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谁先打的电话!
    “好,你说。”

    她哽咽着,将我的手按得更紧了。

    似乎稍一放松,就会永远失去我,再也抓不回来…

    “唉~~~”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格老子的,今晚我叹息的次数,快赶上之前一个月了吧。

    “岚澜,我不想追问你为什么会对我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只想知道,今晚,你突然赶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是谁让你来的?真的是陈监和利司么?他们怎么说的?”

    这时候,我顾不上再和岚澜儿女情长,也没心情追究她以前为何会狠心对我如此伤害!

    虽然,曾经无数次我在梦里惊醒,当时盘旋在脑海中的,便是她为什么会欺辱我…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却来不及细问。

    “你,你问的就是这个么?”

    她的态度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就我们两人在一起时,我怎么还会对这个看似找茬儿一般的问题,纠缠不清。

    “你先别管那么多!”

    我有些烦躁,“尽量详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是谁先给你打电话的?”

    这个问题在我眼中非常重要。

    先后次序,谁先出面,对于我判断这件事幕后操控者是谁,可以说有着极其关键的作用。

    如果是利司先打电话,而陈监随后才指使岚监过来,那么,情况或许还没有那么糟。

    我的分析,如果是那位利助理先打电话告诉岚监,那随后陈监的电话,就可以理解为---利司他们担心支使不动岚监,这才拐弯抹角求到陈监头上,让她二次施压。

    要真是这样的话,陈监可能也并不知情!

    只不过因为这件事儿引得司法部领导出面,必须卖个情面给对方罢了…

    而若是陈监先打电话给岚监,然后才是利司长,那么事态可就麻烦了。

    从心理学角度,当出现问题的时候,那个操纵这一切的大能,首先会想到动用的,便是能够最直接、最快捷影响这件事儿,控制大局的人手!

    这并不难理解,如果能简单解决问题,谁也不会故意让事态复杂化。

    而,在沙山女监这一亩三分地儿,陈监就是土皇帝,她的话就是圣旨!

    至于利司的电话,可能是对方担心还会出现差错,再一次加上的双保险罢了。

    这样一来,也就是说,陈监和利司都是对方的爪牙!

    形势,必将对我江枫极其不利!

    此刻,岚澜的反应,已经令我猜测她是潜藏在暗中幽灵的念头,几乎打消掉。

    试想一下,如果她岚监已经下定决心要搞我,她就是那个配合**一伙儿行动的人,那,至于在临了的时候,岚澜还要和我这儿寻求谅解,甚至已经在求我和她破镜重圆?

    这岂不是增加了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险嘛,平白无故荡起更多波澜…

    除非她脑子进水了!

    因此,现在到底是谁先给岚澜打的电话,电话里怎么说的,第二个电话相隔多久…这些细节,已经成为我判断这次惊天阴谋最后走向的关键因素。

    从细节中见真章!

    这是我在上心理学这门课的时候,那位号称在全国犯罪心理学、行为心理学方面都能数得着的老教授,对我们这些莘莘学子所说的第一句话!

    对于这句话的解释,我的老师当时如此说。

    “人性心理这门学科的理论,并不像自然科学那样大都经由推导得出,而是通过大量观察、实验、记载和亲身体验的心得,总结得到!在最后近几十年,才逐渐形成系统的理论…”

    这些话,我时刻记在脑海中,从来不敢忘却其中万一。

    甚至在私下交流的时候,老教授还曾对我说过,“江枫,你在学习心理学方面很有天赋,记住,我的路数是实践派!在我看来,如果你要揣摩对方的心理活动,判断他的话是真是假,最终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你首先要学会观察他,紧抠每一个细节,先进行逻辑推理,然后再进行行为心理分析…”

    我,已经将从老师那里学来的招数,完完全全用在岚澜身上。

    事后很多年,每当我回想起这一幕的时候,都觉的自己今晚的发挥,这次施加在岚澜身上的语言、行为心理分析,可谓出师之后最辉煌的高光时刻!

    我紧紧盯着岚澜,手上却轻轻动着…

    并非我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记占女儿家便宜,好色到此等程度。

    正相反,我心如止水,完全古井无波。

    我这么做,只是迷乱她的理智,放松她的紧张情绪,以及对我的那种患得患失、惴惴不安的感觉。

    我心中十分清楚,只有当一个女人,她从内心深处对一个男人彻底不设防的那一刻,她的话,才有最高的可信度!

    女人,都是天生拥有‘海底针’本领的奇怪生物。

    我学了好几年心理学,但实际上我承认,自己经常会在揣度女性心理的时候束手无策,甚至看走眼。

    她们,总是不直接说出自己所想所愿,而喜欢让身边的那个他,自家糙爷们去猜、猜、猜!

    亲姑奶奶们啊,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做害死过几亿大老爷们无数的脑细胞啊…

    所以,我现在施展手段,不惜用上美男计,只是为了让岚监---敞开心扉说真话!

    这一次,我输不起,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车子开得,甚至开始在歪歪扭扭画弧线…

    “江枫,江…我,我…”

    岚澜几乎语不成句。

    “谁先打电话的啊?利司和陈监,他们怎么说的?”

    我不为所动,继续对她施展魔法。

    “唔~~~”

    她长出一声。

    “是,是利司先打过来的,我告诉他,按照规章制度,司法部领导也不能直接干涉地方一级监狱的工作,他才说那回头让陈监亲自和我说…”

    “嗯,好…陈监的电话,隔了多久打过来的?”

    我虽然还在问,但声音明显温柔起来,同时手上也动得更欢快了…

    “陈监,陈监是隔了二十分钟吧,才打过来让我来处理一下…”

    “难道陈监仅仅说让你自行处理一下?没有指示该怎么做么?”

    我心中不禁有些奇怪。

    城府深沉,当年也是从司法部下来的陈淼陈监,她会如何说呢?

    在这件事里,陈监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