试探着问道,“要不,你说去哪儿?我送你!”

    “我…就去你那里吧,反正你得给我治病…”

    于是,午夜时分,我带着空山晚秋回到宾馆。

    迎着霓虹灯,我的心情有些恍惚,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总是萦绕各个性格迥异的莺莺燕燕?

    如果陈倩、岚澜、空山晚秋她们是因为很难接触到出色优秀的男人,因此见到我就像饿虎碰到美食,那洪蕾呢?晨晖呢?英婕呢?燕然呢…

    我,没有答案。

    索性,我不去想没有答案的答案,告诉自己,生活,总是不可预知,而我们每个人,却必须在这种不可预知的生活中出生、成长、老去最终死亡。

    …

    进了宾馆,我安排空山晚秋住进陈倩的房间,然后在她复杂而似乎有些不舍的目光里,回到自己房间,冲进厕所。

    “呕~~~”

    娘的,我吐得昏天黑地!

    也许,内力能够让我尽可能化解并排出那些酒精,却终究不能令我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继续逍遥放纵,我的身体,还是差点儿事儿…

    吐了差不多半小时,我始终处在一种吐得没得可吐刚要站起身,却又阵阵恶心涌上,不得不再次抱着马桶继续未竟事业的状态…

    敲门声响起,空山晚秋的声音传来,“江枫,江枫你开门,开门啊,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听到她的声音,忽然间,我坚挺了,就像服用了某种催情药物,却压抑半晌,直到这个时候才突然发作…

    玛德,我,长身而起,大步流星冲到门口,一把拉开宾馆房门,将外面已经换上睡衣的娇躯,猛地扯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