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火箭
    转身,不再看老虎,内息已经在我四肢百骸冲通气血,而随着酒精被逼出体外,醉意早已从我意识里被一点一点抽出。

    我冲着那几个成心想看我笑话的男人说,“哥几个,既然拼酒是我提出来的,所以规矩还是由我来定,你们觉得咋样?”

    “定呗~~~”

    几人都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样子也算是久经沙场的酒坛宿将。

    我点头,“好,那我可要说规矩了…”

    他们几个互相看看,也不管认识不认识,都笑嘻嘻点点头,“好啊,说呗…”

    “虎哥,你这里还有多少高脚杯?”

    我并没有立即说出怎么个拼法,而是转过脸问老虎,“我们五个人,一人十个够不够?”

    “ok!”

    老虎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的确,能经营这么大规模的酒吧,几十个高脚酒杯根本不叫事儿。

    “好,虎哥,给我们摆上两排桌子,算我在内一共六个人,一排放三十个酒杯!”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将身体内的啤酒逼出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剩下的量,已经不足以对我形成任何威胁。

    不过,我依然没有松懈下来的意思,犹自暗中催动内息在四肢百骸沿着任督二脉的轨迹不断流转。

    这样的结果便是,我的身体已经被酒水完全湿透,并且顺着躯干流到双脚上!

    要是有心人仔细观察,我那双原本铮亮的皮鞋就像泡在一层薄薄的酒中,显得颇有些光晕…

    这时候,空山晚秋也走上来,她的狂野打扮立即吸引了所有酒客的目光,不少人开始打口哨起哄。

    无视那些宵小之徒,站在我身侧,空山晚秋定定看着我道,“江枫,我替你!”

    “你?”

    我笑了,“晚秋,还嫌我丢人丢得不够大是吗?”

    我的意思她应当很清楚,要不是因为她空山晚秋一上来不问青红皂白,连着干掉三瓶啤酒,我何至于被逼到如此田地?

    所以,有时候世上的事儿真是说不清,空山晚秋的突然发难和虎哥等人煽风点火,再加上酒客们起哄,我便终于骑虎难下,不得不出头和某些好事之徒斗酒。

    但,纯爷们难道不正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么?我可以面对比拼酒凶险万分的境况,这点儿小事…嘿嘿,算特么个**!

    空山晚秋还想说话,我冲她摆手,“边儿去!好好看着你哥咋喝酒,别以为自己能灌几瓶啤酒就不知道咋回事儿了…”

    很快,六十个高脚酒杯拿上来,老虎这货的脸上洋溢着无比兴奋的表情,就像他丫的今天结婚一样。

    “兄弟,哈哈,牛逼啊,怎么着,连干三轮么?给力,我看好你!”

    白了虎哥一眼,我实在懒得鸟这厮。

    转过头,我冲另外五个满脸不含糊的家伙道,“哥几个,拼酒不是拼喝水,对吧?啤酒的劲儿太小,不带劲!”

    “那你啥意思?”

    另一个也接了一句,“老白干还是二锅头?随便!”

    我笑道,“有见过高脚酒杯喝二锅头的么?”

    在他们满脸狐疑中,我冲虎哥问,“老大,考考你们酒吧的实力。”

    “啥?”对方没有听明白,“兄弟,啥要求?”

    “美国金麦酒、格林纳达朗姆酒、波兰精馏伏特加、山姆大叔家的everclear酒、苏格兰四次蒸馏威士忌、捷克old、保加利亚巴尔干伏特加…”

    我一口气报出十几种洋酒的名字,问老虎,“虎哥,你们横冲直撞有哪几种?”

    “卧槽!”

    老虎,一瞬间进化成为傻逼。

    我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暗笑,看来虎哥明白我打算怎么搞事儿!

    这些洋酒,全都是高度烈性酒,其中有些简直就是酒精,号称酒精含量能够高达百分之九十几!

    什么概念,就特么纯酒精!

    那几个家伙有人脸色大变,有人一脸茫然,还有不明所以却非要不懂装懂愣充大尾巴鹰的,在一旁瞎咋呼,“啥啊,不就是洋酒嘛,威士忌、白兰地、鸡尾酒,谁怕谁啊!”

    没有搭理这些家伙,我追问老虎,“虎哥,到底有没有啊…”

    “这个…”老虎擦着满头冷汗,“现在店里只有法系苦艾酒,火箭…兄弟,这是度数最低的一种。”

    我点头,“行,就它吧,有多少算多少,都上来。”

    这时候,另外五个人中懂行的那个家伙终于怂了,冲我低声道,“哥们,至于嘛,这不是泼命上了吗?”

    我冷笑,“怎么着,不喝也可以,你只要愿意给今晚所有客人买单,我无所谓。”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规矩不是已经定好了吗?刚才同意的没有你?”

    “”这货没话了,瞅着我满眼憋屈。

    我再次转身冲一脸苦涩的虎哥说,“怎么着老大,你要不认我这个兄弟,那就别拿酒过来。”

    见我说的狠,老虎没辙了,吩咐道,“去,拿十瓶火箭过来。”

    很快,老虎的小弟送上十瓶火箭,我看了看,点点头表示可以。

    火箭是苦艾酒中比较常见,同时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不过酒精含量绝对够味,达到75度。

    我曾看过一篇介绍火箭的文章,上面的说法记忆犹新。

    于是,在我脑海中,喝这种烈性带着茴香味道洋酒的方法,便慢慢浮现在脑海中。

    “饮用火箭,准备好一杯冰水放旁边,苦艾酒直接倒在shoot杯里,第一步,先闻香气,第二步沾唇品尝,第三步大口喝体验层次,然后小口喝水,细品回甘。接下来的个把小时,即使是被酒肉搞麻木了的口腔,也会一直舌底生津…”

    不过,这次我可不打算让这些胆敢挑衅我的家伙,按照正常方式品酒,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儿,干,就彻底干死对方!

    我示意侍者将十瓶酒分到在六十个高脚杯中,当这些略带琥珀色的火箭,在酒吧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显出流光溢彩,这才转身冲几个家伙笑道,“来,哥几个,听我说说这酒该怎么喝!”

    端起一杯火箭,我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顶牢,细长的杯杆便穿过我食指和中指之间。

    灯光摇曳中,我目测这杯酒大概有一两多的样子,于是慢慢晃动几下,在众人兴奋且充满叫嚣的呐喊声中,我,突然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