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赌气拼酒
    我迎着英婕火辣辣的目光,用词越来越放肆,同时,双眼也毫无忌惮地在她凹凸有致的娇躯上逡巡…

    她满眼风情,问我,“去宾馆干嘛?”

    “干…”

    “切!想得倒美!还宾馆呢,我告诉你,过了那个村没有那个店…你呀,自己回去撸…”

    沃日!

    没想到英婕说话如此大胆,我立马被其生生打败,嘟囔一句,“你丫牛逼啥啊…”

    “哈,江枫小迪迪,你自己约人吧,我可要先回去了,一大堆事儿等着我呢…”

    潇潇洒洒,英婕莲步生烟离去,我便忽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拉着虎哥神侃一番,又跑到酒吧表演台上唱了两首歌,收获一片掌声以及某些少女****的秋波暗送,我终于又接到一个电话。

    号码很陌生,我接通,“谁啊?”

    “江队么?是我,空山晚秋。”

    “哦,晚秋队长,这么晚了,你打电话干嘛?”

    “我…我想和你说一下,甲字监区的犯人都安排好了,所有人在新监室各种翻…嘻嘻,找出不少好东西呢!”

    我清楚,空山晚秋口中的好东西,应该是那些犯人私藏的违禁品或者擦边物件,便笑道,“恭喜晚秋队长,一次性收获这么多战利品,回头该向你们西京女监报奖了,咱可说好了啊,奖状归你,奖金归我,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嘛…”

    “江队,你…哎,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嘛,真烦人!”

    “哈哈,好,好,我好好说话…那,晚秋队长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听到我这么说,电话那头空山晚秋反倒没话了,但她却似乎不打算挂断电话,好像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讲。

    我有些奇怪,问她,“晚秋,你还有事儿吗?要不,出来坐坐喝一杯?”

    我也是无聊,原本只想客气一句,谁知空山晚秋却立即答道,“好,你在哪儿呢?我这就过来!”

    “啊?真来啊?”

    “假的!”空山晚秋好像有些不高兴,“怎么,请不起我喝酒么?”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江枫就一守财奴,高老头!嘿嘿,我在南二环边上的横冲直撞,要不要我给你发一个位置信息?”

    “不用,那地方我知道,你等我吧,喝不死你!”

    对方匆匆挂断电话,而我,却有些迷糊且茫然。

    难道这个飒爽英姿,身手牛逼的女监防暴队长,真的要陪我喝酒?

    可,我好像和她没有那么熟悉吧?

    要是换做马雨茗邀约,我当然不会有丝毫意外,可空山晚秋…真是没想到。

    带着这种狐疑的心情,我自斟自酌起来,猛然间,我想明白了,为什么空山晚秋会答应我的要求,大半夜跑来讨酒喝。

    “草!”

    我骂了一句,有点儿气愤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最近用得太多,以至于锈逗了!

    此刻,我已经想清楚原因---空山晚秋,妹纸这是惦记着我给她治病呢!

    下午的时候,我无意撞破空山晚秋的**,知道她身上患有和马昕类似,却又不完全一样的性瘾症!当时我曾答应她,只要顺利安置好甲字监区女犯人调换监室,以及林夏洲女囚转监行动两项工作,我一定会在晚上为她治病。

    只是张斌的电话打乱我的安排,紧接着又和英婕见面,我便将给空山晚秋治病的事儿,彻底抛到九霄云外了…

    心生忐忑,我随手敲着桌面,等待空山晚秋到来。

    二十几分钟后,一身猎人装打扮的空山晚秋出现在横冲直撞酒吧。

    仅仅从装束上看,她要比我这个来不及换掉西裤衬衫的家伙,更加应景儿。

    我赞叹,啧啧道,“晚秋队长,真是帅呆了,我就没见过任何一个女人能把猎人装穿出如此逆天的效果!”

    想了想我又道,“火蓝刀锋和火凤凰中的女兵,也没有晚秋队长这么帅气!”

    “少戴高帽子!”

    空山晚秋面色不善地在我面前一屁股坐下,我心惊胆战看着被她狠狠压在丰臀下的圆角座椅,深深为椅子的结实程度而担忧。

    “江枫,人家穿的不是猎装,是迷彩好不好,你少拿我跟大明星比较!”

    “不,不!”

    我连忙道,“哥们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我可不敢胡乱拍马屁!”

    “哼,我看你啊,就是一个马屁精!”

    “”

    “行了吧,江队,是不是良心发现,觉得愧对于我,所以才这么说的?”

    立马,我被空山晚秋的聪慧迅速打败,原来人家丫头早就看破我的小心思了。

    “嘿嘿,这个,那个…”

    “行了!”

    对方不满地瞪我一眼,言道,“怎么着,咱今晚就在横冲直撞治病?”

    “当然,当然…啊,我是说,当然不啦!”

    随手擦了一把额角上的汗水,我有些为难,“可…到底去哪里合适呢?”

    “少废话,地方我找!”

    空山晚秋递给我一满瓶啤酒,“干了,咱走!”

    “啊?”

    我已经喝了一晚上啤酒,肚子早就撑得圆的跟地球差不多,于是便有些怂。

    “晚秋…慢慢喝嘛,咱又不是比赛…”

    “对,不是比赛,是赌气!”

    空山晚秋没有搭理我,径自举起一瓶啤酒,冲我示威,“我干了你随意!”

    说着,一抬头,扬起如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子,咕咚咕咚将满瓶啤酒灌下!

    我看傻眼。

    刚才是英婕,现在又来个空山晚秋,难道说,我江枫遇到的女人,酒量一个比一个牛逼?

    “怎么着,还不喝?”

    不屑地瞥我一样,空山晚秋举起第二瓶,“我干了,你继续随意!”

    我再也不能淡定,于是,随着空山晚秋连干两瓶,终于举起酒瓶子,“成,我陪你!”

    “嘻嘻,这还差不多!”

    空山晚秋接着举起第三瓶,还是那句话,“我干了,你继续随意!”

    眼巴巴,我看着空山晚秋连续干掉三瓶啤酒,而我这一瓶才将将喝到一半的样子。

    唉,不是哥们怂,肚子根本装不下啊…

    这时候,虎哥好像注意到我们的异状,直接将探灯打了过来,于是,满酒吧全部侧目!

    电音响起,“来吧,拼吧,干吧,江枫先生,等你喝啊,一口闷掉啊!”

    我,“”

    肚子里咕噜咕噜响,一咬牙,酒瓶口对嘴,开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