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进!
    右手抬起,握拳,大拇指从食指和无名指之间穿出,摆出鸟啄的手型。

    不过,我虽已下定决心给这几个实际潜藏的罪魁祸首好看,但,我并没有鲁莽到不顾一切虐她们。

    心里很清楚,毒打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女囚,就是犯错误,甚至是犯罪!何况,现在无数双眼睛正盯着看,我江枫绝不能落下任何口实!

    当然,在我下定决心搞掉这几名女囚的时候,任何顾虑也只是促使我谋算更周全的动力,却无法阻止我最终出手。

    对我来说,此刻需要做的,就是等待一个机会,以及制造一个冠冕堂皇将对方直接拿下的理由!

    声音压低,我忽然踏前一步,凑到三人身后快速且急促地说了一句,“铁屑是用来混杂的吧?”

    与此同时,我的双手迅疾无比探出,飞快在对方三人后心位置分别点了一下。

    动作,隐蔽且幅度极小,同时挪动脚步用身体遮挡住周边所有人的目光。

    这样一来,除去我和三名女囚之外,没人听到我的话,看到我的小动作…

    和预期没有分毫差别,陡然间,她们几乎不约而同浑身战栗,而我则指硬如刀,就像正在用匕首或者小刀捅向对方后心。

    女囚神经紧张、威胁站在身后、突如其来的诳言、以及似乎被偷袭的恐慌…

    这一切,让对方在一瞬间失了魂,而我,正是利用这种方式诈出她们是否心中有鬼!

    我断定,只要对方三人的确和收集铁屑事件有关,必定心中有鬼,因此便很可能被我吓出实情。

    而且由于人类个体间存在差异化,不可能三个人同时猜透我在诈她们!

    而,只要有一个家伙露出马脚,我便有一万个理由瞬间搞残这些败类!

    果然,左右两边的女囚身体剧震,但并没有做出多余动作,而是装模作样侧头问我,“队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队长,什么铁屑?毒品?”

    她们是没动,但中间正背对着我的那个女囚却动了,她的心理素质显然不像两名同伴那样强悍,更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于是,她做出的反应就不仅仅是语言上装疯卖傻,而是,前冲半步,企图脱开我的控制,继而猛一转身,挥拳砸向我的面部!

    我冷笑,玛德,老子等的就是你这一下!要是你们之中没有谁先动手,我还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理由暴打尔等!

    现场的局面便有些诡异---从别人眼中,我只是发号施令,让她们转身面对316监室大门,接着也只是向前迈出一步,似乎和她们靠得近了些而已…

    可,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一名女囚却忽然冲我动手了!

    我江枫是谁?国家权力机关的公务人员,如假包换的狱警!

    所以,女囚这一下,已经构成袭警罪!

    我冷笑,看着对方状若疯虎般急转身,冲我脸上挥拳,却在将将要击到我面上时,忽然露出错愕的表情,似乎意识到我这是在做局,在诈她们!

    但,有些事情绝对不能错,错一次,别说自由没有了,甚至生命也不见得能够保全!

    我绝不会给她们任何挽回自己失误的机会和理由!

    我大吼,“草,你敢袭警?”

    确认所有人都已经看到这名女囚先动手,而她想做出收势的动作却还没来得及,我的一只手已经倏然探出,一把扣住对方手腕,同时右手鸟啄在半步崩拳寸劲狂猛提速中,快如闪电击在那名女囚脸上!

    “啪~~~”

    一声闷响,对方满脸开花!

    鲜血、口水、鼻涕,甚至不知是不是组织液的某种水从脸上绽放,就像忽然在她脸上开出一朵五颜六色万紫千红的花朵!

    “啊~~~”

    这女囚惨叫着向后摔倒,我却根本没打算收手,嘴里叫着,“女囚袭警,所有人不得妄动,否则,杀无赦!”

    我借用了空山晚秋的话,同时,左右两个手臂横向击出,几乎不分先后狠狠撞在另外两名女犯肋部。

    这两下我根本没有留手,至少使出八分力道!

    谁特么知道她们会不会武功?是不是达到刚才那个偷袭防暴队员女囚的战力?

    我怎么可能留给对方垂死挣扎、濒死一击的机会?

    “嘭、嘭!”

    两声闷响传来,那两名还在装傻的女囚就像面口袋般被我猛地击飞,一点儿挣扎的余地都木有,凌空直飞出一米多远,狠狠摔在走廊地面上。

    “拿下!还愣着憋屎是不是?”

    我怒吼,冲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的防暴队员和狱警大声喊叫,“没看见这三名女犯人袭击管教吗?还不抓?”

    …

    两分钟后,这三名女囚在其他犯人目瞪口呆注视下,被死死按在地上铐了起来,我口中再次发出就像来自地狱的怒吼。

    “所有犯人都踏马的听清楚喽,三名袭警女囚,一个面部骨裂,鼻梁粉碎,另外两名至少都断了三根以上肋骨!”

    我放缓声音,一字一顿道,“下面,我会再次发出命令,要是谁还敢无故找茬,不听号令…那么,她们的下场就是例子!懂吗?都听清楚了吗?”

    没人敢回答我,但被我目光扫过,所有犯人全部不敢和我对视哪怕超过一秒钟,纷纷低下头,显然被吓怕了。

    “这三个,还有刚才三个作乱的家伙,统统带走关禁闭,连夜准备突审!”

    我转过身,疾步如飞走到已经完全懵逼的王队身边,寒着脸,一把抢过对方手中扩音器,继续发令,“其他女犯人全部放开,要快!”

    一分钟后,无论原本在地上躺着还是被铐在铁栏杆上的女囚全都被防暴队员放开,进而,所有犯人个个面色严肃十分自觉地排排齐,站好!

    玛德,根本不用我发命令,她们此刻站得比刚才王队声嘶力竭喊叫还要整齐。

    刹那之间,甲字监区的监室大楼,安静到落针可闻。

    “全体都有,转身,面向你们所处位置的监室,不要管是不是自己原来住的监室…”

    顿了顿,我终于怒吼而出,“全体,给老子进!”

    身体晃了晃,我慢慢擦掉已经布满额头的冷汗,长吁一口气…

    调换监室的行动,总算赶在林夏洲转监队到来之前,完成了!

    尽管,过程一点儿也不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