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救还是不救
    认出轿车的那一瞬间,我,顿时呆若木鸡。

    脑子中断思维,心脏停止跳动,甚至浑身上下的血液,也都瞬间凝固,不再流淌。

    难道真的是她吗?

    那个我曾视若珍宝,一次次说过,为了她我愿意付出生命的女人?

    事实上,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内心已经认定,岚澜就是我今生今世最钟爱的情侣。

    甚至已经超过了让我变成男人的林芬。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处何地,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最不能接受的,也许就是对方安插在沙山女监的暗夜幽灵,会是岚澜。

    呆呆地看着显示器,看着岚监下车,进角门,走向警卫室。

    我就像忽然吃了太多的镇静剂一样,变成一座石雕。

    “张姐,情况我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你就…”

    岚监说着,迈步走进来。

    忽然,她看到我赫然在座,顿时愣住了。

    “江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停了足足有五六秒中,岚监仿佛回过神来,开口问我,面上满满都是惊讶的表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我这人脾气不好,爱骂娘,甚至于敢当面顶撞上级领导。

    但,我特么现在连骂人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已经心如死灰,情若败草…

    胸口,像是被一块砖头一下又一下狠狠敲击着,似乎要彻底击碎我那可怜的,残留在五脏六腑里,对她岚澜的一丝情意!

    我,伤心欲绝!

    或许我江枫可以容忍你离我而去,追求属于你岚监的幸福。

    或许我也可能忍耐你一次又一次当众拆台打脸,令我没法做人。

    但,如果你联手别人,连我江枫的命都想要,连搞死犯人这种敲头重罪都敢犯,那你还让我和你有什么话好说!

    姚静,是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的禁脔,而刘瑶琴却是我一定要彻底打残的对手。

    可岚监你呢,大半夜,开了快一个小时车,紧赶慢赶,就是为了给**这些冒牌军人,这伙儿穷凶极恶,很可能造成惊天大案的家伙开门放行?

    真行啊!

    你岚监,现在屁股究竟坐在哪一头,还用我再说一个字吗?

    痛彻心扉!

    我傻傻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江枫,江队?”

    张姐捅了捅我,“岚监问你话呢!”

    “问我话?”

    我条件反射般纵身而起,脸上的肌肉纠结在一处,显出一条条肉棱。

    甚至额头上的青筋,也如同一条条壮硕的蚯蚓一样,强烈地蠕动着。

    真的,并非我不想,而是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非神明,我只是凡人一个。

    遇到这种对精神造成一万亿点伤害的状况,你让我江枫如何镇定如常?

    差不多都要双脚离地了,我猛然冲着岚监大吼,声若巨雷。

    “我,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啊?岚澜,你说啊,我凭什么不能在这里!”

    我瞪着她,双目中都快要喷出响尾蛇导弹,恨不能一下将我面前的女人炸死算了!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我就算换上爱因斯坦的大脑,也绝对想不到,今夜,亲手送我上断头台,或者被我绑上刑场的死敌之一,竟然会是她岚澜!

    我状若疯虎,“岚澜,你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倒想问问你,你丫大半夜不好好自己躲在被窝睡大觉,你跑这里来干嘛?”

    “说啊,你给老子说啊!”

    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我的样子,不但将沙山女监的所有同侪们吓坏了,那个自称为**的冒牌军人,也目露惊慌的神色看着我…

    似乎丫也想不清楚,为什么我江枫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难道就因为面前这个岚监的出现吗?

    岚澜愣住了,不过,她的双眸中更多的倒是哀怨,而不是惶恐。

    看向我的目光,甚至可以用清澈真诚来形容!

    装!

    使劲儿装!

    我怒气勃发,恨不能冲上去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将其扼死在这里。

    “江枫…我们之间的事儿,你有必要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发作吗?我岚澜是对不起你,可有些事…你以后会知道的,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看着她哀伤如深闺怨妇的目光…

    我惨笑。

    过了今夜,不是我就是你,我们中间必定有一个人不会再有以后了!

    而且,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岚监将会和那些女囚一样,身陷囹圄,甚至就关在你工作过的沙山女监,和那些天天对你点头哈腰,视若神明的女囚为伍,成为她们中间的一员…

    我此刻的感觉,就像看着一个行将溺水而亡的凶徒,犹自不知道千尺深潭的恶水已经快要漫到自己脖子上,还在那里想着干一些杀人放火的龌龊勾当…

    哎,面对这个执迷不悔,马上就要犯下滔天大错的女人,我曾深深爱恋过的岚澜,心中翻江倒海血陷五脏。

    要不要伸手拉她一把?

    要不要救她脱离苦海?

    难道,我真能这样眼睁睁看着她陷进去,死无葬身之地么?

    心中猛地一疼,就像被人用钢锥狠狠扎在左心房一样,我晃晃悠悠,几乎站立不住。

    脸色,也变得苍白而没有血色!

    这时候,**显然看出我大异刚才的反常举动,他的两道淡淡的眉毛,开始渐渐拧成一团。

    这货在我身后,冷冷地哼了一声。

    似乎是在警告我,小子,你丫说话做事儿小心点儿,别忘了,你老婆还在我们手上呢。

    可,我踏马的还能顾得上**的警告么?

    我非岩石,我有着最基本的生物性情感。

    也就是说,我绝不可能允许岚监成为阶下囚,犯下大错啊!

    深吸一口气,我心中百转千回,一瞬间,已经有了计较。

    “岚澜,我不想看到你,难道你忘了,从那天起,你我就已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了!”

    我咬牙切齿,面色狰狞,“岚监,我说过,你我之间,最好的情况就是陌路之交!有我江枫的地方,你就不能出现!难道说,这才过了几天,你已经都忘记了么?”

    事实上,我是和她岚澜翻脸了,但这样绝情的狠话,我却从来没有说过。

    我想,我希望,甚至我祈求上苍,此时此刻,她能听懂,更能理解我的苦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