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绝密任务
    见我询问,那小子立马正色道,“兄弟,本来呢这任务是不能随便说的,不过正好和你们沙山女监有关系,而你江枫又是监狱里的狱警…呵呵,所以我觉得嘛,和你说说基本情况也不打紧…”

    哦,跟我说?

    我暗想,说吧,老子正憋着屁想听呢!

    在我心里,对于他们此行的目的,此刻已经有了初步判断。

    最有可能的,就是对方假冒军人身份,去监狱里‘提’出某一名或者几名女囚!

    出于某种特定的目的,将其带走灭口或者救人。

    不是网上都传疯了嘛,山东那边有假冒军人去派出所救人的案件!

    娘的,人家的假证件,钢印上都是国家什么军事委员会下属的专门机构!

    带队的还是大校军衔,开着奥迪q7,各种牛逼哄哄…

    现在这人啊,什么不敢做?

    有敢去派出所,光明正大要出犯罪嫌疑人的主儿,就有敢到监狱里冒充军人提女囚的货!

    我猜测,这是对方最有可能的行动方案。

    还有,便是骗开监狱大门,冲进去直接抢人!

    但这种可能性,相对来说还是要低得多…毕竟,就算抢了人,也很难逃脱!

    附近驻扎的武警支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心中想着,对方已经再次开口解释。

    “兄弟,我们这次带着的任务,的确和沙山女监有关系,但却不能摆到明面上。”

    “嗯?”

    我一愣,本来你们也不敢放到明面上啊!

    一转念,我懂了。

    是了,对方这是在解释,为何这次行动不能光明正大通过正常手续,在白天和监狱高层沟通之后进行吧…

    我心中各种不屑。

    骂了隔壁的,要是你们白天敢动手才怪呢!

    我隐隐约约觉察到,正因为对方十分巧合地与我和墨芷舞在盘山公路上相遇,因此,他们可能临时决定,对行动计划进行微调。

    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我江枫!

    没有我,他们应该也准备了某些特殊的手续或者办法,能够骗开监狱大门。

    但个中风险,显然要大很多,甚至第一步就会遇到阻碍。

    而,我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却变成天赐良机了!

    能省事儿,能做到更加安全,对方又不傻,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这逼主动跟我讲什么任务,显然是要说服我,帮他们成事。

    这小子摸索着,又从烟盒里抽出两根香烟,递给我一支,打着火,深吸一口。

    “江老弟,老哥有个想法和你说一下,你看成不成?”

    “嗯,说吧哥。”

    我表现得并没把对方话当回事儿的样子,斜倚在车门上,吞云吐雾。

    “兄弟,我看你也是个挺精明的人,咱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认为,我们这次行动是要临时提审犯人?”

    别说,这句话倒还真不出格!

    有时候,监狱犯人在特殊情况下需要二次、三次、多次提审,别说现在晚上**点钟,就是两三点,只要案情需要,上面发出紧急调令,我们狱方一样会配合着提审犯人,甚至允许对方临时带走!

    看着不合规是吧?

    但,不合规不代表不存在!

    当然了,事后,所有手续一概都要补齐,而且这个过程中,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要做到万无一失!

    至少,一把手监狱长要知道,甚至亲自到场监督。

    而上级相关部门,也会有方方面面够资格的人出面…

    不过,这种情况毕竟太罕见了,有的小型监狱还真有可能几十年都碰不上一次。

    但,要是够胆,你问问楚城监狱去,看看有没有过这样的特例发生?

    因此,对于他的话,我并没有表现出太过诧异,虽然面带一丝惊奇的神色,却不断点着头,表示出一种态度---尽管有些意外,但我江枫还能接受!

    “呵呵,老弟啊,你想错了吧!”

    这货神神秘秘冲我笑笑,又十分亲热地拍拍我的肩膀,说道,“要是提审犯人,我们至于大半夜的,鬼鬼祟祟好像小偷强盗一样去你们沙山嘛!”

    你麻痹的,你也知道自己的行径像是小偷强盗?

    那,为哈你们胆子那么大,非要去犯下这样足以敲头的重罪呢?

    不过,我的神态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

    我点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表现出一付洗耳恭听,聆听对方后面会怎么说的姿态来。

    “实话跟兄弟你说吧,我们的这次行动,保密级别非常高!”

    他的面色严肃起来,“再多我也不能说了,这次行动,差不多算是军方核心机密等级!”

    “嘿嘿,我能告诉兄弟的是,我们正在进行一项特殊实验!”

    他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转身拉开车门,招呼墨芷舞和那个女人出来透透气。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个公文包。

    避开两名女子,他拉着我走远几步,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纸!

    借着车灯,在我面前一一展示。

    “兄弟,你看,这是xx军区的调令,这是跨军区军事实验的密函,这是我们的介绍信…”

    丫不断翻着一摞证明材料,看得我各种眼花缭乱。

    还真别说,从这些文件上,我看不出任何假冒和不妥的地方!

    也许是我嘴上没毛,见识浅薄,反正至少以我江枫的见识,压根看不到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翻得差不多,这小子应该以为已经令我打消疑虑,便说,“兄弟,或许你不知道,很多军事行动,都是见不得光,需要秘密进行。”

    丫的声音变得异常诚恳,“直说吧,我们没有通知沙山高层,算是突然过来的!”

    “嘿嘿,你可能不相信,上面要求,这次行动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们带着证件,是不怕你们沙山方面检验的…”

    这段台词和表演,我给丫打八十分!

    比起刚才在盘上路上和车里的时候,绝壁要生动严谨得多!

    显然,为了面对类似的质疑和盘查,他们做过大量的演练,应该足以应对各方面的查验核实!

    甚至这一刻,我心中有一种感觉---特么这不会是官匪相通吧?

    那些证件,保不齐有一些真的有可能是通过非常途径,从有关部门偷着开出来的!

    这个念头,令我顿时一身冷汗!

    娘的,如果这件事牵扯到国家权力机构,甚至军队,那,还真的难办了!

    最起码,我江枫凭什么去证明,对方是假冒的军人呢?

    对吧!

    就凭那女的穿着半高跟的皮鞋吗?

    可这也太儿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