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不走!”

    没想到,我说了半天,人家芷舞丫头的回答,却是这样三个字!

    “你…”

    “我不放心你,枫啊,我,我…”

    唉,我心中暗自叹息,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薄情寡义,有的人却深情致斯…

    “芷舞,你留下已经没有用了,帮不到我的!他们,绝不会让你跟着下监区!”

    我急促地说道,“丫头,这时候千万别闹了!趁着对方刚刚进到沙山,不会再注意你一个卖化妆品的小丫头,你赶紧走!”

    轻轻搂过墨芷舞,我在她耳边喃喃道,“我会好好珍惜自己,嘿嘿,我还没有攻陷芷舞最后的高地呢…”

    “你,讨厌…”

    她的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我们心中都明白,随着墨芷舞的离开,在沙山女监,至少今晚上,便只有我江枫独自一人孤军奋战!

    果然,墨芷舞要求离开的举动,没有引起任何人在意。

    也是,今晚的军事行动,她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外人在场,倒显得过于不合时宜。

    **那些家伙甚至问都没有问我一句。

    或许他们认为,这一路上只要我和墨芷舞没有离开,他们惊天阴谋被泄露或者看破的可能性,已经降到冰点了吧。

    当我目送芷舞开车一溜烟远去,转过身来,我发现岚监正一脸幽怨地看着我,也不知道目光中透露出的那些哀伤,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默然无语。

    岚澜,既然你已经铁了心放弃我,那我江枫和别的女孩子交往,又碍着你,令你不爽了么?

    在进行严格检查,确定**他们没有携带枪支这些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后,卡车隆隆开动,十分缓慢地向着一监区方向行进。

    我被岚监要求上了她的车,这段路,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她的这一反常举动,的确显得非尝奇葩。

    甚至张姐和警卫队那些女狱警,都惊讶得大张着嘴巴,也不知道是觉得岚澜就是一个贱货,还是我江枫的确在某些方面能力太强悍了。

    以至于,岚监都被我当众骂得灰头土脸,就差一口唾沫啐到脸上了,却还对我这么依依不舍,奴颜婢膝。

    不过**倒是没说什么,甚至看向我的目光中,再次出现戏弄我和墨芷舞时的那种猥琐古怪来,这小子还凑到那骚娘们耳边,一边对我指指点点,一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似乎丫已经猜透我是岚监的奸夫似的,同时我还脚踩两只船,欺骗人家墨芷舞的感情!

    至于我和岚监之间,只不过是闹别扭而已,现在,不是单独凑到一起去解开误会嘛。

    哎,还别说,骂了隔壁的,老子不是奸夫是啥!

    一时间,我情绪低落异常,只能自己宽慰自己---也许**他们能这样误会老子,倒是方便我进行后面的一些谋划吧。

    因为跟着卡车的缘故,岚监的车开得极慢,我没有开口,等着她先说话。

    尽管我有很多疑虑想问她,但,我还是忍住了。

    至少她和墨芷舞比不了,我对岚监,已经无法做到彻底敞开心扉,无话不谈。

    我真的有些怕,怕她直到现在还在骗我,而岚澜本人,的确是潜伏在沙山女监中的那个暗夜魔鬼。

    我现在的策略是,无论如何,只要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断定岚监对这件事儿一无所知,只是被别人利用,那我江枫,绝不会将自己的疑惑和猜测,吐露一个字!

    “江枫,你和我之间一定要这样对着干下去吗?”

    过了一会儿,岚监终于打破沉寂,幽幽地出声问我。

    “不,不是对着干。”

    我笑了,意兴阑珊。

    “那,不是对着干是什么?”

    她似乎在心里生出些许期盼。

    也许岚监以为我会给她一个和解的机会吧。

    “我江枫不是和你岚监狱长对着干,而是,我是你的死敌,死敌,懂吗?”

    我开始狠狠地,无情地蹂躏着她的心情,摧毁着她的期盼。

    对于岚澜,就算我潜意识里还是深深爱着她,但理智已经告诉我,我和她连陌路都算不上!

    恐怕,就是两个阵营的死敌!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疑惑的,一切谜底,都将在今晚揭晓!

    她是真的被人当枪使蒙在鼓里,还是把我江枫推下深渊的那只罪恶的手,要不了多久,就会见分晓!

    “你…呜呜呜…”

    没想到,我的话竟然令岚澜瞬间哭出了声。

    也许,刚才在警卫室,她已经在强自忍耐不让自己情绪崩溃掉吧。

    可,我就有点儿搞不懂了,我江枫在你岚澜心目中,难道真的如此重要么?

    那为何当初你放弃我的时候,却如弃敝履一般毫不犹豫呢?

    骂了隔壁的,一个结了婚,明摆着强迫你当小三的老男人利处,就令你岚监那么害怕,不惜放弃自己的爱人么?

    每每想到那晚在海中捞火锅店的情形,我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够了,哭什么哭,猫哭老鼠假惺惺…”

    我嘴里说着,但还是忍不住抽出一张面巾纸给她,“拿着,像什么样子!”

    将那张纸扔在她胸前那双丰满上,我冷着脸道,“亏你还是监狱高层领导,就你这样子,一会儿还不被兄弟部队的人笑话死?还怎么干革命工作?”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子就那么贱,管不住自己这张臭嘴!

    这些话,究竟是怎么从口中蹦出来的呢?

    “江枫,你,你心里还有我对不对,你说,你告诉我啊!”

    没想到,我这句话以及我这个拿面巾纸的动作,却忽然给岚监那几乎已经垂死的心生出一些念想来。

    她似乎又看到了和我复合的希望!

    猛地,岚监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我曾经流连忘返,最喜欢爱抚的那座高峰之巅,哭喊着,“江枫,你原谅我好不好,过些日子,我会告诉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种柔软充满惊人弹性的感觉,再次顺着我的胳膊传导进经脉里,瞬间遍布全身。

    这一刻,我都快痉挛了!

    我承认,自己对于漂亮女性的免疫力,日渐降低,远远和在大学时比不了。

    看着她那双朦胧带雨的双眸,我差一点儿就要心软。

    “唉~~~”

    我长叹一声,忽然说,“岚澜,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