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骚乱!
    说到最后,我的语气已经极为严厉,要不是当着太多人的面,我绝壁能够做到鼻尖顶着鼻尖冲她怒吼。

    玛德,还墨迹个几把,你当咱们这是演电影,是小孩子过家家吗,时不我待懂不懂!

    王队被我的态度吓得不轻,茫然看了我几眼,终于咬着牙,拿过扩音器开始发话。

    只是,她这一张口,却把我吓个大跳。

    好么,这是王队发出的声音么?简直就是一头受伤的母兽,在冲着猎人各种嘶吼!

    “所有犯人们听好,按照我的命令动作,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如果发现谁没有统一行动,或者发出嘈杂、制造混乱,骂了隔壁的,老子要你们好看!”

    我无语,看来人被逼急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儿都会做。

    现在,这位管教中队长显然被我的话吓得不轻,说出来的意思倒是按照我的要求在讲,但用词…草,真是有点儿不管不顾啥都敢说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声势已经造出来,估摸着那些女犯心中更加惶恐不安!

    如此一来,很可能令其中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露出马脚。

    “全体都有,向左转,面向走廊东侧,间隔半米,原地踏步~~~走!”

    咚咚咚咚!

    犯人们的脚步出奇一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乱发其他声响。

    于是,监室大楼里便回荡着女囚们整齐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我倏然也动了!

    就在王队开始吼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离开她身畔,就像一条猎狗般迅捷无比地游荡在走廊上那些女囚中间。

    我的动作可谓快如闪电,而浑身上下已经将内息毫无保留逼出体外,形成一个探测气层。

    人,已经几乎飞奔起来,因为,我必须要在这两三分钟的时间里,在上下两层,几十间监室外的走廊上跑一遍。

    目的很简单,我需要通过内息在体外形成的探测气层,快速查探一番甲字监区这些女囚们的心态波动!

    佛教讲究相由心生,而事实上,中医和古武术理论也认同类似的观点。

    那么,如果某些女犯心中有鬼,当她们面对满脸寒霜的管教、防暴队员,以及王队如此歇斯底里地发作,恰恰会令其心中产生一种‘自己被发现,狱方马上就要收拾自己了’这样的猜疑。

    如此,心态会出现波动,导致其面色、举动、甚至人体气场,都会发生某些变化。

    而我,则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尽快掌握哪些女囚可能会制造事端,属于麻烦源头,从而将隐患扼杀在摇篮中!

    我甚至,这才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工作!

    …

    “立~~~定!”

    王队放开喉咙狂叫,她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去,甚至比女犯们的脚步声还要响亮,真真快称得上鬼哭狼嚎了。

    我差点要高声阻止对方这种几乎就要突破极限的噪音声浪,但却终于没有说话。

    因为,下面的行动非常关键,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全体都有,向前十步~~~走,向左~~~转,面向监室!”

    王队依然在怒吼,好像不通过这种方式,她心中那口抑郁到无法形容的怒火便排解不出来,而也只有这样做,她才能对女囚们发出正常指令。

    身形掠过,我已经对其中七八个监室的女囚心中留意。

    当然,并不是说她们都有问题,或者证明她们中的某些犯人有嫌疑,我此刻只是通过探测气层捕获到一些可疑信号而已。

    脸色早已涨得通红,这样的运功方式远比我之前任何一次催动内息救人更要辛苦百倍。

    心中明白,时至今日,即便我的功力已经得到极大提升,但运用这种大耗内息的手段,我也只能经历这么一次!

    唉,哥们实在没能力再跑第二趟了…

    事实上,发出探测气层初步缩小可疑女囚范围,并不在仇冉可向我提出的方案之中,纯属我灵机一动突发奇想。毕竟,仇冉可并不知道我体内已经练出内息,并且武功还很不错。

    之所以这样耗费内力,我只是为了让女犯调换监区的行动更有效,同时在甲字监区管教和防暴队员虎视眈眈之下,再增加一层保险而已…

    站住脚,我停在二层316监室门前,直觉告诉我,面前的六名女囚,她们中至少有四个情绪波动极大!

    正在留神间,终于,王队的最后命令也通过扩音器响亮无比,甚至震耳欲聋传来,“所有人等,立即进入自己面前的监室,并且坐在囚床上,谁都不许轻举妄动!”

    我的神经,随着张队的嘶吼,瞬间绷得坚硬如钢筋。

    而,那些女囚之中,立即有人发出声声惊叫…

    “啊?”

    “报告管教,这不是我们的监室啊!”

    “卧槽,搞什么搞?”

    “天呐,我的东西还在原来监室呢,这,这是要换监室吗?”

    …

    原本在走廊上排成长龙的女犯人,终于出现骚动,而这种骚动极具感染性,几乎半分钟后,已经人声鼎沸!

    远远地,我看到王队的脸都绿了,吓绿的!

    这种情况我们管教都明白,正是造成**的苗头!

    换句话讲,说不好,这些被调换监室搞得晕头转向的女囚们,就会在某些有心人煽动下,做出一些令局面完全不受控的大事件!

    “住嘴,都踏马的给我闭嘴!”

    王队的嘴都快要将扩音器咬掉,而那些管教和防暴队员则开始向动静最大的几处女犯人那里逼进…

    执法人员的威慑力果然不是盖的,很快,那些嘈杂和纷乱便显得雷声大雨点小,逐渐趋于平静。

    但,我却注意到,几乎所有的女囚并没有按照王队的要求进入自己面前那间陌生监室,而是互相观望,还轻声喋喋不休说话,表情大多很激动的样子。

    现在的情况需要说明一下,原本女囚们出来的时候全部站在自己监室门前,继而经过转身、原地踏步、向前十步走、再继续转身…

    一系列动作后,除了一二两层队头的两个监室女囚、由于已经进入走廊转弯处,面前没有监室之外,其他所有犯人都站在错后两间的新监室门前。

    如此一来,只要最后将队头两个监室女犯调整到队尾空出来的监室内,我们便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轻而易举完成犯人集体换监室的大动作!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祈盼她们按照王队的吩咐踏前几步进入新监室,那样,我完全可以学鹿鼎记里的韦小宝,转身抱住空山晚秋或者马雨茗,狂喊一声,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