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老子该如何应对?
    听到这小子的问话,我故作沉思状想了想回答道,“大哥,还别说,你提到的这几个名字我还真都知道,其中,嘿嘿有的女囚还挺熟悉!”

    “吱~~~”

    一个急刹车!

    玛德,这货情绪激动之下,竟然一脚狠狠踩在刹车上!

    “哦,哈哈,抱歉抱歉!”

    他连忙打火,开口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真草蛋,刚才好像有只黄鼠狼子从车前跑过去了…”

    我心中冷笑不已,黄鼠狼子过马路?嘿嘿,我看你丫心中有臭鼬才对。

    “兄弟,没事儿,你接着说,随便说,哈哈…”

    轿车继续启动。

    “大哥,我不知道你们找这几个人有啥用意,嘿嘿,也不怕和你说,刘瑶琴和司马小乔我挺熟的,姚静倒是一般了…”

    “哦…”

    他渐渐恢复常态,没再说什么。

    只不过,我看到丫的眼角余光一直通过车里的后视镜,和那个骚娘们交换着眼神…

    事已至此,我最终拿定主意,那便是,按照监狱的规章制度来,到时候随机应变。

    抵达沙山女监大门的时间,我刻意看了一下手表,十点一刻。

    我,顿了顿足,深吸一口气,心中盘算不停…

    我知道,按照沙山女监的作息制度,管教们夜间会有三次到五次的监区巡视,这可是我需要好好利用的关键因素之一。

    这里,念叨两句女囚们的生活状态。

    监狱和外界一样,实行夏令时,夏季每天5:00起床,冬天则6:00起床。

    起床后必须先叠好被子,这叠被子也是经过入监队(也有叫‘新收’)训练的,就像是部队里一样。

    之后,就是坐在凳子上等待狱警来“开封”,也就是开监室的门。

    待到检查完毕,每一个监室的女囚,会轮流出去洗漱,上厕所,再回到监室吃早饭。(13年以后,我们沙山女监在每个监室里配备独立卫生间,因此这个环节变得快了很多。)

    所有的事情,必须在1个小时之内完成。

    1小时过后,就是全体排队出工(劳动改造)。

    这两年,司法部要求对待已决犯(特指判刑后,在狱中服刑的囚犯)也要讲求人性化管理,因此,进行劳动改造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晚上八点。

    如果有些女囚因为需要积攒劳动分申请减刑,在身体条件和精神面貌允许的前提下,也可以主动要求加班,但这就需要至少副监区长以上级别的领导特批。

    如此说来,主动申请加班也不是一件很容的事儿。

    当然了,为了完成外接订单,狱警命令女囚们加班的情况并没有完全杜绝,不过这时候,是要另外算加班绩效劳动分的…

    总之,15年以后,监狱管理制度已经比之以前完善、人性化太多了。

    但有一条,对于囚犯们来说,却是必须、无条件服从,或者说去适应。

    那就是,睡觉的时候不许关灯!

    影星虎哥的儿子,星二代,叫什么祖明的家伙,不是因为吸毒坐牢了吗?

    出狱后接受采访时,这小子就说过,一百七十多天,没有看到过黑夜…

    所以,千万别违法犯罪,仅仅晚上睡觉不允许关灯这一条,估摸着无数精神衰弱睡眠不好的人,就受不了!

    事实上,比较其他的监狱,尤其那些男监来说,我们沙山女监在这方面已经做得足够人性化!

    至少,在我和老蔡、老张那次同丽姐聊天的过程中,已经明确听到过一个较小的基础建设改造分包项目---这次基建改造,狱方会对监区里每个监室的监用灯,进行替换调整。

    沙山女监方面,以丽姐为首的规划建设处成立的‘基础建设改造小组’,目前正在进行的规划方案中,就有一项便是换掉这些监用灯。

    这样做的目的,能够实现在女囚们睡觉的时候,值班管教可以集中控制、调节灯光明暗度,从而既保证时刻监视囚犯生活的基本任务,也能在灯光亮度、光线柔和度上做文章,以迎合司法部提出的相关监狱人性化管理措施要求…

    说了这许多,我只想表明两件事儿!

    第一,监室里晚上睡觉是不允许关灯的,便于狱警巡视的时候,能够随时查看监室内的情况。

    第二,我们管教上大值,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我们夜间可是要轮班巡视监区的!

    这样的规章制度,已经注定了今晚某些结果必然会出现,那就是---我们会和一监区当值的管教巡逻中队遇上。

    我心中紧张盘算,我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进入沙山女监大门?

    这句话的另一种解释,我到底该不该在沙山监狱大门口,暴起发难!

    要是几个小时之前,尤其刚刚遇到这支神秘车队的时候,我想都不想,肯定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了结对方!

    娘的,来到我江枫的一亩三分地儿,老子能让你们堂而皇之地来,然后大摇大摆离开么?

    可笑!

    真当我江枫是泥捏的菩萨,沙山女监是儿童游乐场了吗?

    尼玛,不将尔等的屎从嘴里挤出来,糊满脸,我江枫就不是纯爷们!

    但,看过他们的证件,听到对方如此有底气的话之后,我却不想这么快动手了!

    因为存在着一种可能,令我有些犹豫!

    我怀疑,这些家伙的证件中,或许某些的确是真的!

    而,他们身上,说不定真带着足以掩饰其真正阴谋的所谓‘任务’!

    从他们的说话和行事来看,对方显然也是下了大功夫谋划,而且只要不提走犯人,那么,对于方方面面来讲,事态性质就完全不一样。

    而且,军队和警察以及地方政府,本来就不是一个体系。

    换句话说,军人犯法,不是先弄到人民法院,由检察院提起公诉。

    而是要经过部队处理之后,在军事法庭上进行审判!

    因此,如果对方的确是货真价实的军人,准确讲,甚至地方政府都没有权力直接将其拿下!

    …

    看着沙山女监大门处,已经亮起两道预示着有意外情况发生的探照灯,迎着那刺眼的光芒,我问自己,老子,究竟该怎么办?

    不过,现实已经容不得多想,下一瞬间,我已经做出决断!

    虚与委蛇,先和对方周旋,待到毒蛇露出凶狠的毒牙那一刻,我便当场人赃并获,揭穿他们的阴谋!

    对,就踏马的这么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