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对方究竟在找谁?
    拉着墨芷舞,我走向一旁。

    “芷舞,听我说,这小子让我带他们进沙山女监…”

    “那就进呗!”

    没想到,芷舞这丫头一脸没所谓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会儿功夫,这死妮子哪儿来的恁大胆气?

    “别废话,听我说!”

    我一瞪眼,“那货说他们是执行绝密任务!我看了他的证件,看不出问题…”

    “切,就你?能看出问题才…”

    “行了!”

    我有点儿恼,丫的,啥意思,跟我这儿呛呛啥啊!

    真是不分轻重缓解,不知好歹!

    “哼,谁让你刚才和那女的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来着…”

    沃日!

    我没想到,都到这时候了,芷舞这丫头还跟我这儿吃没味儿的闲醋!

    不过,转念一想,还真是,她就这样!

    之前,我遇到那些紧急情况的时候,她不是一样将吃醋放在第一位吗?

    哎,这女人啊,真是千奇百怪形形色色,丫墨芷舞就这脾气,能咋办!

    “现在,他们希望我打头阵,给他们引荐一下,可能觉得多少会有点儿作用吧…我也说不清楚对方怎么想的…”

    “嗯,是有点儿古怪!”

    墨芷舞表情严肃起来,“按说如果他们的证件看不出问题,又打着紧急任务的幌子,的确不需要你引见…”

    “对,我也觉得丫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那,干哈他们非要扯上你呢…”

    忽然,我俩几乎同时反应过味儿来,对视一眼,“因为进去之后,要有熟稔的人,辅助他们行动!”

    差不多,我们一起低声说出了类似的意思。

    好么!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对方处心积虑要巴结我江枫,甚至说出一大堆听着很奇葩的理由,原来真实的目的,是想借着我在沙山女监里人头熟的优势,帮助他们完成‘紧急任务’啊!

    枉我还想着什么进大门不进大门呢,跟这儿纠结不清…

    那么,他们究竟需要我江枫配合什么?

    我还是一头雾水,两眼一抹黑!

    “他们过来了,我最后问你一句话,对方身份到底是真是假?”

    “假!”

    墨芷舞刚说完,那俩家伙就走到我们身边,“呵呵,小两口还没商量好啊…”

    “大哥,我媳妇就是一头倔驴!”

    我话里有话地说,“丫就是不听话,没事儿喝点老陈醋啥的,喝得脑子都秀逗了。哈哈,我好说歹说她才同意跟着一起进沙山!哎,女孩儿家胆小,说什么女监里阴气太重,她怕吓出心脏病…”

    “哈哈,哈哈~~~”

    两人开怀大笑。

    “妹子,你老公这么帅气,又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要我说啊,你可要好好把握…这女人嘛,偶尔闹闹性子也就算了,别没事儿就犯小孩儿脾气!”

    骚娘们又开口了,“你老公这么好的条件,姐姐我都动心呢,你要是不好好看住了,指定会被别的女人勾搭走呢…”

    玛德,你丫少挑唆两句能死啊?

    我心中大恨。

    果然,对方的话又‘毫无意外’击中墨芷舞的软肋。

    “哼,说不定他已经跟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勾搭搭了呢!哼,勾搭走才好,人家正不想要他了呢…”

    我,都要‘难过’地哭出声了!

    …

    见到我被说服,这俩家伙显然心情大好,于是招呼我们上车,车队再次开拔,向着那条岔路上开过去。

    我看似随意地瞄了后面那些军车一眼,很奇怪,这一路上,也没见有一个军人从上面下来,哪怕撒泡尿都没有…

    难道说,冒牌军人的纪律,也已经严明到此等程度?

    拉屎撒尿都要直接灌进自己的裤裆?

    倏然之间,我感觉到阵阵疲乏的感觉涌上心头,一股困意,似乎无可阻挡袭来。

    哎,我,太累了啊!

    累心又累身体!

    头一歪,我竟然瞬间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

    因为我知道,这段路途,我们绝对安枕无忧,要多安全有多安全!

    隐隐约约,我听到那男的一边开车一边和我搭腔。

    “老弟啊,那些二十来岁,即将进入出监队快要刑满释放,或者刑期在两年以内的轻刑犯,关在哪个监区啊?哎,老弟,老弟…”

    “呼~~~”

    我已经鼾声大作,沉沉睡去。

    只不过,他这一声呼唤,却瞬间刻进我的心窍里,让我能够保持在看似深睡,实际上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事实上,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真‘不错’!

    遇到我江枫,一来,我所任职的,同时也是最熟悉的一监区,就是关押他口中这样轻刑犯的地方。

    二来,随着我的出现,他们的活路也就断绝了!

    不过,迷迷糊糊中我的大脑却在不自觉飞速转动起来。

    这在心理学或者生理医学上有个叫法,浅睡眠状态。

    人们的睡眠可以分为深睡眠和浅睡眠,而人的所谓梦境,基本上都是发生在浅睡眠状态下。

    那时候,人体大脑皮层的某些映射区,其实并没有伴随睡觉这种行为而进入休眠,相反,那些脑细胞异常活跃!

    虽然对于梦境的研究,一直是心理学和生理医学领域的未解之谜,各种说法和流派层出不穷,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盖棺定论。

    但,我却对于‘梦境是人类另一种思维活动’这样的观点,深以为然!

    而且,做梦,或者说半梦半醒间,大脑所做出‘思考’问题的方式和角度,更加特别,甚至说诡异!

    天马行空,各式各样!

    甚至大多都属于那种可以归类于感性的认知活动,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每个人都做过梦,不信的话,你可以试着回想一下,梦境,是不是大都是很多不连续或者突变的画面片段组合而成?

    当一个人清醒的时候,除非是孩子或者精神病患者,否则的话,哪怕头脑再简单的人,无论其再怎么思维跳跃,他的思维活动也一定具备相当的逻辑性!

    而,梦里,却根本没有!

    可别小看了梦境的威力,它可是有着很多传说作为佐证的。

    史书记载,不少优美的诗词,便是在梦境中灵光一现所做,而甚至一些科学探索、发现,也受到了梦境的启迪。

    比如,凯库勒梦中追索到苯的化学结构是环状,就是非常著名的一个例子。

    …

    非常幸运的是,我这次半梦半醒的过程中,脑子一点儿也没有闲着,真是应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忽然意识到,他最后问我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用意。

    十分钟后,当我这个盹儿醒来时,脑海中清晰地确定出一个念头来。

    他们,应该是来沙山女监找某个人。

    而这个人,非常凑巧,和我江枫,关系密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