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否则和她们一样
    五分钟内,我先用内部电话向赵政委做了汇报,将我下一步准备实施的方案简单描述一番。

    良久,电话那头,赵政委肃声道,“江科,一切有关报备和请示的工作都由我来搞定,你和晚秋队长请全力以赴配合好林夏洲犯人转监行动!”

    沉默中,我挂断电话,心知赵政委已经将自己绑在我江枫这条船上,而只要我不出大差错,大船不沉,她那张能够远航的高帆便有机会高歌猛进,一航万里。

    至于铁屑事件,赵政委显然也打包到一起,一力承担。从这一点上,我认为她至少是个有担当、一旦拿定主意便义无反顾的爽快人。

    心中暗忖,只要安置转监女犯人的事儿不出问题,我的威信便能够借此完全树立,而马雨茗也不会受牵连,甚至可以趁机上位!那么,投桃报李,我必将全力促成西京女监成为犯人思想重塑项目第一批试点单位,并推出赵政委担当第一责任人…

    想着心事,通过步话机让马雨茗和林娇前往甲字监区汇合,我和空山晚秋很快便再次来到甲字监区,叫来当值的副监区长和管教中队长,言简意赅将我的计划竹筒倒豆子,全部讲清。

    “江科,你,你是说,我们采取这样的方式调换犯人的监室?”

    那名副监区长脸上挂满吃惊的表情,“这…从来没有先例啊…”

    我打断对方的质疑,沉声道,“监区长,有没有先例我不管,况且,任何所谓先例都是存在第一次的,对不对?我只问你一句话,警力够不够?”

    “够倒是够,不过…”

    “没有什么不过、但是!”

    我再次截断对方,“监区长,这件事儿已经得到西京女监领导首肯,而且赵政委正在上报西京监狱管理局和山溪省监管局,特批手续可以随后补报!请问,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副监区长看着我,鼻洼鬓角全都是冷汗,却哑然无语。

    我加了一句话,“监区长,有些情况不便现在就向您透露,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眼下只有立即全体调换监区这一个办法,否则,很可能出大乱子!”

    转向刚刚赶来的马雨茗,我冲她摆摆头,“马监,请你和监区长说一下,换监室的行动迫在眉睫,绝对耽误不得!”

    马雨茗有些茫然,毕竟,我和空山晚秋下到甲字监区送新改犯人她并未随行,之后我也没有顾得上对她进行更多解释。

    尽管如此,马雨茗还是顺着我的话说道,“张区,江科说的对,要求犯人调换监室是咱们监狱领导层集体议定后的结果,我命令你,立即按照江枫同志的意思办!”

    这名张姓副监区长看看我,又看看马雨茗和空山晚秋,好半天终于道,“好,就听你们的!”

    …

    五分钟之后,所有在劳作区、生产区劳动的女囚全部被责令回到自己所在监室,又过了几分钟,这幢犯人居住的三层监室大楼走道上,已经在每个监室门口站好至少一名甲字监区的管教,甚至,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空山晚秋临时抽调过来的防暴队员,一个个虎视眈眈盯着那些监室门。

    紧跟着,铃声大作!

    监区里对于安防措施要求十分严格,比如报警装置,可以分成警铃、警号、警笛以及警哨等等,其中警铃和警哨最为常见,两者的区别是,警哨主要是带队管教号令正在劳作、生产、休憩或者思想学习的犯人,让她们站队或者统一行动。

    而警铃的功效则更广,比如起床、出操、集中吃饭…只要是全监区统一行动,基本都是通过响警铃的方式。

    像现在这种连续三声,停顿一下,再三声的长音警铃,就是告知犯人们,你们需要列队站好,准备从监室里出来!

    警铃声停,不同于惯常一间间监室顺序打开的方式,几乎同一时间,站在每间监室门口的管教分别打开各自面前的监室铁门,继而,女犯们鱼贯而出。

    看得出来,西京女监对犯人们的改造很有成效,或者说,此处的规矩很大!

    也就一两分钟,女囚们全部从监室里快速走出,排排齐站在走廊上,静待管教发话。

    不过,当她们忽然看到有这么多管教出现在自己身边,并且一个个面布寒霜脸色凝重,这些女犯人便有不少吓得面如土色。

    显然,这阵仗让她们以为不知道是谁又犯了监规,这是要被拎出去开刀啊!

    待到所有人站好,女囚们没有一个说话的,除了粗重的呼吸,我甚至连一丝轻轻的议论声也没有听见。

    仔细审视一番,我判断眼前局面没有出现意外的苗头,这才冲着那个当值的管教中队长说,“王队,你可以开始了!”

    这个王队,正是我和空山晚秋送新改下监区,亲自接待并让管教小画陪我们四处巡视的那名当值管教中队长。

    听见我让她开始,王队似乎有些嘀咕,犹豫着不开口。

    我有些烦躁,心道,这个王队,做事儿磨磨唧唧,不堪大任。

    但我却并没有开口责怪对方,毕竟,全体囚犯改换监室的情况太过重大,现在虽然有副监狱长马雨茗和防暴队长空山晚秋一起为我站台,但想必王队和张监心中依然清楚得紧,真出了事儿,恐怕她们还是会作为第一责任人被追责!

    无可否认,甲字监区是由张监和王队负责,无论是否作为行动主体,出了问题,她们终究逃不脱干系。

    可,这种时刻,我肯定不能抛头露面发号施令,并非我江枫没担当,而是,这些普通管教和防暴队员,以及那些胆战心惊的女囚们,谁特么认识我江枫是哪个啊!

    对吧,西京不是沙山,我说话不好使。

    所以,必须由西京女监,而且最好是甲字监区的狱警领导发话进行最后动员,效果才能达到最佳,调换监室的行动才可能如臂使指一般!

    我沉声道,“王队,请不要耽误时间,我可以十分的负责任地告诉你,现在就是在打仗,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同志,一旦延误战机造成无可挽回的恶果,那可不是你我被通报批评那么简单了!说不好,其中某个监室就将成为你王队常年累月居住的地方,你的身份也不再是管教,而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王队,难道你还是分不清好歹,搞不明白轻重缓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