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共同特点
    晚秋不再说话,我想,她肯定明白我为什么不允许任何西京女监方面的人插手!

    与空山晚秋的通话刚刚结束,我还没来得及将点上的香烟品出味道,狱政科那边突然打来电话,说林夏洲转监队已经抵达,五分钟后就将进入西京女监内。

    这个消息极具爆炸性,我当即转达给集训监区相关领导,并请对方再去一趟已经安排好的监室核查情况,然后和马雨茗、林娇两个来到监区大门口,随口聊着天。

    “马监,黄监、方监她们什么时候走的?”

    “你们送新改下监区没多久就走了,据说手头都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

    “哦…”

    我没再多问,心里明镜一样,这几名领导,包括和我不对付的督察队长,恐怕早就躲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谁也不想没吃到猪肉反惹一身骚。

    还是那句话,接收林夏洲转监队伍是分内的事儿,做好了没有功劳,做不好出了事儿,却一定是大事儿,谁也承担不起!

    我再次点燃一根烟,现在是监区外的空地,我并不担心被人看到算做违纪。

    手一抖一抖,我将烟圈套向空中,圈住朵朵白云,思绪却变得十分飘忽,似乎腾云驾雾随着青烟消散飘向远方。

    这两天没顾上和晨晖联系,只是知道她带着老爹老娘跑到香格里拉去了。

    翻开手机,上面有晨晖之前通过微信发来的照片,天,如此湛蓝,云海青山绿水黄田…

    老爹老妈还有姐姐和小外甥,在照片里微笑,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我便有些想念晨晖,这个对我一无所求的女孩,她的善良和恩情,总觉得今生今世还不上了。

    最后那幅照片上,晨晖背朝镜头,展开双臂挺直修长的娇躯仰望蓝天,脚下则是一条蜿蜒曲折不见尽头的盘山公路。

    照片底部还配了一句话,准确说,是我写给晨晖那首诗中的两句。

    送君千里仍相念,只因一别缠杨柳。

    我的情绪便晃荡起来,想着晨晖,想起洪蕾和乔小娥,想到茹姐、燕然以及英婕…

    最后,定格在岚澜那张比花花谢语的俏脸上。

    我真不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难道岚澜,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就如此重要么?

    甚至比对我倾情付出的晨晖、洪蕾还要高?

    …

    长叹一声,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明白,这一生,恐怕再也逃不脱和岚澜的情感纠葛。

    莫名心伤,我忽然想到岚澜说不定已经投入韩阳的怀抱,两人比翼双飞恩恩爱爱,而我,却在千里之外,思念一个无数次辜负我也被我伤害过的女人…

    “江枫,想什么呢?”

    身侧的马雨茗忽然推了我一把,“是不是想起以前的恋人了?”

    “嘘~~~”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站在前面几米处,正翘首以盼的林娇,冲马雨茗努努嘴,“有话回去慢慢说啊…”

    “切,胆小鬼!”她嘟囔一句,不再看我,走向前去和林娇随口说着什么。

    我便苦逼了,我怎么就成胆小鬼呢?

    难道我必须将心中想法大声吼出,让全人类都洞悉并且八卦我江枫的情感世界,这才叫男子汉?

    要真是那样,我肯定会被别人看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只不过,马雨茗的问话却让我有些茫然,是啊,我干嘛要想岚澜,为什么最终脑海里会定格出她的身影?

    难道说,我就这么没出息没骨气么?

    我…并不知道,也得不出任何答案。

    时间,便在我这种很奇怪的心态中一分一秒逝去,直到一条车龙出现在视野中,我才恍若回过神来,明白林夏洲转监队终于抵达。

    心中做了万般准备,但…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后面几个小时发生的一切。

    这么说吧,转监安置行动,竟然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百倍!

    林夏洲那边看来对押送女囚这类行动极有经验,对方准备的材料之齐全,令我眼界大开。

    领头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一身武警制服,始终面目冷峻站在一边,盯着那几辆押解犯人的改装卡车,看来应该是当地武警部队的同志。

    女人姓夏,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风霜和酷暑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两酡象征地域特色的高原红。

    很快,从她行事和说话,我已经感觉到这是一名非常有经验,并且头脑清楚,办事极有条理的狱警干部。

    “马监、江队、林队,这是我们此次转监行动所有在押犯人花名册、犯人档案、刑期记录表以及减刑备案表…我已经另外准备了她们的详细资料,一会让人送到你们狱政科…”

    “夏姐,你的工作做得真是够细的!”

    “对啊夏姐,我很想知道你说的女犯详细资料都包含些什么呢?”

    我和林娇一人一句,就像抢话一样问个不停,夏姐便笑了,“你们还真是心急…哈哈,那我就简单说两句…”

    几人走回办公楼,同时,在林夏洲女监管教和武警战士的指挥下,那些女犯们一个接一个从改装押运卡车上下来,在集训监区训练场上排队集合。

    二楼会议室,夏姐使劲儿搧着扇子对我们抱怨道,“哎呦,西京怪不得被称为神州四大火炉之一呢,到了这里才明白,果然热得让人受不了…我说江队,空调调低点儿好不好?”

    我连忙遵照吩咐调低空调温度,然后笑着说,“夏姐,我们西京啊,夏天就是热,比起来,你们静夏可是好地方,黄河渡口、羊皮筏子漂流、沙湖美景…真是美不胜收!”

    “哟,小江,你去过静夏?”

    “嗯,大学的时候去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口没来由疼了一下,那次,是我大学期间少有的几次外出旅游。

    我记得,应该是第一次我和林芬单独出行,当时,我带着一个学期打工攒下来的五千块,和林芬玩遍静夏自治区的许多大好河山…

    此刻,有人和我说起静夏,说起沙湖,但林芬…我们已经分别快半年了吧?

    收拾心思,我转移话题,“夏姐,说说你是怎么准备这些犯人资料的?有什么要提醒我们注意的地方?”

    “嗯,你不问我也一定要说!”

    夏姐的面色忽然便严肃起来,“马监、江队、林队,这次分到西京女监的犯人,一半以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